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在游戏里,我女儿签订了“伴侣协议”

故事 2019-11-27 10:28:02

这条Lolita裙,是和“哥哥”见面换来的。

1

手机响了。

亮起的屏幕上,是一条游戏内部的通讯消息:“甜豆小爱”上线了。

“早上好。”陈子铭立刻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猫宁~”对方的回答一如既往地带着可爱的波浪号,像是猫咪摇摆的尾巴。

“早就放暑假了吧,怎么到现在才上线啊?”陈子铭迫不及待地秒回过去。

“我妈把手机没收了,作业不做完不给我。”

陈子铭扶了一下眼镜,手指继续在键盘上翻飞,“父母就是这样,眼里只有作业啊成绩啊······”

感同身受的口吻很快得到了对方的共鸣。

他加快脚步,一边掐算考勤时间,一边耐着性子听对方喋喋不休地抱怨父母的种种不是。

迈进公司大门的时候,他终于抛出了主题:“别生气了,我送你一套‘鲤之仙’,好不好?”

“鲤之仙”是游戏里最新推出的一套国风服装,定价一亿仙币,换算成现实世界的人民币,是二百块钱。

几乎是在一瞬间,屏幕就被各式各样的“谢谢”表情包占满了。

陈子铭勾了勾嘴角,不紧不慢地发过去一句:“怎么谢?”

对方似乎有些犹豫,对话框顶端一直跳动着“正在输入中”的字样。

不着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一时没留神,有人迎面撞上。

“马师傅啊,早。”

陈子铭按下手机的锁屏键,屏幕在掌心里黯淡下去。他嘴里虽然问候得殷勤,但表情却漫不经心。

毕竟这位所谓的马师傅,只是个在后勤部熬了十多年资历的“三无”老好人。无背景、无关系、无资源。

“哎,陈经理,早。”马麒客客气气地回应。他四十来岁,有些驼背,一张毫无特色的大众脸,眼袋摇摇欲坠。

明明年纪也不算大,但整个人都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马师傅看什么呢?这么用功,走路都不放下。”陈子铭皮笑肉不笑地寒暄着,他听说前两年这个马师傅家中出了大事,似乎是女儿得病死了,后来老婆也离了,现在是个独居的老男人。

难怪一副扫把星的衰样,陈子铭心里轻蔑地想。

马麒握着手机,垂头丧气:“看股票呢,都跌破三千点了,套得严严实实的,唉。”

陈子铭随意附和了两句,便转身去了办公室。

经过两个头挨头聊八卦的女同事,他在电脑前坐下,点开了欢乐斗地主的游戏。他玩得心不在焉,一直留意着手机,输了好几把大牌,气得忍不住暗啐了一口。

“滴滴”一声,屏幕亮了。他一把抓起手机,“甜豆小爱”终于发来了回复——

“那······你上次说的事,我答应了。为了谢谢你送我礼物。”

陈子铭把脸藏在电脑后面,无声地笑起来。

“说话算话,不许反悔哦。

陈子铭飞快地把游戏里提供的“伴侣协议”发给了对方。

“知道现在该怎么叫我了吧?”他的语气已经不如刚才那般温柔耐心。这是当然,签订了这份协议,从现在起,他们不再是两个独立的游戏玩家,而是官方认证的隶属关系。

甜豆小爱乖巧地发过来两个字:

“哥哥。”

2

陈子铭手机里这款叫做“秘密仙境”的手游,是一款专门针对儿童开发的社交养成类游戏,用户多为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尤以女孩居多。

38岁的陈子铭,显然不是游戏的目标客户。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钻石VIP玩家。他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动动手指头充值罢了。

再然后,他就可以用商城里那些看似华美实则廉价的礼物,引诱一个又一个真正的儿童玩家,与他签订“伴侣协议”,用礼物作为奖励,以“哥哥”的身份发号施令。

魔法种子,十块钱,就可以让“伴侣”发语音叫“哥哥”;

飞天扫帚,一百块钱,可以收到“伴侣”的真人照片;

