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玄武门之变前,李渊挽救兄弟阋墙的努力

读书 2021-09-17 16:07:02

唐高祖李渊

公元624年7月14日,是大唐武德七年六月二十四,按甲子纪年是甲申年六月壬戌。

这一天,身为庆州都督的杨文幹造反了。此时,大唐的最高层人物,唐高祖李渊、太子李建成、秦王李世民、齐王李元吉都在长安以北的宜州仁智宫。

庆州的治所在今天甘肃省庆阳市合阳县附近,这里距离西安的直线距离只有200公里左右,而距离当时唐高祖父子所在的仁智宫(今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直线距离只有100公里左右。

这件事很严重吗?就事件本身来说,大唐刚完成肃清王世充、窦建德、萧铣、刘黑闼、辅公祏等豪强诸侯的统一之战,又完成了对官制政令(政治工作),均田、租庸调政策(经济工作)的梳理,已经打扫干净屋子,准备大搞建设;虽然突厥、吐谷浑,甚至党项、契丹、奚人的骚扰不断,南方偏远的獠人时有叛乱,天下还没实现完全安宁,但杨文幹这样规模的叛乱,实在不是什么大事件,威胁不到新统一的大唐。

可这件事很麻烦。

杨文幹曾经在东宫担任护卫之职,和太子李建成关系亲密。他之所以冒险叛乱,与李建成脱不了干系。

原来,因为嫉畏李世民,李元吉很早就劝说李建成将其除掉。李建成却是个仁厚的人,一开始并不同意杀李世民,可他也在暗地里四处招募勇士,壮大自己的东宫势力。杨文幹便是为李建成输送壮士到长安的人之一。

这件事李渊非常不认可,为此还把李建成的一个亲信可达志流放到了荒障之地。

事情并没有结束。

武德七年六月初三,也就是公元624年6月23日,唐高祖李渊准备前往长安以北的仁智宫郊游,李世民、李元吉随从,太子李建成居守京师。就在这次出行中,李建成想让李元吉对付李世民,他对李元吉说:“安危之际,就在今岁!”

除此之外,李建成还安排了两位武将尔朱焕和桥公山带着一批军队,想交接给仁智宫西北100公里之外的杨文幹。

但李建成没想到,尔朱焕和桥公山走到半路的豳州(今陕西省彬州市),突然上报说:太子要杨文幹举兵,表里相应搞事情。

不巧的是,一个来自宁州(今甘肃省庆阳市)叫杜凤举的人也举报太子有异心。宁州紧挨着杨文幹管辖的庆州。

李渊听说之后大怒,用了一个其他借口,下手诏把李建成召到仁智宫。李建成此时不太敢奉召。

他的手下,徐师谟劝他据城举兵,赵弘智则劝他诣上谢罪。李建成最终听从了赵弘智的建议,把自己带出京师的官属全部留在半路上,自己只和十余名骑卫觐见谢罪,又是叩头,又是自残,差点昏死过去。

但此时的李渊,怒气难消,把李建成扔在外面,连饭都不好好管,同时,派出了掌管钱粮的宇文颖急赴庆州召杨文幹。

宇文颖一到庆州,就把仁智宫的情形全盘托出,告诉了杨文幹,杨文幹当即决定直接造反。

事情到此,比较清楚。李元吉和李建成对李世民怀有戒心,想除之而后快;借着李渊带着李世民和李元吉出行之际,李建成试图发难,结果因为尔朱焕、桥公山以及路人杜凤举的举报,造成了误会,变成了李建成要谋反;骑虎难下的杨文幹,既无法解释也没有退路,只好真造了反。

但接下来,李渊的处置则耐人寻味。

杨文幹的造反,在李世民眼里几乎不值一提。

在李渊眼里,却大不一样。当李世民提出只需派遣一将去平叛时,李渊郑重其事地说:

不行!这事和太子有关系,响应的人可能不少。你最好亲自去一趟,回来就立你为太子。我是没法像隋文帝一样杀了自己儿子的,但我可以让建成做蜀王,蜀地的兵力不强,以后能听你的,你就保全他们,不能听你的,要收拾他们你也不费劲。

李渊说完这话,李世民就亲自带着部下去平杨文幹了。

他们路过处置李建成的地方时,杜淹和一众左右劝李世民趁机把他干掉。更奇怪的是,李建成身边的人也跑到李世民跟前,“跪捧世民足”,说要除掉李建成,现在就是时候!

李渊的动作也很奇怪,让李世民亲自带兵讨伐杨文幹后,他觉得仁智宫地处山中,搞不好有盗兵出没,很不安全,于是率领宿卫南出山外。路上碰到了相继到达这里的东宫(也就是太子李建成)“官属将卒”,李渊立刻让他们每三十人为一队,分兵围守;直到第二天,才又回到仁智宫。

被迫造反的杨文幹,一听说李世民来了,立刻拉胯,底下的人全部跑光,他自己被手下斩杀,传首长安。和杨文幹一同死的,还有出卖情报的宇文颖。

而李渊呢,因为李元吉和一众妃嫔的洗脑,再加上封德彝在外朝奔走,改变了让李世民做太子的想法,对于李建成大逆不道的行为没有深究,只处理了三个人:太子的亲信王珪,东宫的军事指挥官韦挺,以及李世民的手下杜淹,把这三人流放到边远之地。

这就是武德七年六月壬戌,杨文幹造反事件牵扯出来的前后因果,但梳理下来却发现,其中很多细节让人难以理解。

比如:性情仁厚的李建成是不是真有杀李世民之心?杨文幹叛乱不是大事,为什么李渊非得让李世民亲征?李渊为什么说要立李世民为太子,事后又不了了之?李建成的手下为什么也劝李世民趁机杀李建成,而李世民又为什么没这么做?李渊为什么大半夜离开仁智宫,遇到李建成的将卒,这些将卒为什么没造反救李建成?明明是受害者的李世民,为什么他的手下杜淹遭到了和东宫官属王珪、韦挺一样的处罚?

