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南湖畔群贤齐聚,醉仙楼一触即发

故事 2019-11-27 00:40:31

这醉仙楼正在南湖之旁,湖面轻烟薄雾,几艘小舟荡漾其间,半湖水面都浮着碧油油的菱叶,当地南湖中又有一项名产,是绿色的没角菱,菱肉鲜甜嫩滑,清香爽脆,为天下之冠,湖中菱叶特多。其时正当春深,碧水翠叶,宛若一泓碧琉璃上铺满了一片片翡翠。

此时还未及晌午,可这醉仙楼里里外外,楼上楼下已聚满了人。

忽然正门走进来一众人, 四个青衫大汉拥着一个黄杉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年纪,左肩立着一根精美的翎羽,右手提着一盘长鞭,腰悬宝剑,英气十足。

那少女笑道:“哈,我还当今天都是什么货色躲在这里,倒吓了我一大跳!他人呢?”

大堂里众人见到黄杉少女一众人顿时目光都聚了过来,当中一个邪气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从椅子上起身,拱手笑道:“怎么一见面就这么大火气?”

那少女毫不客气:“这么多人约他一个人来此地,想想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干出的勾当!他怎的还没来吗?”那书生阴阳怪气笑道:“别的不问,就只问他来没来。这要是被传出去,只怕有损逍遥派的好名声吧?”那少女顿足道:“呸!你这穷酸书生也配提逍遥派,旁人又没死,又没烂,我提他们作甚?”那书生笑道:“那他又没死,又没烂,你却又问他干么?”那少女嗔道:“我不跟你说了,你这穷酸书生嘴里吐不出好话,等回去让爹爹好生教训你!”转头看坐在书生后面的一位干枯瘦小的半大老者,“苏师兄,你是大好人,你快告诉我!”

那半大老者还未回答,旁人也诧异怎么这个少女却跟这老者称兄,已有几个人齐声笑道:“今日可不止有你想找他,想他来的人可多啦,哈哈” 那少女道:“什么狗东西!我们自家人讲话,哪里轮得着你们来插嘴!”

只见后几人均是黑衣短衫,领头的模样极为诡异,待他走近,只见是个白须老头,身穿黄葛短衫,右手挥着一把大蒲扇,露出一双铁掌,明显比旁人的大了许多,声音浑厚明亮。“你个小妮子,按辈分我跟你爹爹还要比肩称兄,你怎个敢跟我没大没小。”其他众人见了这老头出现,均起身相迎。

不到片刻,只听得门外一生厉喝:“小杂种,出来!”但见一个老尼姑身材甚高,十分消瘦,在酒楼前一站,旁人竟不敢靠近,声音比男子汉还粗豪几分。 身后跟着十来个尼姑,个个面色严厉。

正在这时,忽然门口一阵骚动,几名青衣汉子抬着两块门板,匆匆进来。门板上卧着两人,身上盖着白布,布上都是鲜血。厅上众人一见,都抢近去看。听得有人说道:“是青城派的!”

一个三十来岁、英气勃勃的汉子走了进来,先向侧座一位道长行了一礼,又向其余众前辈行礼,然后转向那位道长说道:“师父,师叔传了讯息来,说道他率领本门弟子,在临安城寻那个人,尚未见到踪迹…”

只听那汉子续道:“但在临安城外,却发现了一具尸体,小腹上插着一柄长剑,那口剑是那个人的……”道人急问:“死者是谁?”

只见门板上那尸体的腹部插着一柄利剑。这剑自死者小腹插入,斜刺而上。一柄三尺长剑,留在体外的不足一尺,显然剑尖已插到了死者的咽喉,这等自下而上的狠辣招数,武林中倒还真少见。汉子目光转向了道长旁座的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道士,那矮道士喃喃的道:“小杂种,哼,小杂种,你……你好辣手。”

黄杉少女还未等众人开口,抢过话头。““我看呐,你们都自诩武林高手,这么粗鄙的手法都看不出来吗?一口一个小杂种,当真是瞎了眼,看这创口,致死这一招,长剑自小腹刺入,剑尖直至咽喉,难道大哥哥俯下身去,自下而上的反刺?他杀人之后,又为甚么不找出长剑,故意留下证据?莫非有意向挑衅?”

忽听得尼姑中有个小尼悄声说道:“师伯,这一招,多半不是那个人的剑法。” 声音虽小,却清清楚楚被众人听到。为首的老尼姑怒道:“我没耳朵么?要你提醒。”

西首座上一条大汉回过头来,”哼“了一声,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脸上转了两转。这人身材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众人心底暗暗喝了声彩:“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江南之地,想必不会有这等人物。这条大汉,才称得上‘英气勃勃’四字!”那大汉桌上放着一盘熟牛肉、一大碗汤、两大壶酒,此外更无别物,可见他便是吃喝,也十分的豪迈自在。

见大路上两个衣衫破烂、乞儿模样的汉子疾奔而来,那两人施展轻功,晃眼间便奔到大汉眼前,一齐躬身,一人说道:“启禀帮主,大义分舵的兄弟打听到您义弟的消息,知道今日在此地会有人对他不利,舵主怕您吃亏,命属下请‘大仁分舵’遣人应援。现人已聚齐,听候帮主吩咐。”

那大汉道:“是了,我义弟何等人也,怎会做如此下作之事,是非曲直,自有公断,倘若我义弟被奸人冤枉,谁要是借机伤他半毫,我定不答应!你传言下去,今日大伙都在此地聚齐。咱们先到,等候我义弟前来赴约。”两人躬身答应,转身下楼。

只听一人怒道:“他还敢来?他还敢来?“此人身披黄袍,一身西域僧人打扮、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杆一般,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左右手各握一副金属轮盘,”这小子是总算是名门正派的人物。他居然去跟那些旁门左道之人混在一起,还成了什么盟主,你们中原武林的门规越来越松了,纵容弟子,在外面胡闹,当真是可笑至极。”

... ...

但听得醉仙楼二楼正中央的包间里传来一阵清朗笑声,门推开后走了两个人出来。当前一人一出现,众人登时眼前一亮,耳中作响,嘴里发苦,全身生热。但见那人二十七八岁年纪,身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有人心道:“人道此人是人中龙凤,果然名不虚传。”

此时日上三竿,金光遍地,只见东、西、南三面疏疏落落的出来十几骑白马,对方一字排开,渐渐逼近,待到醉仙楼几丈外,控马而停,也不说话,也不再靠近。

二楼那俊美公子一柄白折扇缓缓挥动,冲着楼下那位大汉叫到:“大哥!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又冲着楼外朗声说道:“灵儿,拿上来。”只见白马中间一人控马越众而出,提着一个盒子赶上前来。

俊美公子旁边站着一名年纪相仿的男子,相貌平平,身着青衫,手中并无兵器,见到众人也无惊愕的表情,嘴角不笑却也有几分笑意。俊美公子缓缓道:“兄台,今日畅谈,如醍醐灌顶,本想与你多叙一些旧事,奈何许多江湖上的朋友非要和我相约论剑,不忍你也被困这醉仙楼,不如先让灵儿他们送你离开此地?他日若有缘分,定当登门求访!”

“既然是一起来的,哪有先走的道理?况且这出好戏才刚刚开始,在下岂能错过呢?”

言毕,二人一前一后,缓步走了下来。

是的,我就是那个自带主角光环的俊美公子 ... ... 身边的那个兄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1-27/2728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