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探索自我这条路该怎么走?

成长 2022-06-23 22:03:30

仔细一算,距我上次发表博文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这半个月,我也没闲着,所有的精力都拿来备战今年的618大促。前阵子电梯里跟把我面试进来但好久没见的同事碰上了,两个人一块尬聊了一阵,他问我是跟的第几个大促了,我说,双11、618这么来回倒腾,第9个了吧。有点感慨。

他笑,说这不算多,我比你多多了。

至今还记得自己2018年5月31日加入公司时,参与的第一个618大促,当时好像上通班了也好像没上,总之是个晚班,上到快1点,他招呼着我们差不多收拾一下可以撤了,然后大家一起下楼,走在空旷无人的马路上的情景。

如今,我的第5个618大促,纯粹是以惨败黯然收场的。

其实,说惨败也并不完全正确,至少对于工作上,我获得了全盘的胜利。

自己直接负责的业务营收实现了对比去年72%的增长,负责的整合营销6个项目里已经如期圆满完成了3个,还省下的3个里,要么是考核期还长,要么是准备续谈年框合作,这还只是在我们这个品类相对而言的淡季,如果坚持下去,肉眼可见的下半年我们会赚的盆满钵满。

可对我个人而言,确是真正的惨败。618一过,我的身体很快崩盘,呈现出一种全盘的摆烂状态。618当天晚上,我的后背颈椎就开始不断报警,疼痛酸胀,动弹不得,然后是挣扎着挺过去,凌晨3点多到家睡下。

第二天为了陪娃度过他的3岁生日,又是强撑笑颜的一天。

到第三天,我身心俱疲,但说不清到底是哪里真的不舒服,于是请假半天回去休息。当天凌晨,发现自己又开始尿血。如果有人还记得,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记述过我上次尿血的经历,还是在去年的8月份《不顾健康赚钱,和每天平淡靠点小钱过日子,哪种是你愿意的?》。这期间一直没再复发过,我还心存一丝侥幸。

因此这次618同事拉着我全上晚通班(11点-凌晨2点),我也没多想,虽然无奈但为了让营收再趁势冲一把也就答应了。

没成想我的身体是第一个不答应的。它甚至是在扯着我的耳朵对我喊,命要紧。

6月21日,尿血的症状持续了一个上午,兼带嗓子疼,肚子疼。从7点干到8点半,眼见着血越来越浓,我有点慌了,跟领导请了假急匆匆就想去医院挂号。

拿起手机才意识到现在进医院要48小时核酸检测证明……

无奈之下只好拖着病躯开车回家,到家对面广场上去做核酸,周一大上午的队伍排得老长,我痛不欲生地走向长长的队尾,一点点往前挨。

期间还要顶着烈日,克服看见前面妈妈抱着上自己四五岁的好大儿插队要冲上去骂的冲动,一阵阵发抖,强忍着不蹲下缓缓疼痛的异常动作,在心里默默祈祷自己的症状不要再加剧。

以往的药片没有任何作用,我已经等不了48小时了,老张打电话给我指了条明路:去家门口的小诊所那里先看看。做完核酸,我停下车二话不说就去直奔诊所。

不出意外,又是急性膀胱炎,因为胃痛,医生又让我冲服了一个牛奶味的液体,我也没注意是什么。紧接着是谆谆教诲:“你这样子不能再上班了,这几天过来打针,吃药,在家休息,什么活都不要干,包括家务。

“打什么针?小针吗?”我还心存幻想。

“吊瓶,小针压不住,吃药也不行。”他说,“你这病得好好注意,不能熬夜,作息规律,再不注意转成慢性肾炎就不是小问题了!这病一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得的,你这么年轻,怎么就得了呢?“

我无奈,只好答应下来。很快被医生收编到病床,准备打针。

想了想,还是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汇报一下,把医生的原话说了,不知道是为自己心酸还是后怕,说话的时候不自觉有点哽咽。