《资治通鉴》在记载这一事件时,其实含糊不清。

司马光尤其不相信在李渊还没决心杀李建成之时,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手下竟然都已起了杀心,劝李世民动手。因此,他没有把这段写进《资治通鉴》,结果后文提到杜淹与王珪、韦挺共同受罚,显得很突兀。至于王珪和韦挺,到底因为什么受罚,同样没提及原因。

在我看来,杨文幹造反事件的背后不止关系到太子李建成,还涉及到武德七年时,高祖李渊、太子建成、秦王世民及齐王元吉之间的复杂关系。

到武德七年时,大唐基本完成了统一战争。

在这个过程中,李世民功劳最大,这无可否认。关键是,当时的李世民拥有两大优势:一是掌握军心,他总是身先士卒,又屡克强敌,唐初名将几乎都与他出生入死,在这方面,无人可匹。二是收采人物,拥有文士支持,房玄龄每到一处就是两项任务,一是收集图籍,二是兼采人物,唐灭掉的诸侯帐下的众多人才被集中到秦王府,以至出现了“十八学士”的美谈。这一文一武,让李世民炙手可热。

但李世民也有不足。

他只继承了大唐的根本力量——以关中为中心,唐的势力边界在哪儿,他的力量边界就到哪儿。大唐和李世民没有覆盖的地方,是山东和河北,主要是窦建德原来控制的地方。

山东豪杰,既不服大唐,也对李世民没有忠诚。这正是李建成的机会。

王珪和魏征给李建成的建议便是“结纳山东豪杰”(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在剿灭刘黑闼残余势力过程中,李建成对待山东豪杰十分仁厚。

因此,我认为山东豪杰之心是效忠建成的,这也让他有了与李世民稍微对抗一下基础。至于结交后宫,靠给给李渊吹耳边风,只是次要手段,绝非李建成的硬核实力。

即便如此,李世民还是绝对优势。建成最初不想杀世民,可能是事实,不过一边是李元吉天天push关于李世民的负能量,另一边,太子要想有所作为,李世民是不可回避的一道坎儿,所以,建成后来同意杀世民,也可以理解。

从武德七年这次仁智宫事件来看,尔朱焕、桥公山、杜凤举直接指控李建成有所动作。

其次,宇文颖违悖李渊的意思,与杨文幹沆瀣一气;徐师谟劝李建成举兵,而赵弘智则劝他谢罪,从侧面说明李建成有所谋划。事情败露之后,李建成畏惧不前,又不惜自残忏悔,说明他不是被冤枉的。

所以,借仁智宫出行图害李世民这件事,我认为是事实。

只不过,李建成害怕的点在于:他本来只想设计李世民,可阴差阳错,被尔朱焕、桥公山、杜凤举一搞,成了自己对李渊谋逆。

这是他不敢前往仁智宫觐见,又带兵前往,见到李渊后深痛忏悔的原因。

李渊为什么把这件事不断升级,还要李世民亲自平乱?

因为李世民的势力已经强大到一旦爆发,即便是唐高祖也无法掌控的地步。李渊不知道李建成不敢谋逆?他当然知道,可他还是怒气冲天,对李建成严厉责备,又把李世民支开,这是因为他怕刺激李世民,万一这位秦王借机在仁智宫大开杀戒,鸡犬不留,高祖恐怕都回不了长安了。

正因如此,李渊一定要求李世民亲自征讨杨文幹,还很奇怪地许诺立李世民为太子——这是为了安抚李世民,加一道保险。

由此说来,后面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杜淹等亲信劝李世民趁机除掉李建成,李建成的左右也来捧李世民的脚,提醒他这时可以对付太子,这是因为李世民有着绝对实力,他只需一个借口,就能天翻地覆。

李世民之所以拒绝,除了人伦的限制,更重要的是李渊给了许诺,此时他也许是相信的,大可不必骨肉相残。

李世民刚出征,李渊就不惜半夜离开仁智宫,其实并非防备盗兵,而是防备李世民。正因如此,他们遇到李建成的将卒,不但没有冲突,反而听从李渊指挥,保卫了李渊,直到第二天返回仁智宫。

此事平息后,李渊没有践行许诺,反而以“兄弟不睦”的名头定性此事,处理了王珪、韦挺和杜淹。

这不是一场宫廷政变,只是兄弟间闹矛盾,既然是兄弟间闹矛盾,当然要各打五十大板,杜淹受处分正因为如此。

这一系列操作说明:李渊不相信李建成谋逆,但他十分忌惮李世民;仁智宫事件,表面是处置李建成,其实是李渊谨慎的处理李世民,他生怕秦王一旦失控,酿成滔天大祸。这一次,他成功了,化解了一触即发的萧墙喋血,但两年之后,也是六月,便出现了玄武门之变。

* 史料原文见《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武德七年“杨文幹谋反”条

欢迎关注公众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21-09-17/7892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