奇迹套装,二百块钱,就可以与“伴侣”视频,更甚者,提出部分裸露的要求······

不谙世事的孩童们被游戏中上千款精美的服装与道具所吸引,殊不知,他们自己,才是商城里最诱人的货物。

陈子铭眯了眯眼,幻想着她们的模样,新鲜的、活泼的,像刚上市的樱桃。而他那个生育后身材走样的老婆,只有腰间一圈一圈的赘肉,还有腹部的妊娠纹。

想到这里,他点开了另一个聊天页面。对方的昵称是“黑猫酱”,头像是个二次元萝莉。

这是他的另一个猎物。他们在一个月前成为了游戏伴侣,对方是个五年级的学生,喜欢Lolita、动漫和Cosplay。但她的父母并不支持这些特立独行的爱好,于是一条洛丽塔礼裙,便成了陈子铭的“突破口”。

两人最近的一条对话发生在昨天晚上:“市图书馆前的路口,漫园天地。”

陈子铭发过去的配图是一张洛丽塔风格的天蓝色礼裙。层层叠叠的蕾丝花边,像起伏的浪——“这是‘哥哥’给你一个月纪念的奖励,必须要本人来领取哦。”

陈子铭盯着对方发来的“好”,踌躇满志地笑了。

漫园天地,名不副实,并不是一家游乐园,而是一家动漫主题酒店。

说成是情趣酒店,也不为过。

毕竟除去那些花里胡哨的墙画与数量寥寥的手办外,一张圆形的柔软大床,才是这个房间里的重点。

陈子铭早早溜班,到了酒店。

房门下面塞着一沓小卡片,他用脚尖踢了出去。随后,他把背包里的礼品袋拿出来,放在床头最显眼的位置。心里忍不住暗骂,就这么一个小裙子,花了他好几百块钱。

客人如约而至,房门被敲响。

陈子铭左右环顾,在床头柜与墙壁的夹角处找了个缝隙,悄悄将手机立在那里,点开了录像功能。

夹角很隐蔽,只有摄像头的红点隐约闪烁。

陈子铭对着那点红光咧开嘴:“来了。”

门开了,陈子铭脸上堆出亲切的笑。

下一秒,三个彪形大汉强行闯了进来。哐啷一声,门被重重甩上。

陈子铭被撞得后仰,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过分魁梧的“黑猫酱”。

他的大脑电光一闪,瞬间明白过来:

妈的,被仙人跳了!

3

“陈,子,铭。

高大的男人叼着烟,翻出了陈子铭的钱包,将所有纸币一把抽出来,卷了卷,塞进自己口袋,又拈出了身份证。

身份证上的男人,平头、戴着方片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男人蹲到他面前,把身份证举在旁边,眼珠左右一晃,比对了一下照片:“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背地里是条狗呢?”

他甩甩手,将身份证拍在了陈子铭脸上,像是耳光,清脆地响。

“诱骗未成年少女,啧啧,兴趣不一般啊。

要是把你发布在网上,不知道你的同事,老板——”

陈子铭咬牙打断对方,“你想怎么样?”

“哟,好说好说。”一口烟雾喷在他脸上,“散财消灾嘛。”

“呸!”陈子铭望着扬长而去的一行人,直到门再次被甩上,这才爆出了一口粗话,捂着腹部骂骂咧咧地站起来。

妈的,真是倒霉!

好在他一口咬定自己的活期存款只有一万多,对方也不想大张旗鼓地纠缠,所以收到陈子铭的银行转账后,就及时撤退了。

其中一个男人走之前还颇为不忿地踹了陈子铭一脚,满脸不屑:“人渣!”

