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她的减肥日记里,记录了姐姐的死因

故事 2019-10-09 18:52:05

新婚前夜,她计划伪装跳楼。

1

朱纯赶到楼下的时候,朱珊珊已经躺在了血泊里,身体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曲着,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口鼻流出鲜血,在那张美丽的脸上蜿蜒。

从八楼笔直坠下,已无救活的可能。

朱纯掏出手机,双手颤抖着拨了出去。

“快来!我姐姐出事了!”朱纯控制不住地狂吼,电话那头是江子渝,朱珊珊的未婚夫。

此后发生的一切,宛如一部在朱纯的眼里逐帧播放的默片,声音和颜色都消失了,只有那刺目浓稠的血红,成了这世界的背景色。

江子渝很快就赶到了,眼看着他跪倒在朱珊珊的身边声嘶力竭,朱纯的心脏才开始有了一丝钝痛。

这钝痛让她回到可怖的现实,他们是相爱的,但姐姐却在婚礼前夕走了。

2

市电视台的当红主播坠楼身亡了。

下午六点半接到出警指令时,孙霖正趴在笔录本上玩手机,他到市局三个月了,大大小小的案子接触了不少,但是涉及名人的案件,今日还是头一遭。

死者名叫朱珊珊,生前在电视台同时主持好几档电视节目,人美声甜口条溜,在网络上人气很高。

孙霖跟着几名老刑警出了外勤,案发现场位于一个高档小区,新交房不久,住户还不多,因此现场的围观者只有寥寥数人,孙霖习惯性地扯起一条警示黄线。

朱珊珊在这栋楼里有两套房,一套是与未婚夫江子渝的婚房,在八楼,另一套房子户型相同,就在婚房的楼上,两套房子都是刚刚结束装修,还未正式入住。

八楼新房的阳台是半封闭的,立有一圈齐腰高的铁艺栏杆。警察在栏杆外侧检测到了鞋印,和尸体所穿的鞋子比对一致,说明死者是自发地爬过去站到了栏杆外侧。

另外,在死者遗体不远处还找到了一部手机,里面有她死前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接收人是江子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最先发现死者的是朱纯,死者的亲妹妹,她一脸木然地在警局做完了笔录。那是一种不可置信的呆滞,很多死者家属最初都会出现这种表情,等到失去亲人的痛楚真真切切地蔓延开来,才会痛哭、哀嚎。

据朱纯交代,姐姐朱珊珊和江子渝在高中时代就在一起了,直到现在已经相恋了十年,最近两人正在筹备婚礼,从那时起,这对未婚夫妻之间开始不断地产生矛盾和摩擦,导致姐姐经常打电话向她哭诉抱怨。

这次也不例外,朱纯在傍晚时分接到朱珊珊的电话,姐姐的情绪很不好,说自己在新家,希望朱纯下班后能过来陪她。朱纯担心姐姐,一下班便赶了过去,哪知才到楼下,就见到了朱珊珊倒在楼下的尸体。

案情似乎一目了然,除了自杀之外,似乎也并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但是在孙霖的心里,总感觉这桩案子缺了一块,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3

朱珊珊因为与未婚夫闹矛盾,在婚房跳楼自杀,这则新闻一下子成了网络热门,网友们组成的正义大军不断地讨伐着“渣男”江子渝。

朱纯跪在姐姐灵前,冷眼看着这个间接害死了姐姐的男人,他像一只趴跪在遗像前的死狗,再不复往日的气宇轩昂。

江子渝已经不眠不休了三天三夜,从朱纯的角度看过去,他眼窝深陷,连脸颊也凹陷了下去,下巴冒出了一层青色的胡茬,脸上红肿的掌印还没有消退。那是妈妈打的,妈妈知道姐姐出事后,当场晕了过去,一醒来就揪起江子渝,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

江子渝不辩解也不躲避,像一团没有灵魂的烂泥,仿佛也感觉不到被掌掴的痛,朱妈妈打了几下,终究也不忍再打了。

朱纯的指甲深深掐进了掌心。虽然这么多年来看过他们无数次甜蜜恩爱的模样,但是从来没有比这一次更心痛。

江子渝啊江子渝,你可知道我爱你,是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开始的······

青春期的朱纯,是一个安静而自卑的胖女孩,男生们给她取了一个令人难堪的绰号,叫蠢猪。

“蠢猪,听说高三的朱珊珊是你姐啊?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差别这么大?”

“蠢猪,这封信帮我递给朱珊珊学姐呗!”

