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贾宝玉是如何长成“废柴”的

读书 2022-05-10 07:36:32

个人内在的品质(自体)是在父性母性双重影响下发展起来的,贾宝玉对女性身份有强烈的认同,对男性身份则厌恶排斥,而男性身份认同在当时社会的规训中则表示成为负担起家族兴衰的士大夫。

红楼梦开篇援引女娲补天神话时,写到

单单剩下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才,不得入选,遂自怨自愧,日夜悲哀。

(<红楼梦>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暗示宝玉一出生就是一块无法履行(家族)责任(补天)的“废柴。

此处”废柴“之所以引起来,表示从红楼梦文本所呈年代的社会视角看待(即当时社会的适应性),不是从当代文化价值观看待的,我本人是欣赏宝玉品性的。

贾宝玉之所以走上重内心自由而懒顾振兴家族责任的仕途之路,除他自身顽强的品性外,家庭动力对此亦有很大贡献,尤其是其父贾政对他的态度,以及哥哥贾珠之死。

1. 贾政的严苛与嫌弃无法积极地影响宝玉

贾政

自幼酷爱读书,为人端方正直,祖父钟爱,原要以科甲出生的……
(<红楼梦>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可惜阴差阳错被封了不大不小的官;其“礼贤下士,济弱扶危……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馀事多不介意”, 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士大夫形象,很努力地维持着家族责任。

因宝玉抓周只愿拿脂粉钗环来玩(第二回),觉其“酒色之徒”,一开始就厌恶之。宝玉上学后,“喜欢淫词艳曲”,不喜读《四书》之士大夫必读书目,见到宝玉就表达嫌恶之感。

骂宝玉

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仔细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这门……
(<红楼梦> 第九回 训劣子李贵承申饬,嗔顽童茗烟闹书房)

厌恶之情淋漓尽致。

厌恶的背后掩藏了深深的失望,宝玉这孩子咋就不喜欢仕途之书呢,科考可是家族发展的重中之重啊!

宝玉因此对父亲贾政充满了恐惧,能躲就躲,能藏则藏,实在不行,借病不出。试想,这样老鼠躲着猫儿的关系,何言受到乃父言传身教的影响,最多装出一副读书人的样子而已。

第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因为贾环一贯以来的嫉妒,将金川之死添油加醋地灌进贾政耳朵,外加宝玉疑似跟伶人私混被忠顺王府管家追问,贾政绝望了,

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废学业,逼淫母婢。

不仅不爱读书,还道德败坏!意欲将宝玉打死,自己再死——也不用背负养不肖子的骂名。王夫人赶来护住宝玉,贾母赶来把其臭骂一顿,贾政方清醒过来,磕头认罪。至此之后,贾政就没这么严厉地对待宝玉了,对宝玉期待的心也枯死了——不大管他了。

2. 哥哥贾珠之死的影响

贾珠比贾宝玉大十几岁,十四岁进学,聪明勤奋刻苦,所娶之妻是国子监祭酒的女儿——科考仕途之路的高配,肩负着父母和家族的期望,结果二十岁左右一病就死了。

书中未具体写贾珠的死因,但从枝里庞节的暗示中,可能与贾政的严苛对待有关。

第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王夫人抱着被打的宝玉哭起“苦命的儿”来,想起贾珠,叫着贾珠的名字嚎哭,惹得李纨也大声起来,贾政泪如走珠一般。这里暗示贾珠也曾遭遇毒打,并可能因此致病而亡。

贾珠早夭,在母凭子贵的年代,一个无子的正妻的指望也没了。

十几年后,王夫人和贾政又有了宝玉,王夫人叹道

我如今已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了,岂不是有意绝我?

王夫人把投在贾珠身上的情感,以及贾珠之死带来的恐惧,通通转化为对贾宝玉的疼爱,甚至溺爱。

贾母是一个爱热闹爱玩的老太太,希望自己的孙子孙女外孙亲戚都围在身边。

贾珠之死是如何影响她的?必定她不希望自己的孙子再次早夭了。贾宝玉又漂亮得像自己的爷爷,在贾母那里又多了一层怜爱和保护。

因为贾珠早夭的前车之鉴,王夫人和贾母都小心翼翼千方百计地防止贾宝玉再次被贾政严苛地教育,避免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贾母和王夫人对待宝玉是矛盾的,既希望宝玉被贾政管教,好好读书,又害怕被管教坏了,高度警惕着被任何严厉对待的可能性。

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贾家收到贾政六七月回京的书信。宝玉意识到,其父到时必定会检查他的读书情况,于是临时抱佛脚,开始每日温书写字。

王夫人便道:

‘‘临阵磨枪’,也不中用。有这会子着急,天天写写念念,有多少完不了的,这一赶又赶出病来罢。” 宝钗探春都说他们可以帮宝玉每日写一篇,搪塞过这一步就完了,“一则老爷不生气,二则也急不出病来。

” 王夫人听说,喜之不尽。

儿子不被骂不急出病比啥都强,管他学得怎样,糊弄过去完事。

宝玉自身性情温柔体贴、多愁善感、纯洁如玉,不关注世俗事物,如其父贾政对他的嫌弃厌恶一样,宝玉也觉得仕途肮脏不堪,外加一层祖母和母亲的恐惧和喜爱造就的强力保护膜,他也不大可能靠近父亲,走科考仕途之路。贾家到他这一代(第五代)已经无所能袭了,贾宝玉也注定离承担家族责任的道路越来越远,一个“废柴”就这样诞生了。

他一面感叹自己无用,一面在自身和家庭的双重动力推动之下离“有用”却越来越远。

注:本文以《红楼梦》前八十回为参照,后四十回续写的人物内核和行事特征有诸多的扭曲和崩坏,在此未纳入人物之间的关系和动力。

参考资料:(清 )曹雪芹 高鹗著,《红楼梦》(注解本),中华书局,2020.1 出版。该版以程甲本为底本,以各种脂评本、抄本为参考本,精审精校而成。

首发公众号:阿慢心理,欢迎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2-05-10/7992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