陈子铭被生生摆了一道,却又怒不敢言,更不敢报警,窝了一肚子火,一脚用力踢在了床脚上。

床头柜也被波及,晃了一晃。

啪嗒。藏在夹角处的手机摔了出来。

陈子铭循声抬起头,阴沉的眸子忽然一闪。

手机意外录下了全过程。

因为藏在角落里,麦克风效果不好,声音模模糊糊。单单看画面的话······视频里的人毫不设防地开门、跌坐在地,一脸畏惧、瑟瑟发抖,被三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团团围住,他被抢了钱包、被强迫转账、被威胁恐吓,最后还被狠狠踹了一脚。

陈子铭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嘴······

这情景,自己活脱脱就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啊!

陈子铭的眼角挑起,漫出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有了一个弥补损失的好办法。

4

一到下班点,马麒就开始催促办公室的下属们。

“可以下班啦。”

“小豆子现在放暑假了吧,早点回去,多陪陪儿子。”

“小刘今天穿这么漂亮,是要约会吧?快走快走。

同事们压低声音议论:

“马师傅和以前真不一样了。”“出了那样的事,肯定大受打击,嘘,别说了······”“反正我更喜欢现在的马师傅,哈哈,先走啦。”

马麒看着众人的背影,镜片上蒙了淡淡的灰,神情晦涩难辨。

赶走了同事,马麒一个人,啜着冷掉的茶,做完手头的工作。

天黑了,他终于站起身来,关灯、关空调、拉电闸,顺手拎起垃圾袋,锁上办公室的门,不疾不徐地步行回家。

和其他人不同,在某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并没有一盏亮着的灯在等候他的归来,所以,早一点,晚一点,都无所谓。

按惯例,马麒在小区门口的小吃摊上打包了一份炒河粉,拖沓着脚步,慢慢爬上楼。

摁亮玄关的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我回来了。”马麒一边换鞋一边说。

大眼睛一瞬不瞬,屋子里只有空洞的回音。

马麒已经习以为常。伴随着新闻联播主持人语无波澜的声音,他潦草地扒完了河粉,洗了洗手,走到一扇紧闭的房门前。

敲了敲门。不等有所回应,他就轻轻旋开了把手。

“我进来了。”

他已经习惯了在这间房席地而睡。

虽然依旧是彻夜难眠,但好在,他还是熬到了第二日清晨。

“嘿,老马,又看股票呢?”

马麒从手机上抬起脸,对同事王德凯回以一笑,眼下挂着乌青。

“脸色这么差,又没睡好啊?”王德凯与他交好,说话自然也随意,把手往他肩膀上一搭,“对了,今天的新闻看了吗?那个酒店内幕的?”

马麒茫然地摇摇头。

“喂,头条大爆啊,你都不知道?我说你啊,别天天闷在屋子里,要多和外界沟通沟通,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要向前看对不对······”王德凯一边唠唠叨叨,一边拿过鼠标,在马麒的电脑上打开了微博网页,“喏。”

是一则视频,已经冲到了热搜榜首,标题是“知名酒店背后的情色交易内幕——一场舍身求仁的仙人跳”。

视频是一名昵称为“爱你99”的微博用户爆出来的,其以自身的经历,揭露了知名连锁酒店“漫园天地”,所存在的地下情色交易与讹诈活动。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该酒店默许卖淫组织用卡片招嫖,再对上当的嫖客进行勒索敲诈。

这样的丑闻彻底点燃了群众的愤怒,短短几个小时,“爱你99”的视频就被转发过百万,评论更是一楼叠着一楼地往上飞蹿。

“@漫园天地,滚出来解释。”

“视频主角也有问题吧······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不去嫖,怎么会被坑?难怪脸都不敢露。”

“楼上有事吗?现在的重点不是原po嫖不嫖,而是现在住酒店,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安全保障啊!不管是发卡片的人,还是勒索的人,都进出自由。

酒店的安保是摆设吗?”