朱纯愣愣地接过男孩郑重包装的情书,静默地微微点头。

从小到大,她接过很多男生的情书,只不过没有一封是给她的,她的存在,仿佛只是姐姐的一个邮筒。

其他的女生们也没表现出多少善良,只要听到针对朱纯的嘲讽,便三五成群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捂着嘴吃吃地笑。

她已经习惯于做一个角落里灰暗的影子,直到那一束光,撞进生命里。

那是一个初秋微雨的早晨,朱纯在上学路上遇到了一只正淋着雨的小奶猫,它可能才出生没几天,身子只比巴掌大一点,可怜巴巴地瑟缩在草丛里。

朱纯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找废纸、找不要的试卷,想要给小猫折一个临时的小窝,她专心地做着这一切,没留意头顶有人为自己撑起了一把伞。

直到一缕清爽的男生气息传入鼻端,她抬头,那张温暖的笑脸在第一眼就烙进了少女朱纯的心底。

在她的记忆里,这个早晨梦幻得像一首诗、像偶像剧的开篇。她和陌生的少年用废纸给小猫折了一个盒子,约定由他把小猫带到学校找地方安置,她知道了他的名字——江子渝,是她同校的学长。

对于从来只有冷遇的少女来说,一点点的温暖就可以填满整颗心。

她开始期待每天与江子渝在废弃的体育教室相见,他们在那里偷偷喂养着小奶猫萌萌。她喜欢看江子渝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萌萌的背脊,他温柔的神色像一朵棉花糖,让她忍不住沉溺。

她也开始习惯了在人群中搜索江子渝的身影,图书馆、林荫道、小卖部、食堂、操场······任何地方她都张开捕捉江子渝身影的小小雷达,虽然见到他的机会并不多。

他和同学勾肩走着的模样、他骑车在树影下穿梭的模样、他在篮球场上飞奔跳跃的模样、他露出的温暖笑容、他飞扬的头发和衣角······每一个关于江子渝的小小片段,都被收藏进少女甜蜜的日记。

偌大的校园,却只有她能和江子渝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她有时会红着脸想,萌萌就像属于他们的孩子,被他们共同抚育着。

不断滋长的喜悦在心底生根发芽,连空气也变得清甜,朱纯原本黯淡的眼睛里开始闪耀光芒。

姐姐笑眯眯地捧着她的脸,一脸了然的样子:“我们家的小丫头长大啦,遇到喜欢的男生要勇敢表白呀。”

朱纯有些不悦,“小丫头”是江子渝对她的专属称呼,即使姐姐也不能占用。但朱珊珊的话还是给了她希望,她开始努力学习、减肥,想让自己变成配得上他的女孩。

她告诉自己,瘦下来,瘦到一百斤,就向江子渝表白。

然而朱纯还没来得及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属于她的美梦就永远地破碎了。

那一天,朱纯看到了和江子渝并肩牵手的女孩,他的手轻轻拂过她鬓边的发,她凑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他们在阳光下亲昵的模样,美得像一幅画。

原来江子渝的心口早已有了他的朱砂痣——那是她美丽的姐姐朱珊珊。

4

孙霖找到负责此案的老队长,埋头连抽了几根烟,才终于开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说说看。”老刑警看着他的目光灼灼。

“首先是自杀的动机,一个事业有成、感情稳定的年轻美女,真的会因为跟未婚夫一点鸡毛蒜皮的争执而自杀吗?总觉得很牵强。

“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你眼中的成功在她眼里可能未必如此。对了,小区的监控查得怎么样?”

“上一批的监控设施质量不过关,物业公司正在协调处理,监控取证的这条路算是堵死了。”孙霖无奈地吐出一个烟圈。“让我有些在意的,还有那个女人······”

“你是说死者的妹妹朱纯?”

孙霖点点头。

“朱珊珊在八楼和九楼都有房子,朱纯凭什么在笔录中断言她姐姐是从八楼坠下的?”

“或许是因为朱珊珊惯常待在八楼?”

“队长,如果是您发现姐姐坠楼,首先要做的会是什么?”

“报警、找救护车······”老刑警略一思索,眉头锁成了深深的八字。

“可是她,却首先给姐姐的未婚夫打了电话。”

“你说的这些虽然可疑,却都构不成证据。别忘了,八楼阳台确实有朱珊珊足尖向外的脚印,栏杆上还留下了她反手抓握的指纹,这些都是跳楼自杀的痕迹。如果是谋杀,凶手又是怎么让她自己站上去的?况且她们姐妹感情非常好,她没有充分的杀人动机。”

“说到跳楼,我就不得不再提出另一个疑点了,朱珊珊当天穿的是没有口袋的连衣裙,可是她的手机却摔在尸体旁边——有人跳楼的时候还会抓着手机吗?”

“手机······”老刑警沉吟着,“这我倒是没想到,说不定手机会是这个案件的突破口。

5

在静谧的夜里,有钥匙插入门锁轻轻转动的声音。

朱纯怀里抱着一只猫,她像暗夜里的一只鬼魅,悄无声息地进来了。朱珊珊死后,她便有了这房子的钥匙。

朱纯没有开灯,她借着月光看向阳台上那个黯淡的身影,这个影子早已刻入骨血,她轻轻走到他身边。

两人并肩站着,谁都没有讲话。

江子渝看着阳台下朱珊珊跌落的位置,嘴唇抿成了苦涩的一条线。

朱纯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这么久以来,她习惯了把每一次痛心逼成得体的笑容,渐渐地,这笑刻进了肌肉的纹理,变成了一副面具,让她在朱珊珊和江子渝面前扮演好妹妹这个角色。

