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转让婚外情对象,她怀孕了 | 暗察笔记018

故事 2019-11-26 14:32:24

*【苍衣社】刊发的都是基于真实改编的故事

【暗察笔记】是苍衣社职业故事系列。这里汇集各行职业侠客,组成“暗察使”。每期一位暗察者讲述传奇职业故事,旨在开眼界、长见识。

这是 苍衣社 的 第 18 篇 暗察笔记

幺贰号暗察使:刘昊

职业:情感摆渡人

职业技能:催眠暗示,精神分析

全文 8620 字,阅读约需 9 分钟

面前的纸抽已经用掉两个,对面女人的眼泪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做这行之前,我怎么也没想到,最大的耗材是纸巾。

我的专业是心理学,之前经手的是小三劝退师的业务,后来业务发展越来越广,逐渐接到了代理分手、复合策划、约会辅助、甚至是寻找失踪人口和处理灵异事件的活。

这些单子其实都和人的情感有关,或爱或恨,或喜悦或悲哀,如果要给这个职业贴一个名签,我更愿意叫它——情感摆渡人。

哭泣的女人叫王玲玲,今年40岁,孩子刚8岁,身高在1米7左右,身材丰满,一双大眼睛很吸引人,有点关之琳的影子。

她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掉,颤抖着递给我一份心理评测报告,上面写着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建议住院治疗。

“刘老师,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拍拍她的肩膀,看到了她手上的伤口。王玲玲把手藏到桌子底下,有些尴尬。

这个女人有车有房有事业,还有一个小三对手和抑郁症。那个女孩21岁,和她丈夫李博在一起快一年了,李博四个多月之前已经搬出去住,只是每周回来看看儿子。

下个月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她快坚持不住了,想在这之前,把问题解决掉。

最近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王玲玲至少老了五岁,眼角多了好几条鱼尾纹。

这是个难度比较高的任务,当然佣金也高。李博比王玲玲小6岁,事业做得不错,和小三打的火热,正处于蜜恋期。根据王玲玲给的情报,那个女孩叫姜春妍,生得眉清目秀,一双媚眼甚是诱人,身材柔弱娇小,惹人怜爱,和面前这个丰腴的女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由于李博多次提出离婚要求,一次酒后还打了王玲玲,让她非常失望,但还是心存一丝幻想,想要在收集两人出轨的实际证据的同时,触动触动老公回归家庭。

出轨男李博,在某机关部门任职,暗地里和朋友一起做生意,获利颇丰。如果能获得其外遇的实际证据,对他的事业会有非常严重的打击。

而王玲玲,有自己的咨询公司,事业也很红火。两人名下有十二套房产,四处门市,一辆宝马和一台路虎。当然,还有一个儿子。

这是一个大单,客户资产净值在500万以上,符合VIP标准。

从我的职业出发,最优解是优先保证当事人的经济利益,然后提供心理方面的支持。

我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方案。

首先,收集男方婚内出轨的合法证据;然后,调查第三者背景;最后,对当事人进行法律援助和心理支持。

做小三劝退需要掌握三种硬核技能——心理学、法律和侦查学。

心理学相当于内功,能对当事人进行情绪疏导,他们遇到伴侣出轨的情况时,往往情绪非常激动,以至于影响到正常的判断。

曾经有一个女性在看到我们提供的证据录像后,差点用刀杀死了自己的老公。

而有些人在离婚后,随之而来的痛苦将他们淹没,此时也需要心理学的帮助。

作者图 | 项目组在做案例分析

法律是武器,可以最大程度保证当事人的经济利益,让他们不至于失去一切。任何婚姻危机当中,最终解决问题的,都离不开心理和法律的帮助,而侦查学,是为这两者服务的,用此技术收集的证据,是未来谈判的筹码。

举个例子,最近网上比较火的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在一次采访中,谈到自己的老婆密谋将他踢出公司,情绪激动,怒摔水杯。后来两人在网上开始互撕,各自爆料。

在这个案件中,心理学可以让他回归一个宁静的心态,静能生慧,此时再作出决定,会比较恰当。而法律层面,可以让他在离婚诉讼和股权争夺中,抢占先机,侦查学则可以用来收集实锤的证据。

