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故事 2019-10-09 01:17:59

高中校庆,同学结伴返校。微信消息跳出来,班级群吆喝聚餐。

有一位女同学,说我就在旗杆下面,大家快来集合呀。

没人回应。隔十五分钟她又发一遍,那时我们大部队已经到饭馆了,没人告诉她。

下面这个故事,属于这个永远不在场的女同学。


校园广播传来她的名字。陈宁,高一四班。带男同学进自己宿舍,违反校纪校规。学校将取消她的住宿资格,给警告处分。

住宿生都是郊区考来的。入学做自我介绍,她说自己来自A山区。老师都迷惑,哪儿?是B山区吗?

“不是!”她飞快反驳,“A和B离得很近,但不是一个地儿。A的一个厂长,跟别的行政区的区长官儿一样大。A区都是工厂,工人。B和剩下的郊区,都是农民,村炮,比A土多了。”

这不是虚荣心,这是求生欲。

A区不通地铁。被退宿的陈宁,每天坐公交车到学校,单程2小时起。

被她带去宿舍的男同学,在广播批评后,看到她就装瞎。男同学很帅,据说,陈宁当时是发了几天短信,把他追到手的。

有必要也说一下陈宁的外表。短发,烫着小卷儿,一边耳朵七八个耳洞。校裤买大一号,垮垮盖住国产运动鞋的脚面,手机搁裤兜,外面漏出一大咕嘟链子。

站在一大群乖乖女中间,确实很惹眼,有点精神妹妹的味儿。

陈宁跟谁都混得挺好,男生是她的哥哥弟弟,女生是她的老婆爱妃。

她和关系最好的女同学说,自己初中时,不用死读书就是全校第一,还很会玩儿,在KTV能一个人吹10个燕京绿棒,一圈男生帮她点烟,大家都特喜欢她。

她说她不喜欢这个高中,好想念以前的朋友。

她说还是想和那个不再理她的男同学,好好在一起。

她说其实家里挺苦的。她爸在工厂摔断了腿,只能在家里躺着。她妈工资也不高。

女同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送她一个手工编的小红绳。她很宝贝地放在笔袋里,每次打开都能看见。

高一寒假,陈宁跟着女同学一起报名,去山区玩无线电测向。一周时间,先学机器使用,再练习跑山,最后一天比赛。

拆装大机器的时候,女同学和陌生男同学合作得挺好,陈宁一个人在边上,就起哄拉郎配。晚上女同学给自己的男朋友打电话,陈宁把嘴凑过去说,你可得好好管管你家媳妇儿,她今天啊……