躺在病床上打针的时光是漫长又单纯的,我把工作上的后事跟同事们交接完,然后把签名改成了“养病休息中”,关闭了一直常开的飞书。

6月22日,我的喉咙疼痛加剧,在病床上换了右手扎针,我用左手一个字一个字地跟领导敲了段请辞的信息。

大抵就是,以我现在的情形,不适合再为公司出力了。希望请辞,也会做好后续的工作交接。本来这段话,我酝酿了很久,是打算在公司跟领导当面去谈的,这一次突如其来的生病,让我失去了这样的机会,好好跟这做了四年的工作了结。

领导没有多说,一来可能是因为微信上说这个不太合适,二来他可能也需要时间消化,三来我是身体原因要走,不适宜强留,只是回复“我看看后续怎么安排”。

很多长辈都不建议我离职。包括我父母,也包括医生。诊所的病人并不多,医生跟我闲聊起来,觉得这时候离职,很难找到这么合适的工作,而且你工作年限长,公司大,各方面都比较稳定有保障,不适合离职。

可只有我明白,对于这份工作的意义,我已经纠结很久了。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不自由,毋宁死。

时至如今,我仍充满希冀,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当我发觉一条路走不通时,我不应该也是不必要的是,就是勉强自己在这种费尽心力但徒劳一场的内卷中逐渐掏空自己,而是换一条路去探索。这不是躺平,是不妥协,是解放自己的心灵,是朝着更多未知的体验与生活伸出探索的手。

一辈子就这么长,真的要在一个公司当一枚兢兢业业的螺丝钉,除了周围的同事认可你,谁也不知道,就这么麻木机械地过完一生吗?

我赞同个体心理学创始人 阿德勒的话,人生来,活着的意义是创造价值。

但要想好自己以什么方式,做什么事情才能更好地实现价值和创造价值。要活得更清醒一点,就要更好地了解自己,内观、内省、不断思考,才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如何充实快乐地生活,与他人建立更好的联系,成为一个有益于社会和他人的人。

下午到家,我打开电脑,把家里的资金状况做了一下梳理,包括现有存款、贷款、每月额定收入、额定花销,了解了一下失业补助金和保险金的区别,以及后续的社保处理方式。

因为双腿还有种发烧烧着似的酸痛感,我没再难为自己,又躺下休息了。

6月23日,也就是今天,在不上班的第3天,我的身体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嗓子疼痛的症状减轻,医生说我明天再打一天针就可以不用打了,接下来吃药就行。我签了这家诊所成为我的医保报销诊所,然后惊喜地发现每天打针的花费从之前的100多变成了50多,除了生孩子外,终于这医保的便利又让我享受到了

人生来,真的不要为自己设限。

太多时候,我们变得畏首畏尾,仅仅是因为周围人的声音,告诉你不能这么做,不能那么做,你不适合怎样,你不应该怎样。我们需要对自己负责,但在我们自己能够承担的范围内,我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合法的)任何事。你不是不擅长,做不来,语言的枷锁可以套在任何一个人头上,但绝套不住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我才31岁,我不想为自己的人生设限,我不想做很内卷上升通道却很匮乏的工作,我也不想被一份工作搞垮了身体,我还想成为自己孩子更好的榜样。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暂时没告诉我爸妈

对于我辞职这件事,老张倒是表现出了比较支持我的一面,毕竟我一直念叨要离职这事儿由来已久,他恐怕是已经受不了耳朵起茧子了。

毕竟我也已经靠这份工作支持了家里4年半,如今也到了他更多支持家里,而我去闯南走北的时刻了。

怎么说呢,一个长期上班的人,有一天突然辞职了,是不希望别人跑过来指责他,你为什么不为家里挣钱了,你为什么不好好工作又要游手好闲了,你知道现在工作多难找吗?而是希望有人能理解他,说句辛苦你了,并且感谢他一直以来的努力与付出,也理解他当下的选择。就像一个趟过风雪交加的夜晚终于归家的旅人,只希望再开门时,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亲切的笑脸和一碗热汤。

说实话,辞职后,很开心,每天都过得很轻快。

不用去想工作上的糟心事,身体也在慢慢好转,人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这些天,一直在读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对于个体心理学有了些许了解。接下来,我想我将会在这条探索自我的路上持续走下去。

-首发于公众号 人间吃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6-23/8018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