王玲玲曾经派人跟踪过两人,发现李博和姜春妍行事都非常小心,回小区的时候分别进入单元门,在大街上也一前一后地走路,很少表现出过于亲密的动作。

只有一次俩人去撸串时,在一个胡同里牵了手。要达到法律层面的标准,显然需要更多的证据。

经过调研后,我们正式接手了这个单子。

五一过后,李博和单位请了几天假,带姜春妍去旅游。根据情报,我们得知他们将开往河南某县城,是姜春妍的老家,车载GPS系统也验证了这条线索。

兵分两路,一路由我和葛军带队,提前出发,前往目的地,在郑州下车,租赁了一辆当地的车。另一队人马跟着李博,确认其准确的方向。

葛军部队出身,心思缜密,又懂技术,我们团队里不可多得的人才,每逢大客户,必让他当先锋。

那天暴雨如注,雨水大到只能看清前方不到10米的距离,每辆车都是龟速行驶。李博他们刚进郑州,我们就粘了上去,跟着他们入住在郑州的一个酒店。

葛军咧嘴一笑:“这俩会玩儿啊,这酒店情趣房特出名,听说还有cosplay呢!”

第二天早晨,李博驱车送姜春妍回到老家,然后独自驱车离开。

我和葛军带人和车留在县城,另外两人回到郑州,在主题酒店附近住下。

当晚,我们发现了一个重磅消息!

姜春妍带着一个3岁左右的男孩,在超市门口坐游戏车,我们的人假装去买矿泉水,清楚的听到小朋友对着她喊妈妈。

葛军点了根烟,沙哑的嗓音中透露着兴奋:“这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是李博的?”

“不是,他们俩才认识一年多,李博应该不知道这事。”我拿下他嘴里的烟,打开车窗,扔了出去。

“你就那么讨厌烟味啊。”葛军嘀咕了一句,关上车窗,翻出一块口香糖嚼了起来,“这女人太傻,都这样了还想着挽回老公”。

“按照当事人的委托办事。”我说。

第二天,我用了一些手段,得知姜春妍有过一个短暂的婚史,大概一个多月左右的时间,结了婚又迅速离了,对方是当地农村的一个男人张大勇。此人在县城的一个工厂当工人,我跟葛军沟通了一下,然后依计行事。

当天晚上,工厂下班,一群穿灰色工服的人三三两两走出大门,道路对面有几个卖鸡蛋灌饼的小摊,飘过来一种特别的香味。

一个小伙子在低头玩着电话,从摊位后面绕了出来,穿插在行人之间,大步的走过街道,没看清前面的路,“砰”的一声,把正要坐公交的张大勇撞倒在地。

“娘里个熊比,走路没长眼睛呀!”张大勇坐在地上,脸憋得通红,呲牙咧嘴地喊着。

“诶呦,大哥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发微信没看路,您伤到哪了?”小伙子连忙赔不是,扶张大勇起来,“这样,我带您到医院看看。”

“看什么看,赔钱,我不去医院”。

两人刚要撕扯,我和葛军下车凑了过去,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得去医院,很多伤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

后面一群工人也围了上来,在旁边看着热闹。看张大勇面色犹豫,葛军给小伙子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把这男人塞了进去。

剩下的就是小伙子按计划行事了,据他回忆,当天一套检查过后,发现张大勇体壮如牛,没有任何问题。但在此期间,两人已经建立起关系,小伙子刚到这个县城,不认识什么人,想和大勇哥交个朋友,找了一个小饭店聊了起来。

微信定位发过来后,我与葛军还有团队里的一个女性赶到这里,隔了一张掉了漆的桌子,坐在张大勇右侧的位置,点了几道菜,吃了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大勇哥一张黑脸透着红光,眼神也开始迷离了,小伙子观察左右,看没什么外人,老板也在低头玩着手机,便辗转的说明来意,说想知道他和姜春妍是什么关系。