“你们冷静一点,视频的真假还两说呢。”

“呵呵,水军来了,同志们小心。”

“······”

在马麒的楼下,市场部的办公室里,陈子铭也在刷微博。

不断冲高的转评数据,密密麻麻地映在他眼中,像是自阴暗角落蔓延出来的苔藓。

“正义”、“真相”这样的词语在评论中不时出现。陈子铭的嘴角挂着一抹嘲讽。

他才不在乎正义与真相呢。

在他眼里,这是流量、是热点、是舆论、是曝光度,最终,他们都将通通换算成一样东西——那就是真金白银的封口费。

陈子铭很得意,他简直要被自己的机智折服了。

他有足够的把握,漫园天地酒店不敢用公开手段调查这件事,更不敢惊动公安机关。很明显,从门缝下的小卡片,到那些可以随意出入的勒索者,都说明了,这家酒店绝不干净。

反正不干净,自己抹的这点黑,算不了什么。

5

“哥哥?”

甜豆小爱主动发来了消息,这让陈子铭有些意外。

“商城里新出的夏日限定水晶鞋,‘哥哥’可以送我一双吗?”

他专心浏览着视频下面蹿升的评论,抽空回了一句:“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想看看你的样子。”

根据陈子铭的经验,对方可能会拒绝,也可能会同意——那就是他走运的时候了。

然而,甜豆小爱的回复再次叫他惊讶。

“那我也想看看‘哥哥’的样子。”

陈子铭敛住眉头,略有踌躇。

“黑猫酱”的意外还历历在目,他比以往更警觉了,他并不想冒险暴露自己的模样。

这时,手机进来了一条新提示。

是他设置的微博消息提醒。漫园天地的官微发博了。

陈子铭无暇顾及甜豆小爱,连忙点进去,一看,先是一愣,随后,一股狠厉的神色蓦然爬上眉梢。

事情和他想象得不太一样。

漫园天地请专业人士出具了鉴定书,严词声明“爱你99”发布的视频有剪辑的痕迹,明显不是原片源,因此不具备真实性。酒店官方强烈谴责这一恶意诽谤行为。

评论里也渐渐出现了质疑。

陈子铭低低骂出了声。

视频确实剪辑过——消了音,删掉了几帧画面。其中一处,是他被为首的男人揪着衣领恐吓,扣子都散了,狼狈地袒胸露背,隐约露出大半张脸。

他只是防备有熟人会认出自己,没想到居然被对方的公关抓住这个把柄,予以反击。

陈子铭找出原视频,翻来覆去地细看,确认并没有拍到正面。至于露了半张脸,顶多算个相似,被问起来,只要矢口否认就好了。

陈子铭从鼻子里冷冷地嗤出一口气。

太小瞧我了吧。

“正义虽迟永到。哪怕暴露个人隐私,我也要与丑恶的阴谋斗争到底。”

他打上一句正义凛然的话,上传原视频。

按下“发送”键的时候,陈子铭的胸膛不由自主地挺直,感觉自己像是孤身斩龙的骑士,浑身都在散发着英雄夺目的光芒。

6

舆论再次沸腾。

视频原片源流出后,“爱你99”在网友们心目中的形象瞬间拔地而起,成了不畏强权的斗士,这次,众人纷纷高叫着“要站在鸡蛋这一方”,将百口莫辩的酒店官方推上了风口浪尖。

办公室里,女同事们连领导的桃色八卦也不聊了,都在讨论这则新闻。

陈子铭绷紧嘴角,表现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淡泊模样,冲刚刚走进来的王德凯招了招手,“王组长,你怎么来了?”

“喊你们组长去开会。”王德凯朝里间走去,过一会,传来他的声音,“别磨蹭了,老马还在等着呢。”

陈子铭往外瞄了眼,果然看见了后勤部那个温温吞吞的马师傅正站在门口,看着手机屏幕,塌肩缩脖的,眼镜颤巍巍地滑到了鼻尖。

他推指一扶,察觉到陈子铭的视线,便冲他客气地点了点头。

“陈经理啊——”王德凯走出来时,经过陈子铭的桌子,忽然身体一歪,凑过来,饶有兴致地说,“你还别说,网上那个仙人跳视频的主人公,某些角度看起来,还真有点像你。”

“哎呦王组长,我哪有那个本事啊,可别抬举我了。回头,我老婆要找我麻烦了。”陈子铭配合地大笑,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架势。

这副应对的台词,他早就演练过了。

同事们也笑,戏谑之词,说完就忘了,谁也不会真的把陈子铭与网上的“维权斗士”画上等号。

滴滴。手机响了。

陈子铭一边与王德凯笑着挥别,一边抄起了手机。眼睛蓦然亮了。

一条陌生人的私信。

酒店公关的人终于联系他了。对方也很识趣,开门见山一句话。

“你要多少钱?”

