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二程集》笔记(16):道外无物

读书 2021-11-23 02:20:24

二程画像

河南程氏遗书卷第四,语录条34云:

道之外无物,物之外无道,是天地之间无适而非道也。即父子而父子在所亲,即君臣而君臣在所严,(*一作敬)以至为夫妇、为长幼、为朋友,无所为而非道,此道所以不可须臾离也。

然则毁人伦、去四大者,其分于道也远矣。故「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若有适有莫,则于道为有间,非天地之全也。彼释氏之学,于「敬以直内」则有之矣,「义以方外」则未之有也,故滞固者入于枯槁,疏通者归于肆恣,此佛之教所以为隘也。吾道则不然,率性而已。斯理也,圣人于易备言之。

按,此条仍是讲道之根本为何物,并批判佛学之失。可与此前的笔记浩然之气、明道论仁、反对禅学、论禅续篇、光的边界诸篇参考。

道外无物,物外无道,即理一而不二,理气不相离是也。实际是一个,只是名字不同,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物)。而说“天地之间无适而非道”,即道无所不在,天地即道,天地之间当然是无处不是道了。

“道不可须臾离也”。父子、君臣、夫妇、兄弟、朋友,人生在世,自出生之日到死后,总有自己的角色、身份,总有其相应要承担的责任、义务,及作为这个角色感受到的情谊和人事连系。

因此,人没有片刻不在这种人际、物际关系之中。所以说,道须臾不可离,无适而非道也。

这就是所谓的“秉彝”(常执之理),是无法去掉,不能逃避的。(参笔记论禅续篇,第5条)在生活中,在人生经历里,有谁不是各有自己角色和身份的呢?就算把世俗身份看作空幻,还是无法否认它存在,而有这样的身份便有自己的“秉彝”。

所以说,“毁人伦”、“去四大”,是“于道也远矣”。

毁人伦,就是否定自己的人际关系,家庭、工作、朋友,统统都是虚妄,没有意义;“去四大”,“四大”大概是指仁-恻隐、义-羞恶、礼-恭敬、智-是非,总之,“去四大”是否定自己的“物际关系”,与外物断绝连系,独来独往。这显然是违背本性,强迫如此。

所以,道之于自己,不在于:将自己从一个不理想的处境中解脱出来,将一个不满意的自己变成期望的自己。而在于: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处境,都在基于已有的情况下做出最好选择,以不断升级自己——这么说有点功利了。

所谓“无适无莫”,就是没有合适也没有不合适,只有“义之与比”。“义”者,宜也,比,并也,相伴也。只有“恰好”同在。

如果有“适”,也就意味着有“不适”,即有些地方不在自己的范围内;有“莫”,就有“不莫”,即有不合适、不正确、不应该。按照道学的观点,这些都要弃之不顾,不去理会。

天生万物各成性情,不能因为它形状不完美而抛弃他、屏蔽他,如果将它排除在外,便不是天理——天道是生物,不存在生出之后不满意,将其收回去的情况。

人道即天道,排除某些物或人,不让它们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是违背天道,违背人道(仁),这样的“道”是有遗漏的(有间),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但大道是无所不照,无所不在的。

为什么说佛学有问题?佛学正是排除了一部分已有的东西,比如世俗牵绊(人际)、外物诱惑(物际),它所谓的道是“有间”的道。不过,佛学有关于心性的剖析,在对待自身修行问题上也十分严肃,佛学有“为己”的功夫。

因此说,佛学有“敬以直内”,但“义以方外”没有——因其否定世俗已有。这是说佛学之“隘”的原因,也是儒家、道学颇为自得,十分自信说自己“率性”的原因。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1-11-23/7955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