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杀人犯玩了出密室逃脱,警察3个月没能破案 | 暗察笔记003

故事 2019-10-09 10:26:47

*【苍衣社】刊发的都是半虚构故事

【暗察笔记】是苍衣社职业故事系列。这里汇集各行职业侠客,组成“暗察使”。每期一位暗察使讲述传奇职业故事,旨在开眼界、长见识。

这是 苍衣社 的 第03篇暗察笔记

零叁号暗察使:陶四爷

职业:警察

职业技能:推理分析

记录人:陶球霸

全文 6979字,阅读约需 8 分钟

★★★

我的爷爷在职期间,曾经遇到过一个十分离奇的密室凶杀案,每次他向我们提起,这其中的曲折烧脑都让人不由得脊背冒出一股凉气。

这案子发生在60年代我们这个城市的郊村,虽然名义上是郊村,但因为这建有一个国营的工厂,职工们在这定居后人口规模已经达到镇的标准,我的爷爷陶老四是村子所在公社的公安。

某日早晨,该地治保队长韩某接到一个老妇的报案,说昨晚她的家中被人扔进一个小纸团,上面写着河边的草棚有便宜牛肉在卖。她的儿子唐某觉得可能是公社的耕牛死亡,有人私自偷偷宰了售卖,于是兴冲冲地赴约,结果一晚没回来。

那个时候资源十分匮乏,有钱都很难买到肉,只有重大节日单位才会弄点打牙祭。

何况牛在那个年代是作为劳动力的,谁有胆子杀牛来卖?

治保队长觉得此事十分蹊跷,带了那报警的老妇和另一个治保队员,把纸条上写的草棚附近找了个遍,但没发现丝毫唐某的踪迹。

找了一会儿,治保队长他们觉得草棚附近应该是不会有线索了,于是开始在村内大规模搜寻,直到转到附近一处比较偏僻的废弃仓库。

这仓库以前是用来存储粮食的,可惜在战争年代时被炸毁了半边,现在已经摇摇欲坠,成了危房,这么些年来一直没人敢住,废弃了很久。

但是里面有几间屋子还是好的,自然灾害时,有些逃荒者来村里讨饭,曾经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

荒废的仓库

韩队长觉得此处藏匿人的可能性极大,立刻嘱咐手下对此区域进行搜查。进入仓库后,韩队长推了几扇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当大家准备撤出时,他手下的年轻人突然发现有间屋子的门是扣上的,被人用大铁丝紧紧地缠住。

韩队长立刻猛烈地敲门,大声呼喊,几分钟后里面果然有人回应,他们用工具把锁门的铁丝扭开,将里面的人营救了出来。

里面一共困了三个人,失踪的唐某果然在其中,他完好无伤,另外出来的还有一个在大队小学当老师的赵某。

然而韩队长进屋子一看,被困的第三个人竟然是一个死人。他被人用砖头砸破了脑袋,鲜血和脑浆流了一地。

出了命案,这在我们这个规模不大的小镇可是轰动的大事,警方立刻介入此事,进行调查。

经查实,被困在仓库的死者是工厂的一个干事段某,他和报警妇人的儿子唐某以及小学教师赵某都是被人以卖牛肉的名义骗了出来。到了草棚后,突然被人以迷药迷晕,醒来后发现几人被困在一个密室内。

据唐某和段某的供述,三个人醒来后都十分恐慌,互相交流了彼此的信息,发现几人平日里毫无交集,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弄晕关到了这鬼地方。

