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他在我窗帘的阴影里,躲了一夜

故事 2019-11-27 11:30:30

我的影子,替我拥有了女神。

1

站在电梯间里,闻着鼻尖传来的香气,王想紧张得手心里全都是汗。

他的眼神闪电般地瞟过身前的女孩,又迅疾地转移,盯向自己的鞋面。童梦,半年前公司新来的员工,身材高挑,青春靓丽,走到哪里都能让异性的荷尔蒙爆棚。从第一次见到她起,王想就爱上了她。

只是上天并没有给他安排这段姻缘。

王想长相普通,家庭条件一般,能力不算出众,毕业五、六年也只能勉强在部门混上一个小组长。

可想而知,在童梦的一众求偶大军中,他只能成为垫底的那一个。

在童梦的光芒下,他唯一敢做的,就只有在这间狭窄的电梯间里,拉近自己与女神的距离,偷偷地瞟上她几眼,闻闻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气。

“叮”的一声,电梯在8楼缓缓打开。看着童梦走出电梯,王想攥紧了手里的早餐袋,嘴巴微微张开,抖动着变化出几个意义不明的口型。

但他的身体仿佛和电梯融为了一体,腿根本迈不出去,只能愣在原地,看着童梦消失在电梯门后。

“咚。”

听到电梯门合死的声音,王想僵硬的身体像被人拔掉了气门芯,软软地靠在了墙壁上。看着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数字,王想闭上眼睛,扯了扯嘴角,咧出一个苦笑。

下次,一定要跟她问声好啊。

2

抿了口酒,看着旁边垂头丧气的王想,胡思叹了口气。

“怎么,还在想你那女神?”

王想握了握杯子,含混地嗯了一声。

“胡哥,你说,我想和她说句话怎么就那么难呢?”王想眼眶有些发红,“我不了解她,我不知道和她有什么共同话题。

如果我能多了解一点她,也许就敢开口了!”

看着王想又给自己添酒,胡思将他的痛苦看在眼里,心下不忍,伸手一把按住了他的酒杯,咬了咬牙,抬眼道:“你想了解童梦,我有办法。”

王想推开他的手,将酒一饮而尽,苦笑道:“哥,你别和我开玩笑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胡思一脸认真,“我真的有办法,让你更了解童梦。”

看着胡思的表情,王想放下了嘴边的酒杯,十几年的朋友,他知道用这种语气说话,胡思是动真格了。

于是他激动得酒都醒了一半:“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着什么急,”说着话,胡思从上衣内袋里掏出一小板胶囊,“呐,这就是我的办法。”

瞅着透明塑料外壳里黑色的胶囊,王想困惑地看向胡思。

“你知道,我们公司是搞生化科技的,这药就是我们最新研发出来的产品,”胡思双手架在桌子上,一脸严肃,“影子分离药。”

“吃了它,你的影子就会在保持影子特性的同时拥有自己的意识,成为独立的存在。

“让影子活过来?”王想另一半酒也吓醒了,“哥,这事儿听起来那么瘆人呢?”

“我承认,是很匪夷所思,不过这个药我们已经通过了动物实验,验证了效果,只是还没有进行人体实验,所以还不能说是完全研发成功。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也不会拿出来,现在这玩意还属于我们公司的机密项目。”

听到这里,王想心里更怕了:“没通过实验,那你给我干啥?再说这东西,怎么帮我啊?”

胡思翻了个白眼:“我问你,想了解童梦的生活,什么地方最容易?”

“她家?”

“那你能进去她家里么?”胡思耸了耸肩,自问自答道,“你进不去,但是影子可以。

只要有阴影的地方,影子都可以进去,而且几乎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到时候,别说是多了解童梦一点,她在你面前,甚至不会有一丝秘密。”

“没有······秘密?”王想只觉得脑海里一阵嗡鸣,身下的凳子都有些摇晃起来。

他的脸上染着兴奋的红晕:“哥,真能做到么?那影子分出来,听话?”

