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二程集》笔记(13):人心不静

读书 2021-09-18 03:19:07

二程画像

河南程氏遗书卷第二下

人心作主不定,正如一个翻车,流转动摇,无须臾停,所感万端。又如悬镜空中,无物不入其中,有甚定形?不学则却都不察,及有所学,便觉察得是为害。

著一个意思,则与人成就得个甚好见识?(*一本作「无意于学,则皆不之察,暨用心自观,即觉其为害。存此纷杂,竟与人成何见识」)心若不做一个主,怎生奈何?张天祺昔常言,「自约数年,自上著床,便不得思量事」。不思量事后,须强把他这心来制缚,亦须寄寓在一个形象,皆非自然。君实自谓,「吾得术矣,只管念个中字」,此则又为中系缚。且中字亦何形象?若愚夫不思虑,冥然无知,此又过与不及之分也。有人胸中常若有两人焉,欲为善,如有恶以为之间;欲为不善,又若有羞恶之心者。

本无二人,此正交战之验也。持其志,便气不能乱,此大可验。要之,圣贤必不害心疾,其他疾却未可知。他藏府,只为元不曾养,养之却在修养家。(*一作,要之,圣贤必不病心疾,他藏府有患,则不尝专志于养焉。)

按,这一大段的意思是:

人的心就是时刻不停、没有安定的。就像一个翻水车,它是一直流转不停的。因此,对于心,能感受到的就是它的变化万端、不可捉摸。

它又像一面悬挂着的镜子,能照见各种东西,没有什么是不能到镜子里的。你说心是这个样子,它怎么能有定形呢?

不读书、不知学的时候,对这种状态也没什么感觉,等到读了一点书,知道了一点学,就会觉得人心如此不安定,十分痛苦。心一直是纷杂混乱的,怎么能在别人面前有见识、有学问呢?(语录中所谓另一版文字,意思更容易理解)

心既然如此纷杂,怎么办呢?张天祺(即张戬,张载之弟)之前说了一个办法,他说:自己约束自己几年,就能做到休息时什么想法也没有。

心里什么想法也没有,是强制着把自己的心约束起来,而且要寄托在某种东西上,这不是顺其自然。

司马君实(即司马光)说,我找到办法了,什么都不管,就在心里默念一个“中”字。

这是又被“中”字束缚。而且,“中”字是什么?它长什么样啊?

还有一些不胡思乱想的、老实又没文化的人,他们不会杂七杂八、心绪不宁,冥然无知,但这只是胡思乱想和毫无想法的区别,也不可取。

有些人,心里就像有两个形象,“精神分裂”。想好好做事,心里有个不好的想法阻碍他。想破罐破摔,心里又有个羞耻心激励他。其实根本没有“分裂”这回事,这只是积极和消极在交战。只要把持住自己的意志,心气就不会乱,这里面有很多可以感受和体会的空间。重要的是,从没听说一个智慧的人是有心理疾病的,假若一个人内心不健康,有烦恼去除不掉,那问题在于他没有专心致志地提升自己,锻炼意志。

(别本的文字更好理解)

这一段说明了一个重要问题,即“心”是不可能寂静不动的,相反,它本来就是没有一刻安定,总是纷杂错出,感受万端的。

这个事,是很多人的烦恼。程子批判张戬、司马光,主要是说,他们这种强行抑制内心纷杂,或者找一个其他东西转移注意力,不胡思乱想,都是不自然的。

而不自然就会很累,很累就没法坚持,没法坚持就会垮掉、放纵,反而危害更大。

如何才能让心的灵动百出,感受万端,不成为自己的烦恼、痛苦?只有一个路子,即“持其志而养心”。此所谓“养”,大概与“集义所生养浩然之气”一样,是按照义理,涵养心力,不至于在事物面前失了方寸。其实是将“理”与“物”视为一体——事情该来的总会来,不要逃避找理由,以理应对,像镜子一样,物来就照,物走就去,心中没什么挂碍。

而佛教常说的枯木死灰、寂灭,显然也是强制内心归于安静,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程子的说法也是反佛的。在他看来,不可能有这样的道理,要想活人枯木死灰,除非死也。只要人是活的,心就是活的,不能抑制,但可以修养。

河南程氏遗书卷第三,语录云:

心(*一作必)欲穷四方上下所至,且以无穷,置却则得。若要真得,须是体合。

按,此条作“心”似胜过作“必”。

心正是“欲穷”四方上下无所不到之处,而正因为其无穷,所以放在那里即可。若真要“得”这心,只有体认其与理、物之合。张子云,心统性情。有理有情,而无穷,正是心也。

同卷,语录又云:

未有不能体道而能无思者,故坐忘即坐驰,有忘之心乃思也。

按,关于“坐驰”,是明道讥司马承祯之语,见卷二上,条213(P46),意思是,静坐在那里胡思乱想,魂游天外。

没有不体会道学就可以做到安心不杂想的。想去掉胡思乱想之心,便是胡思乱想。因此,养心,不在于强制修心,而在于体会道理,识得道理,自然识得本心,而不为思想扰乱。

同卷,语录又云:

忘物与累物之弊等。

有意忘却凡物,与被凡物牵绊是一样的。

同卷,语录云:

有恐惧心,亦是烛理不明,亦是气不足。

须知「义理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玩义理以养心如此。蓋人有小称意事,犹喜悦,有沦肌浃骨如春和意思,何况义理?然穷理亦当知用心之缓急,但苦劳而不知悦处,岂能养心?

按,此条言养心之法。

心理有问题,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懂道理,不明白义理的内涵是什么;二是气不足,也就是身体也不行。养心别无他路,只有以义理养之。人碰到一件小小的顺心称意,便高兴的不得了,浑身内外都透着舒坦,何况用义理滋养身心?而且,养心若是痛苦困顿,也不成,没有苦着心还能把心养好的。

这一养心之法,在其他地方还屡次谈及。但总归都离不开“义理养心”的意思。一方面,心不可强制,如卷十一,语录条87云(P124):

人心不得有所系。

是也。

另一方面,心只能以义理养之,义理者,“敬以直内,义以方外”云云,语录云:

入道莫如敬,未有能致知而不在敬者。

今人主心不定,视心如寇贼而不可制,不是事累心,乃是心累事。当知天下无一物是合少得者,不可恶也。(见本卷语录,P66)

——今天的人心不定,从而有各种烦恼、混乱,把自己的心当成敌人一样,又制服不了。其实,并不是世间的事情难办,让自己心累,而是你的心混乱,连累了事情。天下没有一个物、一件事不是按道理出现在面前的,没有少一块多一块的,因此事、物不该被歧视、被厌恶。于此可见,如何以义理养心。

而最后一点,养心必须是快乐的,“但劳苦而不知悦处,岂能养心?”

欢迎关注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1-09-18/7893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