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回眸一笑

故事 2019-11-28 18:12:54

回眸,是她。一笑,是他。

她的回眸,他的一笑。这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1、

乔家三小姐,眼高于顶。如果,一个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绝顶聪明又明媚绝伦的女子,是可以孤傲的。要命的是,这种孤傲,很吸引人。

世人大抵如此,越是拒,越是迎。

2、

他是一个客。乔老爷好客。身家重的,都有很多的客。客来了,欢颜,仿若春阳。他叫一笑。叫一笑,偏偏从来不笑。

从来不笑的一笑,在角落独饮。

3、

江湖是需要哥的,哥得论资排辈。反客为主,只是有点不客气吗?如果,富可敌国又交游甚广,花团锦簇又门庭若市,被人觊觎,也是正常。乔老爷不是白给的。乔老爷有一只鹰,乔老爷的鹰,目盲。

4、

大宴。寿宴。喜宴。

大宴,有大客。大客是回眸,回眸是三小姐,三小姐回来了。3岁被带走,18岁,自己回来。

寿宴,有寿星。

寿星是乔老爷,乔老爷60岁。60岁的乔老爷,打算金盆洗手。

喜宴,有喜事。喜事是招亲,给二小姐。二小姐是三小姐的姐姐,二小姐叫百媚,。

5.

熙熙攘攘。忽然安静。安静的好像这间屋子刚刚落成。还没有人迹。

三小姐下楼了。没人见过三小姐,三小姐自小离家。

宾朋几百,场面恢弘。眼波流转,传菜的小厮,也不由微笑。环视中,居然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被凝视,含笑回礼。

除了一笑。角落里的一笑,目光清湛,面沉似水,水波不兴。

6、

静到窒息。直到二小姐跟着下楼。边走边笑。

石榴裙飞旋,衣香鬓影,流光溢彩。

姐妹俩,冰火两重天。造物弄人。

二小姐是火种,厅里瞬时热气腾腾。她走到哪里,哪里便鼎沸。

青年才俊,是今天的大多数。大多数的大多数,是冲着二小姐来的。

如果,你也有一个如此显赫的家世,趋之若鹜,不是神话。

7、

宴席棒极了。宾主尽欢。

如果不是那只鹰,这盛宴该是佳话。

二小姐成功俘获了韩家大少爷。韩家大少,身世不俗。更重要的,他是摄狐家族的一支。乔老爷也是。这种联姻,不由人不欢呼。

百媚和韩生联姻。乔老爷金盆洗手。江湖中摄狐家族合为一支。伉俪携手,快意恩仇。世上再无狐精妖魅。从此太平。

真好,不是吗?

可那只鹰,那只盲目的鹰,缘何忽然唳啼,盲了几十年的目,精光乍现,一个急冲,掀翻了金盆呢?

8、

摄狐家族。

乔家和韩家,是当世摄狐二脉。乔家的摄狐术,略胜一筹。可,韩家的那枚摄狐簪,是法器。法器,只有嫡子,方能显效。

如果百媚跟了韩生,那摄狐簪,囊中之物。这是韩家的聘礼。

摄狐簪加上摄狐术,百媚将成为当世唯一摄狐高手。可以驱狐,亦可以驭狐。

乔老爷笑了,女儿有了归宿,他要颐养天年。慈祥,满足,当浮一大白,羡煞众人。

而那百媚,眼波愈加缠绵婉转,似酒醉人。

韩生,喜不自禁,志得意满,抱得美人归。

酒香醇浓,宾主欢畅,恭贺之声,此起彼伏。

好,真好,好得不得了。

可是,金盆落地的当啷声,这华屋盛宴,被施了定身法么?

9、

回眸本欲上楼,已经迈上三级台阶。一笑也已起身,打算退出盛彩华堂。

世间繁华总有落幕,在最精彩的时候走开,无疑是多点欣慰的。至少,不必直面残羹冷炙,人走茶凉。至少,在聊赖的午夜,回忆起的还是那种盛极之态。

可,不到谢幕的时候,谁也不允许提前退场的。

那只鹰,那只随了乔老爷几十年的鹰,那只已然有些老迈的鹰,挣脱开缚在脚上的铁链,甚至断趾不惜,直扑金盆,用坚硬的喙,一下子掀翻,随即,急声惊唳,振翅俯冲,上下盘旋。

10、

乔老爷倒下了。百媚也倒下了。众宾朋中,绝大多数倒下了。

没倒下的诸位,也没站着。有的摊在地上,有的摊在椅子上,有的,干脆直接昏过去了。

一只老迈的狐狸,奇怪的紧抓着一只金盆,是不是有点惊悚?如果这还不够,那穿着名贵的绫罗彩衣,俏生生一张脸,偏生着一条长尾甩在身后呢?怎么,你还在笑?那么,才还在你身边,和你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的家伙,如今就横在你的脚下,露出尖尖的爪子,似乎要抱上你的腿呢?

