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不工作一年后,我发现成为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成长 2022-06-19 00:35:31

偏离社会时钟的「自由悖论」
  • 你被社会时钟影响过么?

    什么是「社会时钟」,大概就是到了什么年纪干什么事,按部就班地生活。

    在「非正式会谈」节目里,陈铭老师曾经这样定义它:是一种来自社会的外部期待、是整个社会文化形成的一种生命节奏,比如大学毕业后工作、恋爱、结婚、生子。

    大家都在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遵从某种节奏往前走。

    「非正式会谈」的陈铭老师

    从大四毕业那年开始,我发现自己是在遵循社会时钟的过程中,不断地进行偏离。一开始是被动地偏离,现在是主动地偏离。

    毕业工作一年后,我选择了裸辞,面对职业的迷茫,我去一家咖啡馆民宿复合空间当半年义工,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就去做了。

    套用国外的“gapyea”说法,我是在过“间隔年”,现在名词解释为「躺平」。

    咖啡馆民宿不大,复式两层带天台,民宿有4间房,咖啡馆,我每天的工作是冲泡咖啡、接待住客、换洗床单被套、晚上搞搞分享会活动,喝喝小酒。

    冲泡咖啡的时间不多,因为大部分时间生意惨淡,在天台喝酒的时间倒是挺多的,实现白天咖啡晚上喝酒自由。

    我最爱的窗台,和它的黄昏、晚霞

  • 从资本主义链条上自动脱落

    大家都在公司踏踏实实地工作,而我成了那颗从资本主义链条上自动脱落的螺丝钉,突然松动停下来了,作为一个挑战时钟的存在。

    但是依旧要被放在社会成功的价值体系上进行审判。

    所以挑战时钟的后果就是,要承担社会时钟施加在你身上的压力。

    脱离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后,我当时看似是在享受着偏离社会时钟的自由,时时刻刻在被这个时钟影响。

    谁谁又升职加薪了,谁谁结婚了,谁谁准备买房了,外界的声音一直在让我陷入不断否定自己的漩涡里,那时我觉得偏离社会时钟,似乎是一种失败,而不是自由。

    林芝南迦巴瓦峰

    由被动向主动偏离我活在了自己的时区
  • 遵循内心的声音

    现在,我是主动选择了偏离社会时钟这件事,活在自己的时区里。

    我的所有决定评判标准是,是否遵循自己的内心,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想去旅行。”在29岁经历裁员后,我没有选择继续下一份工作,而是放空半年,去了20座城市旅行。

    “我想去学心理学。”在待业的第11个月,30岁的我又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考研。

    30岁之前,我很少去认真地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度过自己的一生, 都是随波逐流,只不过我每次都无意地脱离了主流。

    西双版纳的白塔
    小时候被父母的标准奴役,长大了以后被社会的标准奴役,但其实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没有人问过我们,我们也渐渐的忘记了要问自己我想要什么、我想做什么。
    现在我越来越觉得,不被别人的期待、不被世俗的成功绑架,让自己成为自己,是很重要的事情。

    这也是我在这一年躺平中慢慢意识到的。

    躺平对我来说,是一个将自己从无意义的工作中解放出来的喘息机会,重新拥有自己的时间。

    当我拥有了大量的与自己相处的时间后,不去强迫自己做什么,看看自己逐渐开始想做点什么,就这样我开始了旅行、阅读、写作、学习考研。

    乌鲁木齐的天山

  • 把一切过程当成人生经历

    回过头来看这一年的旅行和写作经历,它带给了我很多意外的收获。

    获得人生中的第一个10万+,这段时间很多关注我的朋友都是从豆瓣而来的。这段躺平经历故事发布在豆瓣上后,没想到引起这么多人的共鸣,很多豆友说看完后突然对自己的生活没那么焦虑了、平静了很多。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6-19/8015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