毫无头绪的三人开始计划寻找出口逃生。

因为室内没有灯光,摸了半天才摸到了门,但几次尝试后,都无法将门打开,这才发现门被人从外面锁死了。

仓库的门虽然是木的,但很厚重,根本无法强行破坏,隔音效果也很好,大喊大叫也没人听得到。

挣扎到半夜,也一直没有获救,在残留药物的作用下,几人又怕又困,只好各自先睡下。

★★★

直到被治保队长敲门营救前,几人还处在昏睡的阶段。幸存的唐某和赵某一开始并未意识到那个人死了,只是以为他还没睡醒。

二人被解救后,事情迅速发酵,唐某和赵某谁都不想摊上人命官司,竟然互相指责对方是杀人凶手。

这个屋子以前是该仓库的资料保管室,只有大门一个地方可以进出,门对面靠墙处有两座被拆得乱七八糟放资料的木架,屋内有一些叫花子做饭留下的砖块,还残留着部分没烧完的桔梗和破布烂衫。凶器就是地上的砖头。韩队长在解救完人质后,一眼就看出了这起凶杀案问题的关键:既然门是从外面被人用铁丝箍死的,那么可能是绑架者趁几人昏睡时悄悄开门进来杀死了段某。

既然存在这种可能性,唐某和赵某为何互相死咬对方是杀人凶手呢?

韩队长立刻提审二人,唐某和教师赵某供述,这座仓库是清末就建的老式建筑,那道门是一道老式的上闩门,他们当时寻找出口时,在黑暗中摸到了门栓。

因为几人是被绑架来的,绑架者至今还未露面,周围一定存在着外部威胁。他们害怕睡着后,会有人悄悄开门进来害他们,几人商量后,段某从那座资料架上拆了一根木棍,插到内门栓上。

老式门闩

插上门栓后,即使外人强行撞门进来,也会发出明显的响动,把他们惊醒。

直到第二天早上韩队长他们发现了情况,说明身份,唐某才将里面的门闩撤去。

综上所述,这案子发生在一个双重密室内,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

得到了新的线索,可情况却变得越加复杂了。那个年代,乡下不乏抢劫斗殴杀人的案件,但这种离奇的案子还真是第一次遇到,没多久,公社就上报地区调了专家组来破案。

专案组就位之后,我爷爷他们这群警员为了证实外面的人不能在门内上闩的情况下开门,用了同一个木棍让专家做了很多次实验,结果都没法开门。

那木门十分厚重,而且是单开,门边与门框之间有一个错位,不能直接用刀具,细铁丝之类的东西插进去。

于是,案件进入一个死循环,屋内的两位幸存者互相指责,外人又无法进入,到底是谁杀了段某?为了侦破此案,专案组列举了以下两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第一: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存在第四位嫌疑人,就是把他们骗出去,又迷晕关到了这屋子内的绑架者。这第四个人和段某的被杀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他是怎么开门进去的?如果没有关系,他又为什么搞这一套如此大费周折地杀一个人?第二:屋子内的三个人经查确实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如果不是屋外第四人杀人,那么必然是活着的两人中某一个人杀人,但他动机何在?

专家提出问题后,立刻开始着手准备破局,他们提的第一个法子,就是查看两名幸存者身上的血迹喷溅情况。

经过检测,两人身上都是星星点点的血迹,没有特别明显的喷射状或溅射的迹象,在血液痕迹这方面,二人几乎没有差别。

我爷爷提出猜想,可能是凶手趁段某与另一人熟睡之机,用砖头将其砸死。因为三人都靠得比较近,段某又是背靠墙休息,脑袋向上,血迹没有直接喷到凶手身上,所以两人身上的血迹难以分辨。

第一次尝试失败后,专案组开始做第二个检测。第二个法子是检查杀人凶器砖头上的指纹,但令人惊讶的事情又发生了,两人的指纹均在砖头上有残留。

唐某和赵某承认,当时因环境黑暗,为了自保,他们在睡前确实摸了些砖头过来,以防止绑架者的突然袭击。

做了多次的调查,虽然受限于破案技术没有找到直接证据,但两人的嫌疑依旧没有洗脱。

当时有一个高校老师见识比较多,给专家们寄来一封信,说这可能是凶手在被幽闭时出了心理问题,因极度恐慌导致神志错乱,激情杀人。

这种说法当时一度被采信,但因为没法分清楚到底是哪个人出了问题,这种思路还是被放弃了。

很快,我爷爷又提了一种想法:有没有可能是这个段某半夜起来撒尿,回去睡觉时滑倒在地,太阳穴刚好撞到了砖头棱角上,自己意外死亡?

