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逛书店

读书 2019-10-09 17:14:59

博尔赫斯书店对于不在广州的我而言是我去广州第一个想要冲去看看的地方,可是几次去广州,每次我都能忘记去找博尔赫斯书店,而且有一回我就住在中山大学里,我也压根没想起来我身在广州可以去博尔赫斯看看。我真的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上学的时候也是,体弱的我其实选个乒乓球可以轻轻松松过了体育课这一关,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神经打错了,我竟最后选了健身,每周被迫去健身房举那些自己举不起来的重铁。

刚开始在网上买书也是,一套对我而言很重要书,我拖了整整一年,在买了杂七杂八很多书以后才意识到我要赶紧回头去买那套书。这个毛病我反省过很多次,痛定思痛以后总是第二天高高兴兴地就能把自己做过的蠢事全都给忘掉,继续做出更多类似的蠢事。

回到博尔赫斯的话题。知道博尔赫斯书店是因为在北京开始读零零散散的几本法国新小说,白色的封面上简单印着小说的名字和作者的名字,书的尺寸也略小,摆在北师大东门盛世情书店的地下二层,买回家拿在手里,一边把治疗乐队的唱片塞到便携播放器里面听,一边不懂装懂地幻想着自己在北京干冽的寒风天替法国知识分子分担些忧愁,看多少忘多少,模模糊糊的感觉像是自己在某个夜里,身处冷冰冰的建筑里面吃着法国人做的生鱼片。

就这样“吃完了”所有我能找到的“法国人做的生鱼片”后,我又买到了那套五颜六色的午夜文丛贝克特。于是,在我的意识里,零零散散的白皮法国新小说,陈侗以及博尔赫斯书店终于连在了一起。每当完成这种信息串联后,我都有点欣喜,好像坐在井底的自己又多了一条和外面的世界联系的途径。

第一次走进中山大学附近二楼的博尔赫斯书店离我知道这家书店大概相距大约十年之久。一个小小的空间,完完全全一个独特的存在,没有很多书,但是选出来摆出来卖的书足够地不让人失望,甚至可以说足够地令人安心。

“它是严肃的“,我心里想,严肃地让我感觉冷,就好象告别了北半球的夏天进入了南半球的冬日一样,“所以才叫博尔赫斯”,我给自己做着不着边际的解释。看店的人是个岁数略大的长者,在我看来,不像是对读书有多大兴趣的人,态度可以用《与往事干杯》中的”不卑不亢“来形容,不过于冷漠也不过于热情,他始终和走进博尔赫斯书店的人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舒服的”距离“。午夜文丛的新小说我一本也没再买,倒是盯上了俄国作家夫人的回忆录。

结账买完书走出这南国里悠然的存在,心里不松驰,却真心高兴。

ECM有张叫《book of days》的唱片,一张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唱片,不用说,封面设计那张照片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音乐听下来也令人摸不着头脑,抱歉,换个说法,是令人捉摸不透。当我不知道它的存在的时候和当我知道它存在于世以后,我觉得,我会因为聆听了这张唱片而稍稍和以前的自己略微不同了一点。博尔赫斯,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能让你略微有所不同的书店。

不过说来可惜,那个在中山大学附近二楼上小小的被命名为博尔赫斯书店的空间已经不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dushu/2019-10-09/1945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