陈子铭咧嘴一笑,嘴角的弧度像一把锋利的镰刀。

陈子铭简直春风得意。

虽然上次被人摆了一道,赔了点钱,但他觉得,这正是自己时来运转的节点。

封口费已经谈好了,六位数,只要陈子铭用“爱你99”的微博账号发文,承认视频是虚假编造的。

至于网友们要怎么声讨,陈子铭根本不担心。“爱你99”本就是他匿名注册的小号,没有透露出任何的个人信息,饶是网友上天入地,也人肉不出来他的身份。

酒店公关也算有诚意,当面交易,时间地点都由陈子铭来定。

出于安全考虑,陈子铭选在了麦当劳。大庭广众之下,对方也不敢动手动脚吧。

想到这里,眼角挤出坑坑洼洼的笑纹。

至于另外一场狩猎,他已经开始物色新的猎物。

甜豆小爱似乎对他这个“哥哥”的模样颇有执念,这让他心生警惕。陈子铭是个谨慎的人,不然,他也不会至今安然无事。

陈子铭废除了与甜豆小爱的“伴侣协议”,不再回应对方的消息。

反正这个游戏中,可供猎取的对象太多了,没有必要冒风险。

他可是最聪明的猎人。

7

小小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台灯。

旋转木马的样式,十分精致,是马麒拜托朋友特意从香港带回来的礼物。

灯泡很久没换,光线昏昏沉沉。马麒就着这么一点模糊的光,正在翻看一本日记。

2011年8月1日

爸爸又在加班,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忙?我问他,他说,只有这样才能升职,升职了才能加薪,加薪了才能去迪士尼,报钢琴课,买许许多多的东西。

其实,我更想要爸爸多点时间在家陪我。但我没有说。因为他回来的时候,喝了很多酒,妈妈说,他已经醉了。

2011年12月11日

最近同学们都在玩秘密仙境这个游戏,璨璨也叫我一起。我试了一下,真的很好玩。真想和游戏里的人一样,也有那么多厉害的魔法道具啊。比如会飞的扫把,或者隐形斗篷。这样,爸爸妈妈吵架的时候,我就能把自己藏起来了。

2012年1月7日

我在秘密仙境里面认识了一个人,他说他是一个叔叔,专门满足小孩子的愿望。

像圣诞老人那样吗?我有点不相信。但他真的送了我一直想要的“雪之舞”服装。

他还说,可以和我交朋友。

有个大人朋友,好像也很风光。

2012年1月18日

他们又吵架了。我听到妈妈哭着说要离婚。

璨璨不明白我的感觉,因为她的爸爸妈妈从来不吵架,总是一起带她出去玩。

叔叔说,他明白。他安慰了我很久。我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了。

2012年2月3日

爸爸今天发现了我玩游戏的事情,他很生气,说我不好好学习,差点把我的手机收走。

叔叔说,大人都是这样,不高兴的时候,会发泄在小孩子身上。

2012年2月20日

叔叔要和我见面。我要不要答应呢?