然而经勘验还是否定了这种推测,死者头颅侧面至少有两处伤痕,这明显是两次击打造成的,不可能是意外,一定是蓄意杀人。

还有警察提出,会不会是这两人合谋杀死受害人,然后互相指责,故意将案子引向僵局,让人无法破案呢?答案显而易见不是。

如果是合谋杀人,他们完全不必承认曾经在门内上闩的事情,这样就可以把杀人罪责推给屋外第四个人。

这是更合理,更没有风险的回答。

又有人提出,是不是这三人中,有屋外第四个人的同伙?他悄悄打开了内门栓,让屋外第四人进来。

可是这种假设没什么意义,如果屋内的同伙这么做,他实际上是将自己置于杀人嫌疑当中。

后来又掉头去查弄晕他们的第四人,但是所谓的纸条都已经不见,查不到笔迹。再查谁有办法弄到氯仿,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

案件似乎到了死胡同,对两个幸存者的处理很难办。

要定他们罪,没有确凿证据;可不定他们的罪,谁来为死者的生命负责?

公安们发了狠,动了些熬人的手段。可无论怎么提审,那两人就是死咬对方,坚决不承认自己的罪行。

放他们出来,群众和领导们都有意见,杀人凶手很明显就在里面,他的社会危害性极强,放出来一定是个隐患。

两人只能一直关在看守所里,公安干警也都期盼着能有新的证据出现。

没过多久,当时提出幽闭恐惧的大学老师又来了一封信。

他建议把两个当事人重新带到现场去,再度将门锁死,把他们留在里面复原现场,看看他们能不能想起什么来。

公安们觉得可行,立刻按照计划将二人重新送回密室,将门用铁丝缠绕锁死。这招果然有用,两个人确实都回忆起一些细节。

据两人形容,那个被杀的段某似乎比他俩情绪更激动,更恐慌,一直是在嘶着嗓子大吼大叫,说有人要害他。

唐某还补充,说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他的脚,但当时因为药效还在发挥作用,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真实。

虽然有了新的发现,但这些都是无关痛痒的细节,能破案的突破性线索还是没有找到。

这案子又拖了两个月,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兴趣。这起案件虽然作案手法算不上很凶残,但是因为案件细节特别离奇,难以解释,让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当时办案人员和群众舆论的意见,基本都是排除了屋外第四人杀人。也就是说两个幸存者中,必有一个是凶手。

案子捅到了省里,据说还专门召开了学术讨论会议,研究如何处置这种作案机会完全均等的两个凶嫌。

两人一个是工人,一个是老师,人品,社会关系,身体心理诊疗,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而且都一致咬死了对方杀人。

会议开了几轮,也换了好几拨有经验的审讯专家,甚至有人学国外编写了一些心理测试题,也都察不出破绽。

还有那个神秘的始作俑者,也让各界猜测纷纷。这个人行事极为缜密,掳走了三人,却没留下任何线索。而且还能搞到氯仿,懂得氯仿的麻醉效果,可见他有一定社会地位和文化素养。

现在氯仿都是工业原料,可以前穷的时候是医院麻醉用的,管控也较为严密,他是如何得手的呢?

谁也猜不透他做这件事的动机。如果他存心想杀人,为何迷晕后不直接杀人?如果他想通过密室把杀人嫌疑转嫁给另外两人,可大门被屋内的三人使用门栓锁住,凶手是如何进入的?

终于,两个月后,我爷爷他们再度勘察现场时,发现了一处细微的破绽!

