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黄河边的书摘

读书 2022-07-05 17:19:14

———————————————

今天我好像住在水帘洞里,从睁眼到太阳落山(虽然太阳看起来像没来),窗外稀里哗啦的水声就没停过。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盖上被子呼呼大睡或者就着台灯捧书长读,我选择了后者,于是今天读完了一本《黄河边的中国》。

正如我十天前写的读书日记里分享的,《黄河边的中国》一套两册,来自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曹锦清。

26年前的一个5月,他从上海西行至河南,怀揣着中国农村变成了什么样、中国农村现代化向何处去这样的问题,进行了共计约两个月的驻村调查,借助当地朋友和学者的亲友关系,得以让若干位土生土长的中原农民和基层组织人士对他敞开心扉谈论生计和隐衷。

今天我看完了上册,以今天的阅读速度推算,如果明后天继续下雨,那么最迟后天我就可以把我的书摘和读后感分享出来了。不是因为我勤奋,而是这本书实在迷人,让我几乎手不释卷。

我把《黄河边的中国》这种书私自冠名为“读懂中国”系列,谁想认识一个新闻报道、官方宣传、娱乐频道之外的真正的活生生的中国和中国老百姓,就得读这种“读懂中国”的书,内容不仅仅限于基层民情调查,还有传统文化脉络分析,还有社会普遍心理剖析。

从这种书里,一个忧国忧民的人可以对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更加放心——还有这么多作者和调查者在奋进,一个深受传统糟粕所害的人可以明白伤害到底从哪来,一个迷茫于未来的人可以看清前路往哪里去,哪怕一个仅仅不满足于新闻联播的人也可以得到更完整更广阔的的真实生活的图景。

我之所以对这种书特别着迷,倒不是因为忧国忧民的高尚情操,而是因为人性追求真理的好奇心。比起江上波光粼粼的风景,我更想看到江底沉积千万年的石头,所以我不擅长讲故事,而喜欢讲道理,故事看过就忘,浓缩的真理则如获至宝。

可惜我十天前那篇文章因为提到了一些犯忌讳的书而被删除了,此处我不能再向你们明讲更多属于“读懂中国”系列的好书。

今天看完《黄河边的中国》上册,我摘录了七千多字的知识和道理,暂且分享以下几条让我心有戚戚的,等看完下册再分享完整的书摘。

马克斯·韦伯说:对财富的贪欲,在一切社会都存在的。

但为什么获取财富,以及如何获取财富,各社会并不一致。新教伦理允许人们以生产与交换方式获取财富,并把获取、累积与扩大财富视为世人履行的一种天职。从而有效地抑制了当前的消费与享乐,使原始积累与扩大再生产成为可能。

然而,当前中国人获取财富的贪欲汹涌澎湃,而获取财富的普遍动机,除生存与安全外,便是享受与消费为标志的攀比。在先行暴发富裕起来的人中,很少是通过诚实的劳动与交换的途径获取财富。

以财富的占有与消费作为攀比社会地位高低的主导原则一旦确立,ffffbbbb便难以遏制。如此看来,要消除这个问题,关键在我们能否确立指导人们经济行为背后的精神、伦理原则。然而,一个时代的精神伦理绝非人为所能创立的。但一种伦理精神只能从民族精神生活深处流溢出来,如今流溢出来的只是享受与攀比。

在当前中国,赚钱的目的与手段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变化中的社会风尚似乎自动地培育着各种赚钱手段与目的,很少受到什么伦理精神的调节与制约。

我们的法律试图对赚钱手段做出合法与不合法的规定,但十分软弱,且法律并不对目的做出规定。对于早已超出生存与安全需要的少数富裕户来说,赚钱的基本动机便是享受与攀比。他们通过消费来攀比,从而将消费标准逐渐提高到社会一般消费能力之上,并无形中规定着消费的内容与方式。这便成为真正制约人们观念与行为的意识形态。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前中国意识形态的领导权,既不在官方手中,也不在知识分子手中,而在先富者的集体无意识之中,即通过享受与攀比形成的消费标准与消费方式中。

当然,乡村社会内的这个标准来源于城市。就此而言,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中心任务在于能否给出一个为我们民族多数成员真正接受的、关于所谓“好生活”的标准。

管仲所谓“仓禀实而知礼节”,只道其一,未道其二,既富之后,还有“思淫欲”的一面。人性的这一层,管仲是知道的,只是不说。证据是,齐之临淄,某特殊行业与工商业同样发达。中国官办特殊行业场所的创始人,据云就是管仲。故而管仲成为历代特殊职业女性的保护神。

民众既富之后有两种可能性,故而孔子云“富之,教之”。既富之后,还需要教育,方能使之知礼节,否则势必流入淫荡一路。我们这代人经历了两个时代,如今方知,贫困会产生贫困病,富裕也会产生富裕病。这两种病相比较,贫困病好治一点,富裕病反而难治。如今贫富分化,两种病症同时发作,且相互加强,孔夫子复生,不知他老先生何以教导他的民族。

曹锦清教授写上面这些文字的时候是1996年,26年过去了,当年的一代新人已经临近中年,这些话却仍然一点儿也不过时。

有时你不得不怀疑,世界到底在变,还是没变。现在我们社会的意识形态掌握在谁手里?看起来仍然是消费,是资本,连官方也束缚不了资本和它背后代表的人的生存发展欲。生存了,发展了,富裕了,财富自由了,然后呢?生命有尽头,发展无止境,以有涯随无涯,殆矣!

作者希望通过确立指导人们经济行为背后的精神、伦理原则来克服这个问题,也就是找到一种精神目标作为求富的高尚动机,可是,西方曾经有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现在也大部分背弃了),我们有什么?

宗教信仰可靠吗?宗教从来都与入世和发展相冲突,相当于自我放弃。

儒家还有提取和发挥的价值吗?儒家的价值似乎已经被革命粉碎殆尽。特色理论得到信奉了吗?环顾四周,除了被要求刷学习强国的一群人,谁记得它们长篇大论的字眼?在刷学习强国的那些人中,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那么,难道还要回到80、90年代学西方那一套去?作者自己也否定了:“盲目崇洋,其弊不在于媚外之嫌,而在于忘却民族的自我,单纯的模仿而激发出来的需要,往往并非一个民族最真实的需要,而且是注定实现不了的需要。中国激进知识分子将政治制度视为一件可以随时替换的衣服。

他们被西方政治概念蒙住了眼睛,看不到政治制度赖以有效运作的社会心理与习惯。”

所以我们就只能这样茫茫然匍匐在追求个人“财富自由”的价值观脚下,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经济人”了吗?

一个还愿意思考的人都很难不被这种问题困扰,怎么办呢?读吧,先读懂中国,再弄懂自己。

读的人、思考的人足够多的时候,也许这个崛起的民族会涌起新的思潮。

- End -新浪微博:城事人生

公众号:城事人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2-07-05/8024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