张大勇狡黠地看了看自己裤兜,说最近买彩票赔了很多钱,只要价位合适,什么都可以说。

小伙给我发来微信,报了个数,我直接把钱转了过去。

原来,姜春妍并不算是他真正的老婆。他以前的老板给了他一万块钱,让两人结婚,女人的孩子上了户口之后,又去民政局办了离婚。

张大勇说到这儿,一口酒干到肚子里,眼圈红了,五官都挤到了一起,狠狠地叨了一块肉,含在嘴里,边嚼边抱怨:“朋友都笑话我喜当爹,特么我连那个小贱货的手都没碰到,早知道就多要点钱了”。

小伙子看着他嘴角流下的油,嘴角抽了抽,安慰道:“大丈夫何患无妻。

线索这下明显了,这孩子九成九是张大勇前老板的,看来这女的18岁左右就开始给别人当小三了,凭借姣好的相貌和私生子,家里买了房子。

婚内与他人生子,已经属于事实婚姻,触犯了重婚罪,只要证明这孩子和前老板是亲子关系,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对姜春妍构成了威慑力。

重婚罪是可以判刑的,刑法规定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前老板如果用夫妻共同财产赠与姜春妍房产,他老婆亦可以起诉追回,并且在可能的离婚诉讼中占有优势,姜春妍现在的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

而李博,应该并不知道孩子的事,还沉浸在爱的喜悦之中。

前老板是郑州某个房产大亨,和原配结婚多年,育有两个女儿,这个私生子的事他老婆不清楚。郑州方面的人得到消息后跟上了他,等我们过去接手。

当天夜里,前老板把车停在一个饭店门口,自己搭出租车到了姜春妍的家,此时这个女孩刚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宾馆开完房,似乎妆都没化,就急匆匆的跑去见他。

两人的年龄犹如一对父女,见面后的动作又像阔别许久的夫妻,跑回刚才的宾馆开了房。

葛军也算老司机了,但还是吃惊不小,扭头跟我说这小娘太有道了,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前老板和姜春妍第二天退房,我们迅速定了两人刚才的房间,没等服务员收拾完,就采集了他们的毛发。

从某种角度讲,我还挺佩服这个女孩,能够完美的周旋于几个男人之间,每位男友都被她安排得明明白白,各自发挥着不同的功能。

前老板当天下午开车回去,姜春妍带孩子去逛商场。当天人很少,只有零星几个推婴儿车的女人,她漫无目的地走着,在一个童装店附近,我和一个女人在背后叫住了她:“你好,请问滨海路怎么走?”

姜春妍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穿着某品牌定制西装,拎了一个打开一角的皮包,和我一起的女人则一身职业装,画淡妆,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像助理秘书的样子。

“嗯,商场出门左转……”她刚回答到一半,目光被包里的红色吸引住了,那是一叠叠人民币,我微微一笑,向旁边撤了一步。

姜春妍连忙挪开视线,慌乱地把路线说出来。

就在此时,假装逗孩子的女人已经用指甲刀悄悄采集了孩子的毛发。

体面的衣服是为了让姜春妍放下戒备,逗小孩的是一位女性,可以进一步放松对方的戒备,人民币当然是用来转移注意力了。至于为什么不让我的人戴首饰,因为这些东西会引起女人的关注,不利于这次行动。

当然,还需要一张看起来很正经的脸,葛军那种肯定不行。

晚上的时候,李博来县城,开车带姜春妍回郑州,我们的人也汇合到一起。

剩下的几天,两人到处游玩,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每一处风景名胜上,都留下了他们爱的自拍。我们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帮忙拍了不少照片“留念“。

就在这时,亲子鉴定的结果也出来了,这个孩子是姜春妍的,但并不是前老板的。

众人震惊了,纷纷猜测到底是谁的。李博的不可能,女孩怀孕那会儿,两人还不认识,我们怀疑是那天晚上宾馆开房那个小伙子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这个线索对姜春妍也是有威胁的。

她家里获得的一切财富,都是基于孩子是前老板的亲生儿子,如果她被发现给前老板戴了绿帽子,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光凭这一点,已经可以让姜春妍和李博彻底地分开了。