胡思笑了一下:“放心,这项目我是亲自参与的,有底。”

听到了最想要的回答,王想不再犹豫,挤出一粒胶囊放在手心里,急切地看向胡思:“一粒,直接吃?”

“嗯,不过我得提醒你,虽然动物实验没发现问题,但人体服用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我不能保证。

如果你出现什么异样反应,一定要及时通知我,记住了没有?”

王想含混不清地应了一句,迫不及待地就着啤酒把胶囊咽了下去。感受着冰凉液体中那一丝淡淡的温热,一丝兴奋从他的心底浮起。

童梦,你是我的了。

3

躺在床上,王想只觉得头痛欲裂,眼皮沉重得仿佛死掉了一样。

他抬起手揉了揉额头,想起昨晚自己似乎是在烧烤摊上断了片,被同样醉气熏熏的胡思扛回了家。他撑着身体勉强坐起来,睁开了眼睛。

一道黑影就静静地站在他的床尾。

一滴冷汗从王想额头流下,他发誓刚刚没有向后窜去的唯一理由是他真的没有力气动弹。一瞬间,脑中涌过一道寒流,让他混沌的思绪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一人一影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王想牙齿打颤地开了口:“影、影子?”

黑影点了点头。

喉咙鼓动了一下,王想试探地说道:“帮我,接杯水?”

影子转身走出了卧室,接着客厅里传来一阵接水声。

看着拿着水杯走回来的影子,王想忐忑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

他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长长舒一口气,开始放松下来,打量影子。影子没有五官,通体泛出带点虚幻的黑,并没有像动画片或者电影里那样变成一个鲜活的人。瞅完了影子,王想坐直了身子,搓了搓手,眼里闪烁出兴奋的光芒。

该是验证影子能力的时候了。

王想开口道:“你现在先到楼下,然后再从窗户进来,尽量不要让我发现。”

影子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王想转头死死盯住卧室上了锁的窗户,兴奋与紧张交杂在脸上出现。

就这样等了许久,王想的表情渐渐变成了疑惑和害怕,影子怎么还没来?想起胡思的提醒,一个念头猛然间窜入了王想的脑海。

影子会不会跑了?

冷汗从额头流下,眼神在屋子里四处搜索,王想突然有些后悔吃了影子分离药。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声音有点发颤地叫道:“影······子?”

一抹漆黑悄然从窗帘的阴影里浮现,然后向上凸起,化成了影子的模样。

看着站在窗帘旁的影子,王想先是大口地喘了几下,接着脸上涌现了一抹恼怒。

“你进来了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影子抬起手指了指王想,再指了指自己应该是眼睛的位置,然后摆了摆手。

也许是因为是自己的影子,王想很轻松就明白了影子的意思,皱了皱眉头:“我是让你进来的时候不要被我发现,没让你进来之后还藏起来。”

影子摸了摸脑袋,哈着腰欠了欠身。

看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道歉方式,王想一下子有点生不起气来了。

“你刚才藏在窗帘的影子里了?那别的影子能藏么?”

影子点了点头,旋即再一次消失在了窗帘的影子里,然后又浮现出来,接着是桌子、床、衣架甚至桌子上的水杯。

看着影子在一个个物体的影子里来回隐现,王想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这样······能行!”

舔了舔嘴唇,王想打开手机,翻出了童梦的微博。看着最新状态里一脸笑容的童梦,王想控制不住地笑了一下,然后把影子叫了过来。

“你看,就照片里的姑娘,今天周六,她定位在青星大厦,你去找到她,然后跟她去她家里,把你所有看到听到的事情都记下来,回来告诉我,听明白了没有?”

影子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

看着影子消失在窗台的阴影里,王想伸了个懒腰,打算下楼去吃个早饭。拉开窗帘,看着明媚的太阳,他感觉心情大好,刚准备转身换衣服,就看到自己身后满是阳光的地面。

愣了一会儿,王想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没有影子了。

算了,这样出门,别把邻居吓到了,还是在家吃泡面,等着影子回来好了。

毕竟很快,他就能知道关于童梦的一切了。

4

当王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影子已经在床尾等他了。

王想晃了晃脑袋,直接扑到床尾,双眼发光地盯着影子:“快说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影子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然后摆了摆手。

“你不会说话?”王想有点发愣,才反应过来,连忙找了本子和笔递给他,自己则坐在一旁,探头盯着影子写下的内容。

影子拿起笔,写下两个字:“你问。”

“童梦有男朋友么?”