那边电话直接挂了。

女同学瞪了一眼陈宁,自己走到宾馆后院打电话。

开始跑山练习,要通过信号,找到藏在山里的电台,抄下代码,再跑回宾馆。几个女生一组,女同学带队,在信号最强的地方拐错了弯,一路走进死角。

天黑了,手机信号断断续续。陈宁不停尖叫,几个人轮番打电话,终于打通,一个男同学带着老师来救援。

在回宾馆的车上,陈宁说,老师,我们受惊了,明天的跑山,想请假。

男同学也说,是呀,我有点感冒。女同学正想说话,陈宁拼命使眼色,用口型说“请假”。

第二天,小组其他女同学照常训练,就她们仨呆在宾馆。

女同学说,那我们今天干点啥?陈宁说,我跟男同学约好要去他房间聊天。女同学有点不悦,说那我去训练了。陈宁说不行,你要去就穿帮了。

女同学在屋里打了一天游戏,晚上陈宁回来了,披着男同学的大外衣,一脸幸福地说,他身上是婴儿霜的味儿,特别好闻,我弟弟身上就那个味儿。

女同学没搭话,出门给男朋友打电话抱怨,这都叫什么事儿啊。男朋友说,你那个朋友还给我发短信来着,说她会帮我好好看着你,顺便要我朋友电话号码呢。

女同学一听,这是在利用我呢。

最后一天比赛,女同学自己一个人蹿出去了。陈宁在后面叫了好几声,她都没答应。

开学,女同学跟几个好朋友诉苦,讲了寒假训练的全过程。

大家先是莫名惊诧,紧接着就开始吐槽大会。

喜欢打篮球的女生说,陈宁为了跟男生有话聊,不懂装懂,咋咋呼呼,跟风大谈NBA,是个烦人的伪球迷。

爱研究时尚的女生嘲笑,陈宁的鞋是假的,手机款式太老,发型难看,城乡结合部出来的。女生见女生,真是剥皮剜骨级的祛魅。

软萌好欺负的女生抱怨,陈宁总搂着她们,叫老婆、媳妇儿,一副跟谁都熟的样子,很讨厌。

成绩超好的女生揭秘,陈宁偷偷买了一本教师用书,总照抄上面的答案。考试也偷偷翻课本。

做学生干部的女生很发愁,陈宁烫头打耳洞,跟风纪老师对着干,害班级的操行评比总是垫底……

最让大家集体看不顺眼的,还是陈宁跟各种男生的关系,包括那些有女朋友的男生。她太主动,太轻浮了。

一场微妙的孤立开始了。

陈宁发现,原先跟她关系不错,送她红绳的女同学,不怎么跟她说话了。

她的老婆媳妇妹妹们,也有点躲着她。她一和人互动,那几个人就互相交换目光。

但她依然举止夸张,本班人不理睬,她就咋咋呼呼和外班人打着招呼,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高二分文理班,陈宁和女同学都去学文,座位一前一后,却零互动犹如陌生人。

开学就是NBA新赛季,陈宁课间上蹿下跳看直播。数学老师关了电视,陈宁指着鼻子骂老师,显得特别特立独行,特别叛逆。

她心里可能一直憋着口气,非得发泄出来才行。

新班上有个蛮好的女学生干部,看不下去,跟陈宁说你别这样了,你知道她们怎么在背后骂你的吗?发了一个加了密的网络日记地址,还有密码。

是女生们背地吐槽陈宁的秘密博客。建立者是送她红绳的女同学。

第二天陈宁把红绳放到女同学课桌上,说还给你。

转脸黏着女干部,成了好朋友。

女同学无所谓,撕破脸就撕破脸。

一个月后,女干部跑去找女同学,说我错了,我不该把你们的密码给她,跟她当朋友。她把我告诉她的很私人的事情,添油加醋到处说,跟好多男生八卦我。

女干部人缘很好,陈宁在本年级就凉了。

后来大家就变得很忙,念书,做项目,参加比赛,准备出国。只偶尔见到,陈宁和小一级的学妹,在走廊里勾肩搭背地走路,互相管对方叫“骚妾”。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友谊啊?

或者听说,陈宁要死要活地,追一个小一级的学弟,学弟不理她。然后很多人都收到过她的心碎短信。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情呀?

高考结束,毕业证书由老师们手动填写姓名,不待墨水干掉就被合上、摞起、下发,墨渍沾到对页,染污一寸照上,女学生们不识愁的脸。

往后几年,她们也学会抽烟喝酒烫头打耳洞,变成女网红白富美的样子。

陈宁却从朋友圈,消失了。

大学毕业,年级里的名人们牵头,攒了个清吧酒局。不知谁提起陈宁,外班男生说,她啊,学妹手底下的女孩。

女生们集体崩溃。什么情况?

男生说,那个学妹,她在校内传过特别多裸照,是出来卖的,底下全是悄悄话询价的,我还看过。她会把陈宁介绍给别人。X千破处。

女生们又崩溃了。不信。

男生说,真的。

有一次,大二吧,我们回国,学妹过生日,在三里屯有个局。陈宁也来了,穿个工作服,露奶露屁股的。

她以为学妹会叫一堆老男人来呢,没想到都是我们,巨尴尬,跑厕所换成T恤牛仔裤回来了,还偷偷跟我说,你就当没看见我。

这个劲爆的八卦,酒醒之后,就烟消云散了。

但是那个带头孤立她的女同学,却一直忘不了,时时提起——她说这件事让她想起,网上有个新闻。

“湖南二中是一个省重点学校。每到周末,校门口会出现两支奇怪的接人队伍,一支是开豪华车来接小情妇的暴发户和不良官吏,一支则是怕孩子误入歧途放下农活来接孩子的农民…..”

她特别后悔那。如果她不是那么小心眼儿,说不定陈宁不会和那些女生交朋友,不会被引诱上歧途。

爱憎分明是专属于年轻人的残忍特权,年纪越大,人就越发蛰伏在灰色地带,寻求一点理解,一点温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gushi/2019-10-09/1942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