哪怕多么想哭,咧开嘴角,还是变成了一个笑容,连苦涩也抹得干干净净。

凉风拂过面颊,她抬头望向夜空,灰蓝色的云层里,有一架夜行的飞机慢慢接近北极星。它们靠近、重叠、分离,飞机不曾停留,直到隐没在云层深处,再也看不见。而北极星,依然固执地、孤单地闪耀着。

其实一切只是肉眼的一厢情愿,飞机和北极星之间相隔了400多光年,永远不会交叠。

就像朱纯和江子渝。

她已经不去奢求太多,这样片刻的安宁、沉默的并肩大概此生也仅此一次了。

因为,朱珊珊是她杀死的。

瞬间的杀意来不及阻截,也可能,她从很早开始就想杀了朱珊珊。

从她窥探到自己对江子渝的感情,从她看向自己变得微妙的、鄙夷的眼神,从她有意无意在自己面前和江子渝故作亲密,从她一次次扒开自己的伤口······恨意已经在心里疯狂滋长。

6

那一天傍晚,朱珊珊又一次把她叫了过去。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头发披散着,眼睛红红的,大概又和江子渝吵了一架。

“江子渝是不是想跟我分手?”朱珊珊突然睁大了眼睛,气急败坏地说:“日子都定好了,请帖都发出去了,如果他要跟我分手,那我的脸往哪儿搁?”

她的眼神投向阳台,跳起来抓住朱纯的手说:“如果我假装要自杀,他一定会赶过来求我原谅他。”

就这样,朱珊珊给江子渝发了一条消息: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朱纯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越过阳台的栏杆,拿起手机拍下了一张俯视脚下的照片,准备给江子渝发过去。

还没来得及点“发送”,朱珊珊的身体就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冲向了地面。

朱纯缓缓收回自己的手,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这个罪恶的念头已经在心里长成一片杂草,只等这一刻来拔除。

那一份痛苦,只消轻轻向前一推就可以消弭,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痛楚。

她下了楼,捡起落在朱珊珊尸体旁边的手机,删除了她刚才拍下的照片,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朱珊珊的口鼻像一口井,不断有刺目的鲜血涌出,圆睁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天空。

她听到自己咽喉艰涩的吞咽声,灵魂明明在颤抖,肉体却冷静得出奇。

7

孙霖大力推开队长办公室的门,眼睛里兴奋得发光。

“队长,你快来看看!”孙霖戴上手套,点开朱珊珊的手机相簿,拉到“最近删除”选项。朱珊珊用的是苹果手机,照片删除后还会在“最近删除”中保留一个月。

最新的照片是一张阳台俯拍图,从照片中拍到的鞋尖来看,这是朱珊珊坠楼的前一刻。

队长蹙起眉头:“她在跳楼之前还拍了一张照片?”

“是啊,总不会是想发个朋友圈纪念一下?”

“或许是想发给某个人?”队长低沉着嗓音说。

姜果然是老的辣,孙霖赞同地点点头,指着照片上端的时间说:“六点零五分,朱珊珊向江子渝发出了最后一条消息,六点零八分,拍下了这张照片,应该也是想发给江子渝。但是这张照片却被删除了,删除这张照片的人,就是杀死朱珊珊的凶手。”

“可是,你又怎么确定这张照片就是凶手删的呢?朱珊珊完全也可以自行删除照片啊,或许是朱珊珊觉得这张照片没拍好,想重拍一张,结果一失足就摔了下去。”

“如果只是一张单纯的俯拍图,那自然也说明不了什么,可是这张照片,已经清楚地交代了凶手的身份,而且在拍下照片的时候,凶手就站在朱珊珊的背后!”孙霖的语气颇为笃定。

“小孙,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这张照片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队长你看,”孙霖滑动屏幕,把照片右下角不易察觉的部分拉到最大,那是一辆白色SUV的尾部,“这个车牌号我查过了,是朱纯的。所以说朱纯并不是在案发后才到的现场,早在六点零八分,她的车就已经停在了楼下!”

8

已经等了十年的告白,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了,朱纯侧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江子渝——今天她要向他告罪。

“请你替我照顾好萌萌。”

萌萌如今已经是一只龙钟的老猫,此刻正慵懒地蜷在朱纯脚边打盹,不知它是否已经感知到,照料了它十年的主人此时此刻下了什么样的决心。

江子渝望了一眼地上的萌萌,眼里的温柔一闪而过。

“你不要再自责了,她不是因为怪你而自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是我杀了她,是我把她推了下去。”

所以,请你振作起来好吗?永远做那个快乐的少年好吗?

如果不能爱我,那么就用恨来铭记吧!

朱纯飞速地翻身越过阳台,坠落的瞬间,还来得及把江子渝的震惊和恐慌收入眼底。

直到最后一秒,她仍然想从他的眼神里分辨出一丝疼惜。

-END-

作者|白葳葳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个在看支持我们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0-09/1946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