“没有。”

“太好了!”王想握住拳头用力地挥了一下,“那她有喜欢的人么?”

影子落下的笔顿了顿:“不清楚。”

王想有点不满,但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也就不在意了。

通过影子,他得知童梦今天逛街,买了迪奥的衣服,GUCCI的包,还有维多利亚的内衣。王想兴奋的情绪稍稍有点被浇灭,这些都是他负担不起的东西。

“然后呢,今天她吃了什么,喝了什么?”王想振作精神,继续发问。

“吃的是鸳鸯火锅,油碟,多醋多蒜泥。饮料喝的是COCO奶茶,草莓奶霜,去冰。”

王想有些发愣,他记得有一次在电梯里遇到童梦,她正在和别人讨论新开的火锅店辣锅很正宗,而这次她不吃辣,奶茶也去冰,这就说明······今天是童梦的生理期?

王想咧着嘴,如获至宝地把这条消息记在了手机上,催促影子继续写。

“回家后,她洗了个澡,换上了新买的内衣和睡衣,内衣是红色的,睡衣是透明的米色薄纱。”

想象着那个画面,王想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嘴唇愈发干燥起来,鼻腔里也发出了厚重的喘息。

“然后呢,然后怎么了?”

“然后她睡觉了,我就回来了。”

“就这些,没了?”王想有些急切地再三确认。

影子摇了摇头。

不够啊,王想咬着指甲,心里有些焦躁。

这些还远远不够,他想要知道更多的、更多的关于童梦的秘密!

“你一会儿再去跟着她,看看有没有别的。还有,”说到这里,王想看向影子,眼神里闪烁着一抹火热的贪婪,“给我带一套她的内衣回来。”

影子放下笔,点了点头。

就在影子准备再次出发的时候,王想忽然抓住了他,看向他的眼神里浮现出了嫉妒、渴望、兴奋,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恨意。

“她换衣服和洗澡的时候,你看没看她的身体?”

影子顿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无法形容王想当时的表情里蕴含了怎样的情绪,总之,在这一切情绪从升起到浓烈再到褪去之后,王想松开了手,瘫倒在床上,脸上只剩下了不甘。

“他娘的,当个影子可真好啊。”

只是王想没有看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快要消失在阴影里的影子侧过了头,脸上裂开了一道月牙般的裂口。

像是一道笑容。

5

深夜,王想没有睡觉,他躺在床上等着影子回来。

就在困意几乎占据他意识的时候,窗户上传来了“咔哒”一声,下一刻,窗户被推开,一团黑影带着一抹红色钻了进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影子,王想脑海中的困意瞬间消散,他一把抢过内衣,脸上泛起一抹病态的潮红。

“这就是她今天买的内衣?”

影子点点头。

看着手里的内衣,王想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变态,然而心底不停涌出的快感却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双手发抖地将内衣按在了鼻子上,深深地嗅了一下。

感受着鼻腔里充盈的香气,王想的脑子里燃烧起了火热的欲望。就这样沉浸了不知道多久,王想松开手,看向影子,却不由得愣住了。

站在他面前的影子正和他一样嗅着双手,只是影子的手里什么都没有。

愣了一会儿,王想突然明白了影子正在嗅什么,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猛地扑向他。

“你在嗅什么?你是不是摸了童梦?”王想掐着影子的脖子,疯狂咆哮,“回答我,你这该死的东西,你是不是摸了童梦!”

影子没有反抗,瑟缩着点了点头。

“谁让你碰童梦的!”王想的眼里挤满了血丝,“你不许再碰她听到了没有?她是我的,童梦是我的!只有我能碰她,只有我!”