我把这个情况和王玲玲沟通后,她经过反复的思考,决定放弃这段婚姻,她认为这段关系对彼此的消耗太大,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寻找新生活。

在类似案件中,这样的情况非常常见,当事人一会儿回忆起两人在一起的好,一会儿又被对方出轨的愤怒淹没;一会儿想要挽回婚姻,一会儿又想彻底结束。

他们每天在各种想法中挣扎,身心俱疲。

作为情感摆渡人,我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当事人的经济利益和心理健康。基于此,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就是,继续收集李博和姜春妍的出轨事实,作为法律依据,在离婚时帮王玲玲获得更多的财产。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我们遇到了一个严重的意外。

证明对方犯重婚罪需要取得如下几个证据:

1. 出轨方和小三的亲密视频或照片。

2. 两人共同出入房屋的视频或照片。3. 第二条证据要有能力证明两人长期、持续地居住在一起。4. 小区保安、周围邻居的证词,或者房屋租赁合同等,能证明两人长期的,持续的共通居住。5. 取证过程要合法。

第一条的证据我们已经掌握。

第二条证据在他们回到当地后,也被跟上的人摸清,并拍下照片,两人住在一个旧小区。我安排下面的人找了一个发传单的临时工作,在楼道里每家每户的门口贴广告,然后趁机在指定位置安装微型摄像头。

这里有一个技巧。首先,摄像头不能对着住户的门口,这样就涉嫌侵犯隐私。其次,要找好位置,避免阳光直射,又清楚地看到人。楼道内的摄像头在我国法律上的认定比较模糊,各地的说法不一,这在后期需要一个专业的离婚律师做工作。

第三条和第四条工作需要后期运作,按照我们多年的经验,问题也不大。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意外。

正值暑假,一群熊孩子在楼道内疯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摄像头,这在他们的业主群里炸开了锅,甚至有人还报了警。

作者图 | 搜证中

虽然手下的人有“发传单”这个工作做掩饰,问题不大,无需担心被调查,小区来往的人员也很杂,没什么经济损失,过几天这事也就平息了。

不过,李博和姜春妍很警觉,当天就迅速离开了出租屋。李博回到父亲家住,姜春妍则住进了闺蜜家。

王玲玲说,第二天她送孩子上学的时候,被李博的父亲堵在了校门口,旁敲侧击地敲打了她,让她别搞自己儿子。李博的父亲是刑侦出身,虽然退休在家,但凭着警察的敏锐,明显感受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而李博对王玲玲态度突然好转,开始嘘寒问暖,还在买了阿胶和化妆品送到家里。

祸不单行,团队新加入的小伙子操作失误,把卡里的内存都消了,当时的内容也没上传到云端,现在手里等于一个证据也没有,对方还产生了警觉,打草惊蛇,后续跟进的难度陡然增大。

葛军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也恨得牙痒痒,但仅凭愤怒无法解决问题,暂时又没想到补救的办法,之前的工作算是白做了。李博和姜春妍两人,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都不会再同时出现,或者更加小心隐蔽,事情陷入了僵局。

我第一时间通知王玲玲这个消息,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将那份复杂的情绪清楚地传递了过来。

当天半夜,我接到王玲玲的电话,在一个日式拉面馆约我吃饭,声音十分低沉。

我洗了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套了件外套出门。

推开面馆的门,这家店是日式装修,周围是木质的樱花屏风,老板在吧台后面忙来忙去,很有几分深夜食堂的味道。王玲玲坐在靠墙角的一个位置,点了两碗面,还有清酒和啤酒,看到我,她挤出一丝笑容:“你来了。”

“别喝了。”我抢过她手中的瓶子,“办法总会有的。”

“不会有的,不会的。我放弃了,我什么都不要,都给他。”王玲玲机械地咬了一口面,低下头默默地嚼着,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提线木偶。

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我也看出了她的失望。我从业多年,在业内信誉良好,从未出现过如此严重的失误,我内心也愧疚,想把钱都退给她,这单子算是我们失败了。但王玲玲三番五次说我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现在放弃了,和杀了她没什么区别。