那个保存资料的木架子背后的墙上,有几个呈矩形散布的小孔,像是大钉子钉过的痕迹。

墙上的钉孔

因为墙都是裸露的青砖,那小孔打得不深,通不到外面去,没有破坏密室的可能性,所以之前勘察一直没太注意。

但我爷爷觉得这几个孔的存在十分蹊跷。这钉孔比一般的钉子大了不少,而且又隐藏在资料架后面,所以我爷爷认为,这几个小洞或许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他用粉笔将这些钉孔划线连接起来,发现其形状大小,很像是一道门的样子!

当时还有另外两名公安和专家,但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我爷爷看着这扇粉笔勾勒的门,率先想起了唐某的一段证词,他说过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摆弄他的脚。

如果唐某这个回忆是真实的,那么与那些钉子孔的线索串联起来,我爷爷推测出了一个令人冒出一身冷汗的惊天阴谋布局!

我爷爷推测,从唐某赵某醒来开始,这屋子其实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密室,有人在这面墙上钉了个假门。

在第一次寻找出口逃生时,唐某等人曾摸黑找到了大门,但之所以打不开,感觉像是被人从外面锁死了,是因为他们找到的是幕后凶手刻意钉在那堵墙上的假门和假门框!

因为屋子内没有任何光亮,加之大家情绪恐慌,绝望的情绪让两人变得不再理智,所以没能分辨出那是一道假门。

而真门在哪里呢?其实就在他们对面。但此时幕后真凶已经将原本放在假门位置的资料存放架,挪到了真门面前。

唐某事后回忆自己好像触及过真门,但却误以为那是木架的一部分。而这个时候,真门其实是可以打开的!

想通了这件事,我爷爷不禁擦了一把冷汗。可他依然很费解,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布局呢?

很快,我爷爷得出了结论。那个时候,凶手就在他们三个人中间,就是那个所谓的段某!

三人清醒前,利用牛肉将三人引出的第四人将真的段某放在院子内,随后自己假扮成段某,跟其他两人混在一块儿,不断地误导他们,让他们确信自己被困在一个密室内。

同时他又故意弄了一根木棍插在内门栓上,名曰保护大家安全,其实是让另外两人相信,这屋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外人进不来的密室。

等凶手察觉无辜的唐某和赵某睡着后,就开始自己的下一步行动。他再度用氯仿让那两人沉睡,然后把那道假门拔了出来,把对面的资料木架子挪开,搬回了原先假门的位置,打开了真门。

与此同时,他也需要把熟睡的唐某和赵某180度调转方向,只有180度调转睡觉的方向,才能确保第二天他们醒来后,不会往相反的方向去找大门。

这就是唐某觉得有人摸他脚的原因。

然后,凶手就把同样被迷晕的货真价实的段某搬进来,用砖头拍死后,将真正的大门关上,从外面用铁丝箍死,溜之大吉。

这个布局可谓是瞒天过海,巧夺天工。然而,布局进行到最后一步,一个最关键的细节却出卖了凶手!

此前凶手已经让唐某和赵某相信了,大门是从内部上了栓,可是当凶手离开现场后,他肯定无法再从大门内部上栓,双重密室无法继续维持。

也就是说,当凶手离开时,大门只是外面上锁的单重密室。

为了让里面那两个人能确信,这依然是内外都上锁的双重密室,凶手想了一个妙招。

他在离开时,并没有将上闩的木棍完全拔掉,而是将它挂在门栓的一侧,没有插进另一侧的栓槽里。

这样的话,第二天如果外面有人把他们唤醒,里面两人得知自己即将获救,第一反应必然是把木棍往外面拔。

他们在黑暗中根本分不清木棍有没有插进栓槽里,只要往外一拔,双重密室的唯一破绽就消失了。

他们只会记得昨晚是上了栓的,而今早木栓也继续留在门栓上。

这个消除双重密室破绽的办法虽然巧妙,但同时又带来了另一个破绽:

如果外面来救援的人先打开铁丝,破门而入,不待里面的人自己醒来拔开木栓,那么外面的人自然会发现这门没有上栓!