还是问一下爸爸吧。可爸爸怎么还没下班。

2012年2月22日

我决定和叔叔见面了。他已经是我的朋友了。他说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最后一篇日记。字迹很潦草,纸张凹凸不平,笔锋的边缘被晕染开。早已干涸的泪滴,像是琥珀,凝固住了一个女孩最绝望恐惧的时刻。

马麒将脸埋低,大颗浑浊的泪淌进了微微发霉的纸页间。女孩最后的笔迹被浸泡在他的泪水中,在灯光下,泛出猩红的色泽:

叔叔的胸前,有一块红色的画,弯弯的,像一把镰刀。

昏暗的夜里,马麒紧紧咬住牙,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嘶吼。

身后的墙壁上,女孩的脸定格成了黑白色的底片,睁着清澈无邪的双眸,静静望着男人痛哭的背影。

8

马麒合上日记本。粉色封面上,工工整整写着名字。

“马依依”。

他的女儿,马依依。永远停留在十五岁的女儿,马依依。

她十岁的时候,被游戏中认识的“叔叔”诱拐后猥亵,之后便得了抑郁症,在自我的世界中痛苦地挨过了五年,2017年夏天,她带着手腕上还没愈合的伤疤,从高楼的窗台一跃而下。

女儿去世后,早就千疮百孔的婚姻彻底崩塌,悲痛欲绝的妻子离开了这座城市,曾经的三口之家,只剩下他,像是一个不肯消散的亡魂,徘徊在原地。

直到整理女儿遗物时,他找到了这本日记。

他才明白,女儿的死,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罪恶。

之后的整整两年,马麒每天都在“秘密仙境”这个游戏中寻找并接近那些儿童性捕食者。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女童,有时候是男童,忍着愤怒用合成照片去获取性捕食者的信任。每当对方提出进一步的要求时,他就巧妙地骗对方先发照片过来。

他要找到那个拥有镰刀状胎记的凶手。

秘密仙境······不,这不是属于儿童的梦幻仙境,这是成人血淋淋的狩猎场。

谁是猎物,谁是猎人,不到最后一刻,根本无从知晓。

两年的时间里,马麒遇到了数不计数的捕食者。在现实世界,对方可能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可能是兄长,是丈夫,是父亲,是学生,是老师······

可在孩子的游戏世界中,他们却化身为面目模糊的“哥哥”,提出各种各样令人作呕的要求,只为了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丑陋欲望。

可他们之中,没有人有那样的胎记。

马麒挣扎在悔恨与悲痛中,日日夜夜,像是一个永世不得翻身的水鬼。

他不能停下狩猎的脚步,只有恨凶手,胜过恨他自己,他才能说服自己不追随女儿而去。

直到那个点燃网络的视频出现。

马麒狠狠抹干眼角的泪,转身打开电脑,屏幕定格在一帧视频截图上。

他死死地盯着截图,目眦欲裂。

那是“爱你99”后来发布的视频原片。比原来的版本多出了几秒。就在其中半秒不到的镜头里,被揪住衣领的男人纽扣崩开,衣领滑落半边,一个红色的胎记一闪而过。

弯弯的,像一把镰刀。

手机响了。

马麒看着聊天页面的新消息。屏幕的蓝光照亮了他狰狞扭曲的脸。

“星期天下午三点,中山路麦当劳,付完钱,当场发澄清微博。”

他拉开电脑桌抽屉,握住了里面冰凉的物体。

9

“晚间新闻:近日,漫园天地酒店再次针对仙人跳视频事件发出声明,而最早爆料的微博昵称为‘爱你99’的用户,这次却迟迟没有发声。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事实与酒店声明并不相符,同时,警方已抓捕三名绑匪与酒店管理人员,准备进一步调查。

“晚间新闻:昨日下午,我市中山路一家麦当劳餐厅中发生凶杀案。一名中年男子当场死亡。警方透露,凶手使用的是自制匕首。犯案后,凶手没有逃逸,而是在现场等待警方的抓捕。案件背后到底有何惊天隐情,请关注本台的特别制作栏目······”

“晚间新闻:近日,有多名用户举报一款名为‘秘密仙境’的儿童游戏,其存在大量情色交易,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我们希望恶人能被留在地狱,也在此提醒各位家长,请给予孩子们更多的陪伴,谨防恶人趁机伸出魔爪······”

-END-

作者|南摊煎饼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个赞支持我们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1-27/27367.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