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一名27岁的职业女性剪了寸头

成长 2022-07-15 19:43:02

6月1日,上海解封,我也没去公司,晚上6点下班去剪了寸头。

好几年前就动过这个想法,最终还是缺乏勇气没有干成这件在我看来很酷的事情。在解封前几日刷到了豆瓣小组里有集美做了这件伟大的事情,我心中的小火苗又舞动了起来,想立刻就执行的想法扰得我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

我,一名女性,今年27岁,内卷行业。

前同事问我:“你就这样去面试的吗?”当时我考虑换工作。我想她这么问我,话里暗含的意思我明白,想必也有很多女性都明白无需多言吧。她也是为我担忧。

如果我今年是一名大学生,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做任何事,剪寸头,哪怕是剃光头、染白发,只会有同学觉得我很酷很牛集美很勇,我自己也会这么认为。可我27岁了,我还在职场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若说我一点儿也不担心领导对我的看法,是否会影响我未来的晋升,那是假话。

我当然担心。我担心上面一级级的男性领导对我的异样眼光,我担心他们觉得我是个难搞的女人,我担心我未来没有升职希望。

我还担心,我走在路上那些男女异样的眼光。男性路人觉得我不男不女,因为我还有微微隆起的胸部、女性声音,我长得不高体型偏瘦。剪头时男性在我后方和某位女顾客说“小姑娘剪那么短干什么?”女性路人问我妈“你儿子今年几岁?”还是女性友好,至少她们觉得我是个未成年的小伙。

我给一个小孩开小区的推拉门,小女孩说“谢谢哥哥。”还是小女孩好,在她眼里我是个还不错的哥哥。

前几周发生了TS几个男性打女性的事件,有女性伸出援手然后也被打了。网上针对男女不平等的话题登上了各路帖子。往后几日又出现了某男坎某女,某女是其妻。网上对于男权女权等话题又一次登上各路热搜。我也关注了好久,每篇热帖我都看,每次看都感觉胸口有团发热的火气涌上来,捏紧拳头恨不得把天下男性都揍一遍,我还想象自己是张伟丽,我可以揍扁我假象中的男性。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好像所有的男性都那么不堪。一定有人也和我一样渴望亲密关系可恐男吧。

为何我剪一个寸头,我就如此担心那么多男性异样的眼光,因为他们是位高权重者,因为他们可以毫不在意我的感受说出一句玩笑话(对那位男性路人来说,他觉得这只是一句玩笑,我一个路人是太敏感了,是不是因为这个社会允许他们乱张嘴且不会被其他人所鄙视?我在工作中也有遇到类似的情景。

在网络上频频出现此类对立事件后,我突然很庆幸,我剪了寸头至少有很大程度不会被盯上吧,因为我感觉我已经没有太多女性特征了,工作日我都只穿裤装。我突然在想为什么我要顾虑那么多,其他女性会有和我一样的顾虑吗,会不会真的只有我想太多?我又感觉好悲哀,为何我作为一名原本还算可爱外形的女性心里竟萌生出想把自己的外表变成男性,打不过就加入吗?有点可笑,我好像只有这条看似不错的保护自己的方法。

我有过好几次不符合社会期待的行为,最后都被社会打了回来,是这个社会里的某类人打了回来。我知道我肯定会留回长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7-15/8030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