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白银时代的灰暗之光

读书 2022-05-14 13:01:32

王小波是我为数不多热爱其人格的作家,他没有多少政治口号的迂酸,也没有知识分子的无病呻吟、闭门造车,说起实话来不带脏字理直气壮,解毒又解压。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小太阳。早年的觉醒叛逆、天生乐观甚至有点痞的性格、良好的家庭教育氛围(王爸的大书柜曾是哥俩幼时的天堂,哥哥最后研读哲学系),加上动荡的下乡改造经历,促使他用独立知识分子的笔杆,扎根进现实的土壤,从受锤的人生里蹚出滋味、探出光亮来,安身立心,才能在爱人李银河困顿无助时安慰她“人生如雾中行船”,才能通过文字将力量和温暖、包括诙谐乐观传递给阅读的人。

在《白银时代》中,小波流露了不少心声:“我虽然面目可憎,但并不可怕”,不忌将“我”和众生相与动物相比拟,回溯原始朴素的世界观内核。小波的“时代”寓言里,人由权威改造,男人由女人改造,历史由价值改造,丑陋由道德改造。原始的欲望如同字母x,在痛苦困惑的语境支点上,如动物般沉默而拼命地伸展开来。在现实中,老师是体制权力的写照;在幻想里,老师是恋母情结的符号,是被动的受虐和主动的窥视意淫联结的载体,学生由性打破阶级伦理的禁锢,知识分子借小说和历史摆弄物理的时空秩序,书写揭露“脱离生活”的尴尬处境,颠覆真实逻辑的控制。

小说与现实世界的平行嵌套叙述中,亦模糊了虚实和人物角色的主体界限。《未来世界》中的舅舅或是小波另一时间空间维度的影子,发愣是他生存的刚需,下垂是隐含的尊严,平淡无能是自由生猛的护身符。无处不在的身体和“贱爱”灰暗的写作构成小波“时代”系列的反讽底色,以幽默与严肃、逻辑与悖论并存的笔法重估一切价值和道德,将勇气与救赎之光照进灵魂的角落——那是一个智慧的丑男人、一个披荆斩棘的战士,不经意播下的可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2-05-14/7994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