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两个心得

读书 2021-11-19 22:10:42

前两天读完《资治通鉴》第14册(中华书局点校本平装20册),中间因为国庆和其他杂事耽搁,大约一个半月才读完,但仍旧是囫囵吞枣的,没有太多感触。不过也算完成了年初读完7本《通鉴》的计划。还有一个半月才到年终,又无其他心思,因此又翻开了《通鉴》第15册。

这一册的一卷尚未读完,但有两个心得:

第一,读书状态有起伏不同,有识见明锐的敏感状态,也有脑袋浑噩的愚昧状态。

当遇到前一状态时,对文字更加敏感,而共情、心通之处更多,读书之情绪也更加愉悦,此外,还能有更多发现——发现以往所不曾知是最能引动快乐的事;若遇后一状态,则文字再精彩,感受仍是味同嚼蜡,无共情,无感触,自然也无更多发现,只是熬时间地敷衍,读书乐趣也大为降低。

可惜的是,以我目前的状态,明锐敏感的时候少,浑噩愚昧的时候多。从积极方面来说,清灵识觉不绝一线,正是"道学家"所谓复性之机、"佛学家"所谓佛性之光,可以大加发挥,让清明时刻越来越多,昏昧光景越来越少。

希望今后读书的目标便是如此,更多时候敏感,而更少时刻愚钝。

第二,从人事角度细品史籍可获得更多发现。虽然史籍之记载,往往字数寥寥,言简意赅,甚至有些套路化的修辞,但仔细品味,还是可以感受其中的纷杂与情分。

比如《通鉴》卷二百一十四"开元二十五年夏四月"条,监察御史周子谅弹劾牛仙客能力不足以为相,并引用谶书作为证据,引起唐玄宗大怒,把周子谅暴打几乎致死(后周子谅的确因为重伤,死在贬谪路上)。

这件事,在史书上实在不算意外,若草草一过,也很平常。但若细品,就大有不同。

周子谅弹劾牛仙客这件事本身对错是另外一件事,但他引用谶书为证据,的确有些胡扯,从唐玄宗角度来说,他不满意、生气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就算生气,有必要把一个公务员暴打一顿、毒打到昏厥吗?他如此态度,会向下传递出什么声音呢?牛仙客是不能被弹劾的?!

正因为玄宗如此不合情理的处置,引起了一连串反应。

《通鉴考异》里,司马温公引述了关于此事众多不同的说法,如:有的说玄宗生气,把周子谅召入禁中痛责,下面的人虐待周氏到气绝而苏(没说又加以贬谪,死在路上);有的说周子谅私下说牛仙客坏话,被告发,玄宗当面对质,朝堂决杖,配流至死(之前没说是私下议论,说的是公开弹劾);有的说周子谅这是为正义挺身而出,死得其所(柳宗元后来写的"墓碣",已经是几十年后的事了)……温公搜集的这些不同记载,正好可看作这件事传出来后,舆论到底怎么说,可见当时人对这件事是议论纷纷的。

而大家并不关心玄宗生气的原因到底是因为"引用谶书"还是"弹劾牛仙客",他们只关心"周子谅被皇帝亲自责问甚至毒打"、"周子谅死在了路上"这些更吸引眼球的话题。

而且这件事还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李林甫借题发挥,说政敌、前宰相张九龄和周子谅有关系,周是张举荐的,结果,张九龄被贬为荆州长史,出为外官。

本来一件不很严重的事,却因为玄宗情绪化的处置,产生了如此多连带反应。不但死了一个言官,还引起了舆论发酵;不但舆论发酵,还影响到了宰相一级的权力格局……

从哪个角度看,这件事都被放大了很多倍,而且基本没有正面影响。若周子谅不引用谶书只弹劾牛仙客会怎样?玄宗不这么情绪化处置又会怎样?张九龄没被李林甫构陷仍在京师会怎样?历史虽然不能假设,但可以让人反思其中的得失。

而这些得失,正是认识人事的学习途径。

我想,如果按照这一方式去读《通鉴》,也许能于复杂变动的人事局面里获得更多应对处置的思路。

欢迎关注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1-11-19/79535.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