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史记·项羽本纪》

读书 2022-07-17 12:52:28

司马迁的杰作,一幅秦汉之际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画卷。

自来分析《项羽本纪》的人太多,珠玉在前,只稍谈几处印象深刻的地方:

“今将军诛乱”

项羽晨朝上将军宋义,即其帐中斩宋义头,出令军中曰:“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羽诛之。

”当是时,诸将皆慑服,莫敢枝梧。皆曰:“首立楚者,将军家也。今将军诛乱。”乃相与共立羽为假上将军。

北师大尚学峰老师在讲这部分时说,诸将的话其实不完整,“今将军诛乱”,之后呢?但是司马迁就是要这样写,唯有这样写,才能表现当时人人震恐,话也说不完整的戏剧感。

我都能想象那个场景:一群人战战兢兢、支支吾吾,面对这个刚刚杀过人、手上还沾着鲜血的年轻英雄,他们大气都不敢出,能勉强说出话来,已经用尽了最后一丝胆量。

“原本就是将军您的家族首先立楚反秦、组织军队。如今将军诛杀逆贼……”

说不下去了,也不必再说。“乃相与共立羽为假上将军”,这时就算不服也得服。

“今将军诛乱”,司马迁真是天才的手笔,二维的平面文字活生生营造出三维的立体感。司马迁内心也是崇敬英雄的,很喜欢表现各种人在项羽面前吓破胆的场景。

比如写项羽年少时就勇猛威武,“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作为和叔叔逃亡吴中的外来户,吴中地头蛇却都害怕他。再如巨鹿之战后,项羽召见诸侯将,这些身经百战的将领,在目睹了项羽指挥的这场无比勇猛的战斗之后,“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跪着走,脸都不敢抬起来看项羽。楚汉相持时,项羽曾提出要和刘邦决斗。“汉有善骑射者楼烦,楚挑战三合,楼烦辄射杀之。项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战。楼烦欲射之,项王瞋目叱之,楼烦目不敢视,手不敢发,遂走还入壁,不敢复出。

”百发百中的神箭手,见到项羽之后,竟也如此狼狈。甚至直到项羽在垓下穷途末路,追击他的赤泉侯,仍会因为“项王瞋目而叱”,而“人马俱惊”“辟易数里”。单看这些,简直像爽文男主。只可惜,历史不是爽文。

项羽对普通民众兵士的体恤

秦军围巨鹿,楚怀王派宋义、项羽等率兵救赵。宋义在行至安阳后驻足不前,希望“先斗秦赵”而承其弊。日子一天天过去,天寒大雨,将士们饥寒交迫。

这些,宋义不在意,项羽却看在眼里。他看到岁饥民贫,看到士卒只能吃豆类充饥,军中再也没有余粮。项羽杀宋义,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宋义不体恤士卒。再如楚汉对峙时期,“丁壮苦军旅,老弱罢转漕”。顶层的人物为了权力而厮杀,底层的百姓却只能承受连年兵祸带来的灾难。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古往今来的王侯将相难道不知道吗?但是只有项羽,真切地对百姓予以同情,他对刘邦说:“天下匈匈数岁者,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

”咱们两人干脆直接决斗,不要让老百姓再跟着我们遭殃了。这是多么豪迈却又多么天真的想法!项羽也因此注定无法获得最终的胜利。因为胜利往往属于那些意志更坚定心肠也更冷酷的人,项羽太善良、太天真、太理想主义,在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中,这些都是致命的软肋。

项羽的表演欲

项羽起事时只有24岁,兵败身死时也才32岁。他的身上自始至终都有一股少年气。

少年往往爱逞强、喜炫耀、不懂收敛,这些在项羽身上突出体现为强烈的表演欲。当听说刘邦已破咸阳,且有“王关中”的意图时,项羽大怒,说“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他说第二天让将士们吃点好的,我要为你们展示我是怎样打败刘邦的军队的。“为击破沛公军”,其实是“为你们击破沛公军”的省略。他把打仗当成了一场表演,一场个人英雄主义的表演。好像主要不是为了取得胜利,而是为了给别人看,为了让别人崇敬。垓下之战时,项羽的表演欲也达到了顶峰。

他说“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说“吾为公取彼一将”,这些都是他的表演,他要以这些表演为自己的一生谢幕。临了,还要问观众“何如?”我打得是不是很漂亮?我是不是很厉害?如此儿戏,如此轻松,如此浪漫主义,这就是项羽,一个长不大的少年。

书写项羽的司马迁,无比喜爱项羽的司马迁,又何尝不具备项羽的特点呢?英雄气魄而又理想主义,天真善良而又锋芒外露,正是因为司马迁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才会对项羽情有独钟,才能将项羽描绘得如此传神。

伟大的灵魂,是互相吸引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2-07-17/8031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