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2⃣️P不知道这叫失恋

成长 2022-06-22 17:10:30

院子是单位宿舍,两栋五层楼面对面,每栋3个单元,每层两户面对面,户型一样。院子只有一个大门、一个自行车停车场、一个生活晾晒区、一座后山。每户情况相似: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是同事,爸爸或妈妈之间是同事,另外有个叔叔小姨姑姑舅舅之间是晚一辈的同事;外婆奶奶辈复员到这个小城市,父母在本市出生,有三俩个兄弟姊妹,各自生了独生子女阿娥、朱莉、李亮等;父母在一个单位上班,子女在一个幼儿园小学上学;搬家的原因是读重点中学或父母离婚。

“我跟叔叔出去一下”,朱莉妈妈邹敏坐在卧室梳妆台,朱莉在父母卧室门口靠着,眼睛来回看卧室和客厅,戴眼镜的叔叔对朱莉笑笑。他穿一套藏蓝休闲服,身材精壮,发丝因摩丝油亮规整垂坠,脸颊没有胡渣,指甲圆润甲缝白净,坐客厅沙发等待时没抽烟、抖腿、看电视,只坐着。暑假午后家里这种安静不真实,朱莉怕有什么发生,叫了“叔叔”,继续在卧室门口看邹敏,希望看出更多信息。她的位置处在邹敏和叔叔中间,隔断了叔叔和母亲的视线。

爸爸不在家,她能保护母亲。

爸爸朱军吃完午饭出门的。朱军每餐饮酒,肚子如怀胎九月,脖子粗到扣不上短袖衬衣上面两扣子,也怕闷,最下面一颗没扣,衣领子耷拉在肩上,尽量让脖颈处裸露,皮肤褶皱里汗珠等待着挥发。他关门后把牙签叼住,手去拉掉到肚下的皮带,裤子刚到肚脐,“叮当哗啦”在身体运动第一下之后,皮带上十多把的钥匙串带着裤子坠回肚子抛物线的最低点,裤子没掉,身体臀部两坨凸起的肉兜住了皮带。

朱军不管它,着急用手去运作牙签,嘴里吱溜作响,“噗”剩肉被喷在楼道把手上,表情舒服,朝麻将馆去了。想起饭桌上妈妈和爸爸说了叔叔,朱莉稍微放松警惕,换了重心脚,背塌歇下来。饭后有几分困顿。

邹敏旋出一截口红,大红柱子快被用到底,朱莉抹过的痕迹没被留意或提起。唇线笔是暗一点的朱砂色,用来遮掩边界:嘴的特殊作用导致它的边缘过渡到脸部白皙的肌肤有一圈淡的类似复原后的疤痕结节,以它为界限的皮肤弹性明显不同。

邹敏喜欢描画这条边界,留下红色的锋利棱角。画过的唇线赛过眼睛,成为脸上的主角。给白色衬衣上喷了点茉莉花香水,邹敏的艳丽里多了一分温馨。这座小城地处丝绸之路上一处长江支流,家家户户夏天爱种一盆茉莉,开花后摘下用针线缝成手镯或项链给家里小女孩,这味道是母爱的芳香,朱莉从小喜欢。

邹敏和叔叔走了,朱莉从老位置都到梳妆台,记下化妆品的摆放和用量,模仿妈妈的手法,挤了一滴香水涂在身上,各归其位后拿上钥匙串去“唤”阿娥。

朱莉家长不在的时候穿邹敏的高跟鞋到院里玩,阿娥凭此知道可以去朱莉家单独玩。

午饭后阿娥先听到了朱军的钥匙串,她在窗后候着,眼睛向朱莉窗子后寻找。不久邹敏的好朋友眼镜上去了,后来邹敏和眼镜叔叔也走了,阿娥觉得邹敏一如既往得漂亮。愉快的感觉先出现,因为朱莉一个人在家。后来朱莉的钥匙串、鞋拖地声音让愉悦转为一丝兴奋,一年来这种“大人不在家”的信号直接对应“啃脖子”的生理反应。

兴奋马上偃旗息鼓,她还在来初潮,去不了朱莉家。

朱莉看到阿娥的百叶窗有动静,阿娥在家,今天跟往常不一样,阿娥许久没来找她。午间的太阳很毒,她走了两遍来回就独自回了家。在家里的百叶窗后能看到阿娥窗后百叶窗的翻动。到晚饭阿娥都没有来。

朱莉的姑姑朱琴是单位合同工,和修车匠老公带着朱莉的堂妹王婷住在院里的老平房。王婷成绩差,父母工作跟其他父母不一样,王婷巴结院里孩子跟她玩。

她没零食没零花钱没游戏机,但她会带大家“参观”。“参观”类似于参观博物馆展览和导游讲解景点。王婷给大家讲解父母夜里做爱的声音、震动,再带领大家去她家,在双人床边猜测哪块床板发出了声音,孩子们直愣愣得看着铺平的床单。王婷还会引导大家嗅闻床单,指示具体是哪一块性爱,大家惊奇的眼里放出光芒,原来性爱是一块形状!扑上去闻的孩子不管闻没闻到都样貌兴奋异常得默不作声。王婷因此被接纳为院里孩子核心成员,被邀请去别人家玩游戏机、过家家、看电视和打牌,和朱莉玩得更少。

朱莉从王婷那里得知阿娥会去李氏三姐妹家看动画片,去熊亮亮家打游戏机、听鬼故事。王婷还能透露更多给朱莉:李氏三姐妹说她妈妈是骚货,卖淫的,她妈妈戴绿帽子。李氏三姐妹是院里最漂亮的三个女孩,大的和朱莉同学,依次小一岁,是李家父母辈三兄妹分别生的独生女们。李大父母离婚,李二父亲残疾,李小父亲在她小时候溺亡,母亲未再嫁。

评论母亲的话对于朱莉来说并不新鲜,院里女孩子因此早就不和她玩,男孩一起玩要她脱衣服,她只能和王婷玩,后来王婷有“展览”也不常找她。

倒是认识了阿娥一起,“啃脖子”自然而然,没有谁先谁后,没有被男孩子要求脱衣服那种不舒服,有时候在王婷身边也能“啃脖子”,不需要演过家家里的夫妻。

可阿娥现在不出现了,从王婷那儿得知,她一般在熊亮亮家打游戏机。朱莉觉得阿娥这是叛变。女孩子、男孩子、阿娥,所有人都不和自己玩。不久就约班里同学陈浩。陈浩在班里给朱莉传纸条、送零食,她没理,班里同学传他是朱莉男朋友。

陈浩开心终于打动朱莉。

朱莉父母走后,陈浩会出现在院里,开头一个月朱莉踏着高跟鞋到门口接陈浩,因为阿娥在窗户后能听到,却还是没来找她。之后朱莉从窗户上丢钥匙给陈浩,不再下来,院子里再也没响起高跟鞋的拖沓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6-22/8017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