我选择闭眼。我的世界暂时休克。

12、

回眸是踏上三级台阶后,听到身后动静的。

回眸。

一笑的一只脚,已经迈出门槛,身后的金盆落地。

转身。

一笑笑了。

二十年来,一笑第一次笑了。11、

回眸本来是要走了。

因为师父说,只有见到他,拿到簪子,插在发髻上,才能激发法器的神力。可她没看到。虽然,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几乎所有狐族全部在此。可是,摄狐术再厉害,法器不发挥效力的话,也不成。反而会打草惊蛇,不可收拾。师父说如果全场的人都看着她笑,那个他就没来。百媚冲出来的早了一点点,早到,恰好她没看到他到底笑没笑。

虽然有点异样,可来不及深究。百媚出来了,石榴裙,媚不可挡。人群乱起来,找不到那双清湛的眼睛。所以,回眸选择离去。

一笑本来也要走了。一笑看到了她,但,只是三小姐罢了。乔家三小姐。不可能是她。可为何格外的引起他的注意?一笑不明白,她,为何不回眸呢?席间众女子,有些是朝他回眸的,甚至灿若晨星,可他不笑。他笑不出来。心里冷冷的静。那个她没有回眸。她甚至在最热闹的时候,起身离去了。师父说,只有她的回眸,他才可以一笑。

只有这样,法器才可以插在她的发髻上,只有这样,方可成事。虽然,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虽然,他已经看到狐狸尾巴了……

但,那只鹰的出现,一切不同了。

前事:

一笑——韩家大少,其实是二少。 这是秘密,江湖鲜有人知。 想当年韩老爷,风流倜傥。年少轻狂,抛妻弃子。何况,那妻,出无名,那子,亦是无门。

簪子,是韩老爷随手赠予芊芊的,彼时的芊芊,还得宠。彼时的韩老爷,还未入摄狐门。

簪子是韩老爷的母亲留给韩老爷的,说,要留给她的儿媳妇。

遇到芊芊,韩老爷是要成家的。簪子,不过是普通的玉簪,谁会想那么多呢?可,后来,遇到媚娘。媚娘怎允许芊芊存在,百般谗言,终至被弃。那时,芊芊有孕。遇到媚娘时,韩老爷已经发达,金簪赠美人。这是命。

芊芊带着襁褓中的他,在乱世中流离,在最困苦的时候,那玉簪,也不肯舍了。这是世上唯一的温暖于她,直到病入心底,恰遇年迈游僧,见得那婴孩眉目清朗,却毫无欢颜,煞是惊诧,遂收养。

芊芊病重,弥留之时,将玉簪交予游僧,见玉簪,游僧方始明白,这一笑,乃日后摄狐家族嫡传。

二十年来,一笑在深山,潜心修习。那一日,师父圆寂前,道出个中缘由,一笑泪别师父,下山复仇。

前事:

回眸——

回眸记得极小的时候,父亲是很疼爱她的。常常放在肩头。左肩是那只鹰,右肩是回眸。

可是忽然的一天,韩伯母来了。韩伯母和父亲一起喝酒。

她不懂,韩伯母穿了一身素衣,头上蒙了黑纱,怎么还可以笑的灿若春花。

再后来,那只鹰的眼睛,不知怎么盲了。而父亲的眼睛,忽然凌厉起来。再再后来,一个深夜,母亲哭着,将小小的回眸搂在怀里,亲了又亲,穿的严严实实,内衣里塞了一本薄薄的册子,交给她的师父,一个独臂的出家人。

从此后,她再也没见过母亲。十八年,伴着青灯古佛,伴着那本薄薄的摄狐术,她心如止水。

那一天,师父对她讲了一些事,然后让她回家。怀揣着无限心事,她回来了。

父亲还是那个父亲,鹰还是那只鹰。

一切似乎没有变。只是二姐,变得更漂亮了。明艳动人。而且,已经要招亲了。

回眸走的时候,二姐是不知道的。那么小的孩子,只知道酣眠。这次回来,二姐的热情让回眸几次泫然。如果妈妈还在……父亲说,母亲是病故的。

家的温馨,让她开始有点怀疑师父的话。好在18年修行,早已将神色隐藏的很好了。

只是夜半,母亲的笑颜,总是在梦里渐渐模糊……

结局:

一笑手里的玉簪,仿佛识主一般,在她回眸的瞬间,飞插在她的发髻上。

刹那,有淡淡花香袅袅升起。

回眸转身,迎着一笑。一笑上前,接着回眸。二人双手相握之时,一道道光环飞散。

那只鹰,那只目含精光的鹰,神采奕奕,停在一笑的肩头。

回眸望过去,在那只鹰的脚踝上,挂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金环。

那不是父亲的指环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1-28/2740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