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造物主的哲学观察手记|科幻大师莱姆《完美的真空·恕不伺候》

读书 2021-09-24 17:02:57

《完美的真空》这本书其实是虚构的评论家对虚构的书进行评论,这双重虚幻也许能负负得正,构造出一片精神上的真空。

造物主的哲学观察手记|科幻大师莱姆《完美的真空·恕不伺候》

马上到来的今年9月12日,是莱姆100周年诞辰,波兰甚至干脆把2021年定为“莱姆年”。

他作为作家也很奇葩,在故乡他被当作儿童文学家,在亚洲我们说他是科幻小说家,在前苏联人们认为他是宇宙学家,而在德国,大家又把莱姆看成是哲学家乃至神学家……

作为科幻迷您一定了解刘慈欣在三体中提出的“黑暗森林”法则,这个可怕的博弈论宇宙模型其实脱胎于莱姆的奇葩作品《完美的真空》,这部作品奇葩在:它貌似是一本书评合集,但所评论的十几本书统统子虚乌有——只有第一篇是例外,因为它评论的书,名字就叫《完美的真空》,这就像一条蛇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作者在第一篇里,实际上也就是序言里,曾经煞有介事地说:

小说的创作是失去创造自由的一种形式,因为他受制于所选的主题,而书评则是更加悲惨的奴役——评论家囚禁于所评的作品,就像罪犯被锁在独轮车上一样

千万不要上莱姆这家伙的当,注意,这本书其实是虚构的评论家对虚构的书进行评论,这双重虚幻也许能负负得正,构造出一片精神上的真空,从此你再也不用担心家里没有草原了,因为莱姆给了你一片可以自由驰骋的原野,正如本书的名字,最最《完美的真空》。

今天我们重点讲《完美的真空》中的倒数第二篇《恕不伺候》。看这标题,你估计猜这是农奴翻身要起义了吧?这么说吧,本质上你其实没有猜错……

这篇书评关注的是多布教授的书《恕不伺候》,当然,还是事先说明免得有人入戏太深,这本书和这个教授都是莱姆瞎编出来的。

好了,《恕不伺候》这书涉及到“造人学”这个新兴学科,多布也是该领域的专家。其实造人学是作者拼凑的词,其英文为personetic,按照词根,我觉得应该翻译为“人类创世学”。据说该学科是控制论、心灵学与应用智能电子学的杂交产物。作者一开始就给出结论,说这门学科是最残酷且不道德的——这也是多布教授的观点,当然他老人家还是忍不住在这个领域不断进行实验。

这是什么样的实验呢?前段时间我看了一本书叫《世界为何存在》,该书作者拜访一位理论物理学家林德,林德言之凿凿地表示:要创造出我们这样的一个宇宙,只需要十万分之一克的物质就可以了!

“人类创世学”中,科学家们进行的就是类似实验。

在《恕不伺候》的设定里,科学家创造出一个新世界只需要两个小时,创造出来的生命被称为“似人类”——其实就是我一开始说的电子小人。不过可不要误会,这个世界虽然在似人类眼里是无边无际的,但它其实就位于实验室的一个小机器里面。科学家如何创造世界呢?用莱姆的说法,是往内存里输入数学物质和最小已知数集合,从而模拟无限的空间时间——当然这还是方便的说法,似人类没有我们人类这样的物质和空间,只有时间的流逝类似。根据不同科学家的初始设定,不同的似人类世界呈现不同的面貌和不同的发展,不过其发展方向是偶然的神秘的,取决于其内部无限复杂的结构,连造物主(即创造他们的人类科学家)都无法预测。

那么,这个创造出来的世界究竟是啥样的呢?我们知道,分析哲学家内格尔在1974年发表了一篇著名论文《成为一只蝙蝠是什么样子》,大意就是说作为人类永远无法想象蝙蝠所感受到的世界,因为我们没有感受超声波这样的经验,所有的类比都无济于事。巧了,《恕不伺候》这本书里也有一章名字就叫《无济于事》,多布教授说,由于似人类能直接感受电位变化甚至数学规则,所以人类无法想象他们的世界。

在这我突然想,莱姆不地道啊,借用了人家哲学家的创意,还不说明来源,还不表示感谢。一查我才知道,这家伙太厉害了,《完美的真空》发表于1971年……这回轮到内格尔尴尬了……开个玩笑,内格尔作为哲学家分析的要复杂的多。

