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安禄山与杨国忠的关系

读书 2021-11-25 05:43:27

安禄山

安禄山叛乱是在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这一年的二月,安禄山派了他的副将何千年入京上奏,请求用三十二名胡人将领取代汉人将领,唐玄宗当即安排相关官员着手操办。

但时任宰相韦见素和杨国忠都认为,这个请求表明了安禄山要造反,无论如何朝廷也不能答应。

韦见素对杨国忠说,自己第二天见皇上,要把这个道理掰开揉碎了说出来,要是他老人家还是不同意,老兄(杨国忠)你要接着劝说。

杨国忠答应了。

但是,到了第二天面见玄宗时,韦见素苦口婆心地诉说安禄山的造反企图,国家不应该再纵容。杨国忠却怂了,他没有按照约定帮着韦见素一起劝说玄宗,而是“逡巡不敢言”——犹犹豫豫不敢说话。

这其实挺奇怪。杨国忠和安禄山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李林甫死后,这两人的关系很快就破裂。安禄山瞧不起杨国忠,视他如无物;杨国忠也不是省油的灯,三天两头给唐玄宗吹风,说安禄山必反。

实际上,杨国忠本人一天都没有停止搜集安禄山的造反证据,他甚至派人围了安禄山在长安的府第,抓了安禄山的门客,隐秘地把这些人杀了。

可为什么到了当下要紧的时刻,杨国忠竟还不如韦见素,放弃了锤实安禄山造反的机会?

我以为这和当时安、杨对峙的“格局”有关。

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的年中,侍御史、剑南留后李宓率领七万人进击南诏,结果全军覆没。李宓是杨国忠的人,后者权势熏天,不但把败仗的消息压了下来,还将其变成胜利的新闻报告给玄宗。这种颠倒黑白,都没有人敢揭露真相。

昏聩的玄宗竟然对亲信宦官高力士说:“我已经老了,但是我把朝中的事交给宰相,国防的事交给诸将,真是没什么操心事了!”高力士只好说实话:“我听说云南那边已经吃了几次败仗,死了很多人,而负责国防的各位将领,又拥兵太盛,这种情况您怎么应对啊?我担心万一出了事,恐怕连挽救的办法都没有,怎么能说没什么操心事了呢?”

玄宗说:“你先不用说了,让我好好想想。

在这件事里,我们可以从唐玄宗和高力士的话中得到三个信息:第一,内事靠宰相,外事靠边将,这是当时的一个基本格局。第二,不论是宰相,还是边将,势力都很大,处在脱离玄宗掌控的边缘。第三,玄宗基本上认可高力士的说法,即“一旦祸发,不可复救”。

这一年(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的九月,京兆尹李岘被贬为长沙太守,原因是从天宝十二年开始便“水旱相继,关中大饥”。

而作为关中的行政长官,李岘又从来不附杨国忠的势,这让杨国忠很不满意,于是,他趁机把李岘贬出了京师,当了天气的替罪羊。

唐玄宗在和高力士谈起天气问题时,说:“这雨下得没完没了,到底造成了什么影响,你可以尽数告诉我。”高力士回答:“自从陛下把权力给了宰相,赏罚混乱,阴阳失度,我哪敢说什么啊!”

听完高力士的回答,唐玄宗“默然”。

从这件事上可以得知,高力士再次说明了宰相权力太大,而玄宗对于这个事实也没有否认。

在外,是安禄山,在内,是杨国忠。这就是当时人人都能感受到的对峙格局,而面对这样的局势,很多人只能夹在两股势力中求生存。

天宝十三年的十一月,也就是安禄山发动叛乱的整整一年前,河东太守兼本道采访使韦陟(音zhi)被人举报贪污,从而受到监察部门(御史)的调查审问。

韦陟本人声名极盛,属于流量明星,但正是因为这种影响力而引起了杨国忠的忌惮,后者担心他入朝为相,所以找人进行了举报;遭遇这种事,韦陟当然想撇清关系,于是他找到了曾经做过河东节度副使的吉温,贿赂对方,请其出面找安禄山帮忙。

吉温这个人,投机取巧,无所不用其极。他最先攀附李林甫,但在杨国忠崛起后,又去与杨国忠套近乎,妄图共同倒李林甫,而此时,吉温已经结交了安禄山,并替安氏察探信息,长安发生的各种动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范阳只隔一天就能全部获悉。

吉温这样照应安禄山,自然遭到了杨国忠的敌视。

不巧的是,韦陟托吉温找安禄山帮忙的事,被杨国忠掌握并公布了出来。于是,韦陟被贬到了偏远的桂岭(今广西贺州桂岭镇)当了一个尉官;安禄山的亲信吉温,被贬到了澧阳(今湖南常德澧县)担任长史。而被牵连进来的安禄山,也毫不掩饰,公开出面为吉温讼冤,并且直言杨国忠谗言害政。

结果玄宗的处置是,都不追究,“两无所问”。

这件事充分说明,在当时,杨国忠和安禄山是两派水火不容的力量,双方的对峙局势十分紧张。这一局势,连唐玄宗也不太好控制。

在这个大背景下想象彼时的各方人物,会别有一番感受。

彼时,安禄山必然会造反,已经是舆论的共识。但在韦陟这样的"弱势群体"眼里,安禄山却不失是一种可以借助甚至依靠的力量。

与安禄山造反只是可能还未变现相比,杨国忠的飞扬跋扈、嫉贤害能,同样破坏力巨大。要么像李宓,和杨国忠沆瀣一气,做他的"奴才",即便犯了错也能被保护;要么像韦陟,寻求别一派实力相当的力量庇护,赌一把(可惜他没成功,还搭进了一个吉温);要么像李岘,什么也不做,平白无故从京兆尹贬为长沙太守……

唐玄宗为何一直不相信安禄山会造反?除了他全心全意地"爱"安禄山,当时安、杨两派的对峙格局,玄宗怕是也感受深切。

安禄山发兵的消息传到长安,杨国忠有“得色”,好像是在说,安禄山的造反终于被他言中,实际上,这正是唐玄宗不想看到的局面。连高力士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形势,唐玄宗岂能一点也不明白?他不信安禄山造反的另一层意思,也许是不想杨国忠过分得意忘形。

杨国忠对这一点难道不清楚吗?他一定十分清楚。所以,当韦见素在玄宗面前咬死了安禄山已表明要造反、安的任何请求都不能再答应时,杨国忠却“逡巡不敢言”。

因为他很清楚,玄宗不但忌惮安禄山,也忌惮此时的自己。

以上相关史料见《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七天宝十三年、十四年各条

欢迎关注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1-11-25/79565.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