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读 《饱食穷民》有感

读书 2022-05-07 20:11:19

为了弥补童年缺失的爱

我选择催吐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本由日本作家斋藤茂男写下的一本纪实文学作品 《饱食穷民》,虽然创作背景是上个世纪日本的泡沫经济时期,但其中的一些记载也让小编能够看到身边人的影子。特别是书中的第三部分 “呕吐的女人”中描写的暴食催吐的现象。

作者采访了一群患有进食障碍(暴食,催吐)的女性,通过对她们生活的叙述以及对于进食障碍的现象成因的讨论,让读者对于这样看似 “不正常的”进食行为进行了另一个视角的理解。

文中将 “暴食催吐”形容为 “狂乱的独角戏”,而主要采访的群体是女性(当然并非男性没有暴食催吐的行为,同时作者在后文也提到了男性应对相同压力的不同处理方式)。

让小编印象最深刻的是当中名叫乃梨子和亚季子的女性,基于她们的行为,我们也可以窥见一部分人群患上进食障碍的原因。

乃梨子出生在一个“看起来”很幸福的家庭,父亲是一家大公司的销售,早出晚归,工作繁忙,是一位典型的“缺席的父亲”。

母亲则是一位情感波动比较厉害的人,因为父亲在乃梨子生活中的缺席,常常不得不扮演“父亲”的角色。比如对家庭的生活进行综合的管理,在忙于生活琐事的间隙,还需要做到育儿的工作。

因为这些事物的繁忙,常常让母亲无暇照顾孩子的情感需求。根据乃梨子的描述,母亲常常 “表现得很冷淡” 同时也无法照顾好自己的“情感需要”。于是乃梨子非常 “知趣”地选择独处,用食物这种具有“温暖”属性的事物来替代对于 “母亲”/“母爱”这样同样温暖的事物的需求。

这让小编开始反思我们现在的生活,即乃梨子的母亲作为全职太太尚且无法兼顾孩子的情感和生活的琐事,那么如果父母同时都需要工作赚钱,孩子的情感需求又能通过怎样的方式进行更大程度的满足?

基于心理学精神分析流派的学说,很多人在抗拒食物 (anorexia nervosa/厌食症)的形成背后,是基于对母爱的需求的抗拒。

或许是因为太多人知道,自己对于母爱的需求可能会导致母亲没有办法专心忙于自己的事业或者让母亲分心,于是 “懂事”地将自己的这部分需求进行压抑。“如果没有这部分的需求,那么我就不会因为得不到满足而失望,也不会给妈妈带来麻烦了。”

但是,基于依恋心理学实验(Harlow, 1958), 猴子在提供食物和提供温柔触感的 “玩偶妈妈中” 会更偏向于提供温柔触感的那位,和这位 “妈妈”呆在一起更久,就算是没有东西吃也会选择这位提供给自己情感价值的妈妈。

同时,在之后后续的补充实验中,和只能提供食物,而不能提供情绪价值的妈妈一起长大的猴子,比起其他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猴子,更容易:

  • 受到惊吓
  • 很难和他人建立亲密的关系
  • 受到霸凌

    所以,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是人作为哺乳动物的一个非常正常且最为基本的需要。

    当我们否认这样的情感需求的时候,一方面可以让我们心情更好受一些(不会因为得不到需求的满足而失望”,但另一方面它带来的负面的影响也是惊人的。比如,我们会否认其他可以带来相似温暖的事物,一些人是否认进食,另外一些人则是主动选择不进入亲密关系。

    但是这些挤压的不满足,(就算是我们在脑中对亲密需求进行否认)也会因为生理上的/没有办法控制的因素而最后爆发。这样的爆发或许给一些人带来的是情绪上的崩溃,或许给另外一些人带来的是“暴饮暴食”。

    同时,基于Harlow (1958)的依恋实验,我们不难发现,没有得到情感满足的群体更容易在后来的生活中无法通过和他人的亲密关系而弥补自己的缺失。同时,他们更容易因为遇到的困难,生活中的事情而经历情绪的起伏,从而感到更加地空虚和无助。那么,对于通过饮食/食物来感受到温暖的人来说,是否这样的情绪的波动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不停地进食呢?

    然而,在社会基于 “瘦即是美” (关于这部分可以查看之前的推送)的要求下,女性为了保持更好的外表,需要将自己暴饮暴食后摄入的额外能量进行消耗,或许是通过催吐,或许是通过过量的运动,把自己保持在社会的标准框架内。

    然而,我们保持美丽的外表,不也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迷人,能够被更多人(包括自己)喜欢,能够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吗?也许,从一开始,我们选择满足自己情绪的方式,就可以不需要这么努力。

    表达爱,接受爱,或许对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情感满足的人群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方式。

    也许吃热腾腾的食物,比起爱别人,是更简单的事情。

    小编很难对这样的更高效的满足自己的方式提出质疑,同时也很难用 “所谓”的正常与否的标准对行为进行评判。因为每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出发点一定都是希望能够满足自己部分的需求。而暴饮暴食能够带来的心灵上的抚慰,如果能够满足一部分人对于情感的需求,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在暴食之后的催吐或者补偿行为,或者短暂满足之后的无限的懊恼,愧疚,如果带来的是对自己的伤害或者让自己陷入更漫长的自责,那么,我们真的是爱自己的吗?

    如果当我们都无法为自己提供情感支持的时候,如果当我们都没办法爱自己的时候,我们又应该用怎样的姿态去拥抱世界以及他人的爱?

    小编希望,当小时候情感的拼图拥有缺失的那一块的时候,我们能将这样的缺失看做发现世界的过程中能够采集到的宝藏。

    带着这样的一丝憧憬,我们或许对世界有更多的期待。

    (当然,弥补缺失的过程中也可以寻求专业的心理疏导,你永远可以不是一个人来面对这一切)

    References:

    Harlow, H. F., Dodsworth, R. O., & Harlow, M. K. (1965). Total social isolation in monkey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54(1), 90.

    Harlow, H. F. & Zimmermann, R. R. (1958). The development of affective responsiveness in infant monkeys. Proceedings of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 102,501 -509.

    文案 | Cassie Peng

    排版 | Lisa Liu

    搬运|枣糕

    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2-05-07/7991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