首页 > 情感

白鹤少年,东北傻狍男!

情感 2019-10-27 13:15:00
白鶴少年年少不識家味,終能歸家鬢白。懵懂情愫於君,黯然觴離孤爾。--飞行小叔®

白赫家在东北的扎龙湿地保护区,老辈们保护湿地丹顶鹤而扎根在这未曾远离,白赫出身在80年代中期,那会的湿地保护区一片荒芜,人烟稀少,高高的芦苇可以淹没一个人的身躯。

白赫的出生,家人的嘴角上扬,一脉单传的老白家有了后,白老爷子逢人就夸小白赫跟丹顶鹤一样白透晶莹。

刚出生的白赫见人就爱笑,一两岁时的小虎牙总能让人停留逗他玩,这是白赫的童年。

在东北芦苇地里欢乐多,傻狍子,追野鸟,更多是可以与鹤共舞,白赫在家人的关爱下健康的成长,在鹤群的相伴下与自然更亲近。小时候芦苇坡里常常有人哼着:小白鹤,白又白。傻白赫,腿很长。

白赫追着白鹤跑,白鹤不让白赫追。白鹤飞上天,白赫追不到。

那时候的白赫是开心少年郎,是家人的开心果。当他逐渐长大到上学的年纪时,芦苇坡里的童谣已经没有他的声音,家人送他去了城里读书,小白赫被寄养在了城里的姑父家。姑父家在哈尔滨,离索菲亚教堂不远,第一次离家很远的小白赫,在姑父家的第一晚,一个人在被子里哭泣:爸妈可能不要我了。哭累了他就睡着了。

姑父家的表哥热情迎接着远道而来的表弟白赫,看着眼前红唇少年,表哥开心的说:我表弟真好看,比邻家小妹妹好看多了。

小白赫听了不高兴的反驳到:我是男孩子,才不是邻家小妹妹呐。表哥开心的笑了,拉着白赫的手往门外跑,带他去见附近的小伙伴,逢人就说:我表弟白赫,他家那有很多丹顶鹤,可好看了,我爸说今年过年带我去白赫家过年!

邻家小孩围着远道而来的白赫,都很友好的带着白赫玩,一个个邀请白赫去他们家吃饭,就这样小男孩在玩伴的陪伴下忘了家,第一次尝到了除了家以外不一样的味道。

东北的澡堂欢乐多,小白赫第一次去澡堂,是在表哥的连哄带皮中去的,最后在表哥炫耀声中脱了衣服。

表哥说:大冬天洗澡白赫表弟我们上这澡堂来,可好玩了。好玩?白赫是第一次上澡堂,不知道好玩是什么意思。

表哥带着白赫下到澡堂里,水温恰好,小孩区的澡池刚好没过胸口,小男孩们在一起,总少不了嬉戏,就这样一群不大的男孩子们互相泼着水,欢乐的在水里追赶着。

哎呀,谁抓我的牛了。啊,我的眼睛看不清了。男孩们的玩乐总是很欢快,就这样白赫知道澡堂有什么好玩的。他发现了一些真正好玩的乐趣。而他的表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qinggan/2019-10-27/2223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