影子艰难地点了点头。

王想喘着粗气死死地盯着影子,直到胳膊没了力气,才松开他,回到床上躺下,把童梦的内衣按在鼻子上,就这样嗅着,然后睡着了。

而被扔在一旁的影子,则在王想睡着后,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从窗户离开了卧室。

临走前,影子扭过头,脸上又出现了那道裂口。

或者说,那道“笑”。

第二天早晨,王想昏昏沉沉地睁开了眼睛。昨夜他做了一整晚的梦,梦里他化作影子潜入了童梦家里。

在那里,他抚摸、亲吻,最后占有了童梦,整整一夜他都和她交缠在一起,体会着他这辈子最美好的感觉。

这个梦很美好,美好到他甚至有些不愿醒来,但是他必须上班,因为他不是影子,只有在那栋大楼里,他才能见到童梦。

收拾好东西,看着乖乖呆在自己脚下的影子,王想冷哼一声,打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大楼下,王想在拐角处等了一会儿,直到远远看见那道美丽的身影出现,才踏入了大楼,站定在电梯门前。

走进电梯,王想努力挤到后面,转过身,果然,童梦就在自己的身前。依然是和以前一样的打量方式,只是这一次,眼前的童梦似乎比以往都要让他感觉熟悉。

“一会儿我下去买奶茶,你喝什么?”童梦身旁的姑娘问道。

草莓奶霜,王想在心里默念。

“草莓奶霜,谢谢啦。”童梦笑着说道。

一瞬间,王想嘴角露出微不可查的笑意。

“好哒。”姑娘点了点头,“哎,上次去的那家火锅店不错,下次咱们再去呀?”

“好呀,我也觉得味道不错,不过下次去要带包口香糖。

”童梦吐了吐舌头说道。

因为那家的蒜泥味道太大了,王想脑子里一下冒出了这句话。

“因为那家的蒜泥味道太大了。”童梦说道。

这一刻,王想只觉得整个人都轻飘起来了,他终于,了解童梦了。

无暇顾及其他,王想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看着童梦,眼里没有了以往的怯懦,取而代之的是渐渐炙热起来的欲望。

然而就在他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向童梦时,“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王想攥紧了拳头,低下头,嘴角勾起一抹病态的笑。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快了,童梦。

你马上就是我的了。

6

夜里,影子回到卧室,开始在本子上写下今天跟踪童梦所看到的一切,可写着写着,却发现王想根本没有在看。

影子顿了顿笔,写道:“怎么了?”

“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到童梦家里?”

影子扬了下头,似乎是被吓到了,身体抖动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在本子上写起来:“我可以和你互换身体。

影子的回答让王想愣了一下,他本以为影子会说能带他直接潜入。

“没有别的方法了?你不能从里面给我开门,让我进去?”

影子摇了摇头。

看着影子,王想本能地想起了胡思的话,下意识开始怀疑影子的这个提议。但昨天夜里那个销魂的梦,还有今天在电梯里的遭遇,都让欲望一下一下地冲击着他的理性。

就在脑海里残存的理性妄图挣扎的时候,一个画面彻底摧毁了它。

那是影子嗅手的画面。

“换!”王想满眼血丝地盯着影子,“现在就换!”

影子合上本子,站起身,朝着王想比划了个睡觉的姿势。

“躺下就行了?”看着影子点了点头,王想甩掉鞋子爬上床,亢奋的情绪让他没有丝毫困意,很快,他就看到影子脚下有一道黑色的细线伸出,逐渐漫延到了自己脚下。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王想心底毫无预兆地响起。

“你愿意和我交换身体么?”