面馆老板准备打烊,过来催了好几次,我们只好先出去。大半夜的,王玲玲要去一个桥上看风景,叫我先回去。

我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事,什么把贵重物品交给了父母,这段时间给我添麻烦了,我是她认识的最后一个好朋友,今天穿的是以前李博送的阿玛尼套装,当时两人还没这么有钱,衣服风格虽然有些过时,但很配她。

我没有走,陪她到了江边。站在大桥上,下面是退潮后的淤泥,一阵风吹来,王玲玲扭头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我以前在很多重度抑郁症患者身上见过,是深不见底的绝望,似乎失去了所有感觉和情绪,置于另外一个世界,对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

“你知道吗,从桥上朝下摔到淤泥里,死亡只需要15秒。”王玲玲首先开了口,笑了笑,“你先回去吧,我想静静。”

结合她前面的语言和行为,我已经很确定此时她想要做什么。

我假装转身走了几步,迅速回头,她已经爬上了桥栏杆,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抓着她衣服的下摆,把她往回拽,“呲啦”一声,她的衣服被我拽了个大口子,我们俩都摔倒在桥上。

王玲玲满脸都是泪,眼神没有焦距,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有主意,我有主意,这次一定行,你别……你别想不开。”

王玲玲“哇”的一声哭出来,整个人抖得像筛子一样。

回去以后,根据手上的资料,我重新梳理了这个案子。

李博之前突然转变态度,对王玲玲嘘寒问暖,李博的父亲突然去找王玲玲旁敲侧击,我们推测他们害怕了,并且不知道我们手里有多少证据。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正好可以打一个心理战。于是,我制定了一个瞒天过海的计划。

首先, 王玲玲说最近几天总感觉有人跟着她。我们派了五个人安插在王玲玲身边,终于发现那个跟着她的人,是李博的父亲派来的,他们碰过面。

跟踪人物的选择很有门道,太高太矮,太帅太丑都不适合做这项工作,因为这类型的人更容易吸引注意力,像电视里那些帅哥美女,戴着耳麦一本正经地看杂志,或是假装小情侣,全都是艺术加工,不靠谱。

反而是那种大众化,很容易隐没在人群中的男女,比较适合。

李博的父亲不愧是刑侦出生,选的跟踪的人很对,其貌不扬的一个小伙,我们的人跟了四五天才发现他。不过老爷子人选对了,钱花少了,只派了一个人持续跟踪,犯了大忌。

将计就计,我让王玲玲演一出戏,增加他们的恐惧感。

第二天,王玲玲送孩子上学后,接了个电话,突然拐到了一条小路上,在一颗树下面来回踱步。一会儿,有一个戴鸭舌帽和黑口罩的男人,鬼鬼祟祟地跑过来,递给她一个牛皮纸袋,里面鼓鼓囊囊地装着一些东西,她收下后左右小心的看了看,迅速的回到了自己停车的地方。

当天下午,王玲玲约见了离婚律师。

我们的人躲在暗处,确保老爷子派来的尾巴已经完全目睹了这一切。

当天晚上,李博“意外”地回到家里,给孩子买了好多玩具,但心思明显不在孩子身上,一边说话,一边在屋里到处看,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王玲玲给我发了个信息说情况,然后不动声色任他找。

李博找寻无果,让王玲玲坐下谈谈。

我回王玲玲信息:“我们的暗示起效了”。

很多时候,暗示的效果大于直接说明,因为明说可以被人反驳或找出里面的漏洞,但暗示却非常模糊暧昧,让人自动开启想象力,脑补一切。

比如:你对一个人说,我发现你女朋友出轨了,对方可能会反问,或者以为在开玩笑。但如果某天你故意在对方面前唉声叹气,他追问的时候,你又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在对方不断地追问下,才零星地透露点“线索”,对方就会开始自动脑补。

我的计划就是让老头子的人看到王玲玲疑似收到了李博出轨的信息,相信我们已经有了石锤的证据。当李博按捺不住的时候,主动权就掌握在我们手里了。

作者图 | 案例卷宗

王玲玲坐下后,给我拨通了语音对话,我保持静音状态,和她打字交流。

李博先是东拉西扯聊了些两人的过往,想打感情牌,然后试探性的问王玲玲对两人的婚姻怎么看。

根据我的判断,他把问题抛给了王玲玲,说明他不知道我们手里有什么样的证据,在刺探观察王玲玲的反应。

我发过去一条信息:“别慌,按计划行事”。

第二步的计划是用微表情、肢体语言和假情绪加强暗示。王玲玲按照我们的之前的练习,冷笑一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一句话:“怎么看,你还敢问我怎么看?”