所以,外面开铁丝的那个人,至关重要,他必须先把里面的人唤醒,让他们先做出拔内栓的动作,然后自己再开外面的铁丝。

这样,整个布局才能彻底完美的完成。

我爷爷他们作出了这个假设后,邀请多个人来实验,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几乎所有人在救人的心态驱使下,发现大门被人紧紧缠绕铁丝后,第一反应都是先撬开铁丝,而不是先用几分钟时间把里面的人唤醒。

而案发当时,救援者却是先拍打大门,朝里面呼喊唐某的名字,过了几分钟等唐某他们完全反应过来,才开始开门。

所以,这个案件最终的幕后黑手,极有可能就是这个救援者,治保队长韩某!

★★★

然而,这一切其实都是猜测,没有任何实际证据。

我的爷爷没有声张,只是暗暗记下此事。

为了找出证据,我爷爷他们故意通知韩队长去公社里开研讨会,然后趁机突袭其家里。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韩某瓦屋上层储存粮食的大竹篾下,还真的就压着一套和案发现场一个款式的木门!同时还发现配套使用的大钉子,氯仿液等作案工具!

氯仿液有麻醉性

面对铁一般的证据,韩队长终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原来,韩队长和段某曾合谋在三年灾害时期偷偷牵走了公社附近的几头耕牛,获利不菲。后来韩某经济状况逐渐好转,而段某在工厂里则继续小偷小摸,韩某担心段某如果被捕,会把自己以前的丑事供出来。

那时候偷耕牛是破坏农业生产的重罪,偷几头牛是可以判死罪的,所以韩某见段某改不掉小偷陋习,被捕几乎是迟早的事,于是决心杀人灭口。

他害怕段某与别人讲过自己偷牛的事,于是决定不直接杀害他,不然一旦公安追查起来,韩某就会成为第一嫌疑人。

经过他的苦思冥想,终于布置了一个密室杀人的场景,这样以来,可以完全把嫌疑锁定在唐某和赵某两个替罪羊身上,根本没人会去怀疑他韩队长。

他虽然与唐某赵某共处一室,还说过很多话,但当夜他扮演的段某故作情绪亢奋紧张,声音自然也与平时很不相同,他转身以治保队长身份参与破案依然没被人识破。

后来也有人问他,为什么要用两个替罪羊,而不是一个呢?一个的话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争论了。

韩队长说如果屋内只有一个人的话,他完全可以否认密室从内部被上了闩,这样凶嫌还是可以被归结到外面的人身上,而两个人的话效果就大不相同了。

唐某和赵某都知道屋子内上了闩,同时也很清楚自己没杀人,谁要是撒谎说门没被反锁,那一定会被当成凶手,这样一来,密室内的两个人只能一口死咬对方杀人,让这案子几乎陷入无解的死循环。

第一次得手后,韩某觉得这个杀人点子不错,实在是又安全又有效,以后有可能再度用到。

而且嫌疑人只有被锁在密室内的两人,自己根本不会被查,所以就没有销毁假门。

另外,韩某凭借自己治保队长的身份,曾参与处理过某医院的盗窃案,对于医院氯仿放置的情况和防盗措施非常熟悉,轻车熟路的就顺走了几瓶。

结案后,大家都被这个杀人犯的头脑所折服。如此缜密的头脑,却没用在维护社会治安的正途。每当爷爷讲起此事,都会不住叹息。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

—END—

脸叔故事推荐:安利一个同样烧脑的案子吧,这是刑警刘sir在众多刑事案件中遇到的一起最奇怪的死亡,死者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性,因为被牙医亲吻,一不留神丢了性命。

苍衣社(ID:cang1she)微信后台回复【亲吻】自提取文章。

作者 |陶球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0-09/1943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