心底升起的恐惧一瞬间就被童梦的模样所击倒,王想几乎没有犹豫,回答了“愿意”。

随即,一阵汹涌的困意将他淹没。

童梦,你是我的了。

随着王想的睡去,影子原本平滑的身体渐渐膨胀起来,他微微侧过头,脸上露出了一个月牙般的裂口。

一个比昨夜更大的裂口。

7

站在童梦家楼下,王想觉得自己从没有这样兴奋过。

按照影子教的方法,王想钻入排水管的影子里,一路来到了童梦家的窗台。顺着窗台上无数处阴影,他滑动身体,轻易站定在了童梦的卧室里。

看着床上穿着薄纱睡衣的童梦,王想的呼吸几乎都要停滞了。他走到床前,颤抖着把手触在她的腿上,从指间传来的美妙触感差点就让他呻吟出声了。

喉咙一阵鼓动,就在王想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床头的一板药让他一下子停止了动作。

外包装并不特别,只是这里面的黑色胶囊,王想也有。

看着包装上已经空掉的一格,王想猛然扭过头,看到童梦的身下有着一团正在蠕动的黑影。

看着那团黑影,王想只觉脊背发凉——童梦发现不了自己,但是她的影子可以。

几乎是下意识的,王想直接窜向了窗台,顺着阴影一路逃到了楼下。到了楼下,王想一刻也不敢停,拼命地向家赶去。

此刻他脑子里已经没了别的想法,他只想知道为什么,童梦会有影子分离药?

很快他就回到了自己家楼下,冲进卧室,王想冲着坐在床上的“影子”直接吼了起来。

“为什么童梦会有影子分离药?你告诉我,为什么?!”

“影子”眼瞅着自己手舞足蹈,却是没有丝毫反应,王想想起来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发不出声音的,便急躁地扯过本子,唰唰几笔,然后将本子拍在了“影子”身上。

“快把身体还给我!”

看着本子上的字,“影子”噗嗤乐了,把本子扔在地上,他看着王想,眼里流露出一丝戏谑。

“你觉得,我会把身体还给你么?”

王想暴躁的情绪一瞬间就被冰冻了起来。

“你以为我忙活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看着僵在原地的王想,“影子”眼里的戏谑意味更浓烈了:“当然就是为了这具身体,我本以为至少要一、两个月才能成功,毕竟这需要本体自愿才行······不过没想到,竟然一个礼拜都不到,就把你拿下了。

“你还真是一个好人啊。”

“影子”冷冰冰的话让王想颤抖得不能自已,当内心的种种情绪积攒到了极点,他歇斯底里地扑向了“影子”。

然而对方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就把王想按倒在地。

看着地上蜷缩成漆黑一团的王想,“影子”一脸轻蔑:“你以为我之前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就是因为本体的意愿不能违背,但现在的你,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王想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对了,胡思!只有胡思能够救自己了,去找胡思!

就在王想从地上翻起来,想要逃走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敲门声。

看着“影子”打开门领进来的身影,王想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

胡思,是胡思!

看着和“影子”称兄道弟的胡思,王想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他在内心里狂喊,胡哥,那不是我,那不是我啊!

来不及多想,他捡起床脚散落的本子,赶紧写下“我是王想,救我!”的字样,拼命地举向头顶。

然后,他看到胡思身后也有一道影子,举起了白纸。

“我是胡思,救我!”

回过身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两道影子,“王想”和“胡思”对视了一眼,然后咧了咧嘴。

“终于,可以笑了。”

8

过了足足三个小时,童梦才接受自己的影子活了过来的事实。

看着本子上,影子写得密密麻麻的小字,童梦咽了咽口水,开口问道:“你······是我的超能力?”

“瞥”了眼被藏到床下的药,影子点了点头。

“你会听我的话?”

影子打手势示意,完全没问题。

看着按照自己指令完成了各种任务的影子,童梦的思绪也渐渐活跃了起来,她的手指绕着鬓边的头发,脸色有些发红。

“那你,能不能去帮我了解一个人?”

影子扬了扬头,身体抖动了一会儿,才点头答应。

听完了童梦说的信息,影子立即转身钻进了窗帘的影子里。

就在即将消失之前,影子忽然扭过头看向了因为兴奋而没有注意到这边的童梦,脸上裂开了一道月牙般的口子。

那裂口,就像是一道笑容。

-END-

作者|张小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个赞支持我们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1-27/2736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