李博沉默了半天,没有接话。

王玲玲带着哭腔说:“我看到你俩的视频感到恶心。”她说“视频”和“恶心”两个词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就是暗示我们手上有确凿的证据。

谈话持续了十多分钟,李博摔门而出,王玲玲冲他喊:“李博,我要你身败名裂!”

李博走后,没过多久又疯狂地给王玲玲打电话,故意挂掉几个后,王玲玲接起了电话,边哭边说:“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我!”

至此,计划的第二步结束,李博已经上钩了。

我们帮王玲玲提前在家里布满了监控。这个房子是当年由王玲玲首付,房产证上是她的名字,自己在家里安监控,完全合法。

现在就等着李博开口承认出轨,但在两人沟通过程中,不能有胁迫和诱导性的语言存在,这方面,我已经提前给王玲玲培训过。

李博没过两天又回了家,说要和王玲玲好好谈谈。王玲玲连上了监控,我们看到了现场。

李博一回到家就冲上去抱住了王玲玲,开始嚎啕大哭。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出轨的时候也没见他有什么愧疚之心,这会儿倒搞得跟拍偶像剧似的。

关于他们的纠葛这里就不再赘述,只是李博说王玲玲太强势了,根本不尊重他,姜春妍很在乎他,也认可他的成就,他爱这个女人,甚至听到她的名字,都有生理反应。

这句话伤害巨大,王玲玲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和男性有任何肢体接触。王玲玲提出离婚,把提前拟好的协议摔在了李博脸上。里面的内容极其严苛,如果签字,李博将一无所有。

这也是提前商议好的计划,一个手握关键证据,想要至男方于死地的疯狂女人,拟出这样的协议才符合逻辑。另外,根据谈判策略,先狮子大开口,然后在逐渐让步,最终才能达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李博看完协议后面色苍白,开始哭诉多年来对家庭的贡献,按照之前设计的步骤,王玲玲开始心软,装作没有主见的样子,开始打电话给律师,商量修改协议。

律师到他们家后,开始黑脸红脸策略。律师唱黑脸,把王玲玲拉到一个屋子里,说一定要争取利益;王玲玲唱红脸,不断回忆自己和老公的美好片段,不愿“赶尽杀绝”。

当天深夜十二点整,双方达成协议,李博得到一处房产,两个门市和一辆车,剩下的物业和存款归王玲玲所有,具体的数字不便透露,完全可以保证她余生体面的生活。

几天后,王玲玲发了一条朋友圈,里面是一段烧牛皮纸袋的视频,配文:“让仇恨化成灰,余生你好”。

有时候想想,别伤害一个女人,尤其别伤害一个爱你的女人。李博大概以为事情已经结束,直到几天后,王玲玲给他寄去了一个包裹,里面是姜春妍两岁儿子的亲子鉴定报告。顺带着,王玲玲还给李博单位寄了些东西。

很快,姜春妍灰头土脸地离开了这个城市,李博也从机关要职上退了下来。

*文中配图均来自作者本人。

编辑 | 韩水水插画 | 阿柴

—END—

脸叔故事推荐:麻烦解决师林欢之前也接过一单“小三劝退”的活,那次的故事有点奇怪,林欢她们用尽心思又是做闺蜜又是灌酒,最后终于成功让小三放弃后,却发现给她们打钱的委托人竟然就是小三自己。

不像以上这个案例如此狗血,那是个虐心的故事,感兴趣的可以去微信“苍衣社”(ID:cang1she)后台回复关键词【小三】自取。

作者 | 刘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1-26/2723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标签列表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