虽然无法真正理解那些实验室创造出来的世界,但科学家们还是要试着描述一番。

多布教授也从哲学角度说,似人类世界里,“真实”=数学上的可能性。另外,这个世界更符合唯心主义哲学家贝克莱的名言,啥名言?存在即被感知。这句话被我国的中学政治课本骂惨了,但似人类世界,这就是真理。举个栗子。如果似人类们专注研究力学,那么他们的世界就“变得”完全符合力学的标准,成为一架精密的钟表;如果他们偏爱意识创生学说,那么世界就会处处体现为意识的表象,并能受意识影响……研究者的研究活动会改变客观世界的模样,甚至改变物理定律,这一点在最后一篇《宇宙创始新论》中有详尽说明,后来那篇文章影响了大刘和一帮理论物理学家。

接着说《恕不伺候》,多布教授又说了,似人类没有躯体,只有灵魂,但他们不拥有我们所谓的意识,而只有类似“信息云”的动态过程。咋理解呢?打个比方,如果说人类主要是肉身存在,为了维持生存必须不断吞噬其他生命的话,那么似人类呢?假如甲和乙是两个似人类,甲不会看到乙的身体,而只会感觉到一串数字一个思想,他会说:“啊,我看到有一个异样的思绪从附近飘来,一定是另一个人,我得改变思路躲开他,可不能被他吃掉了……”

对于没有空间概念的电子小人,所谓躲开其实就是转换信息——说到这里,莱姆对我们人类意识的本质进行了一番高深莫测的议论,非常具有他的个人风格,看看他怎么说:

那么,什么是意识呢?是权宜之计,遁词,摆脱圈套的办法,假装的最后一着,声称的最高上诉法院罢了!意识绝非所有智力现象的至高无上的舵手,它更像是在汹涌波涛上面装作弄潮的软木塞儿而已。

这段话充满着反讽、假扮成理性主义的悲观,以及假扮成悲观主义的超凡。

最后,大家应该记得,莱姆一开始就说,人类创世学是不道德的。屏幕前面的电子小人们,你来猜猜为什么?当然了,你们跟我一样是大活人,我们作为人类,可能会觉得那些电子小人被囚禁在黑盒子里,内存条里简直不要太悲惨。

可作者认为这一点并非不道德。从电子小人的视角看,他们也会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无限的宇宙里。

注意了,我们千万不要中了莱姆的计,他借用道德一词,其实是想思考一种形而上学的有趣处境。

本文的后面,多布教授引用了两个似人类关于“造物主是否存在,该不该崇拜造物主”这一问题的详细讨论。对于了解宗教哲学史的同学,这些讨论并不新鲜。比如,造物主如果真的全知,就没有必要通过奇迹改变历史,而奇迹的出现只是用漏洞证明一个并非全知全能的造物主的存在。

莱姆告诉我们,确实有一些科学家通过干扰似人类世界来暗示自己的存在——在多布教授看来,这是不应该的,不道德的,所以他奉行绝对不干涉主义,任由似人类自行发展,哪怕他们会嘲笑造物主。多布教授依然有观察的好奇,观察如何能不干扰那个小小的世界呢?教授用了个巧妙的办法,在实验时,一年里面有一次,把似人类世界的时间整体减速以便于观察。这让我想起来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整个世界所有物质都变大十倍,我们会察觉到吗?很难。

似人类也察觉不到时间突然变慢了,所以多布教授才有了这些观察记录。

教授做了无数实验,其中有一个似人类世界,偶然产生了复杂的哲学思考,他们得到一个言简意赅的结论,也就是本文标题的四个字:恕不伺候。不伺候谁呢?不伺候造物主。因为首先,造物主并非全知全能。其次,造物主并没有给自己的存在留下充分证据,所以信仰和不信仰都是同等有效的,借此施加惩罚的造物主一定是暴君,实际上他也没有惩罚,所以它比暴君还无能。

所以,对这样的造物主我们除了怀疑,可能更多的是怜悯。最后结论,完全不用理会什么造物主,不用搭理他老人家。

好了,莱姆这篇奇文就介绍到这儿,虽然文中也有一些逻辑漏洞,比如前面说似人类的语言是不可能产生或破解的,但后面自己打了脸,不过,我们看书不是为了挑毛病,毕竟人无完人。《恕不伺候》还被哲学家丹尼特和《哥德尔、艾舍尔、巴赫》的作者侯世达选入了文集《我是谁,或什么》里,足见,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篇哲学探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1-09-24/78987.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