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No zuo no die的裸辞找工作记录(6): 2022年的再折腾

成长 2022-06-14 13:57:08

本系列上一篇文章在此: https://www.douban.com/note/803342605/

在写完本系列上一篇日记后,我曾以为自己三五年之内不必再找工作,实在没想到打脸打得这么快。


2021年4月我入职前司,4-11月虽然觉得前司真的忙得出乎意料,可工作体验尚可,直到11月,我在决定不relocate去湾区想fully remote,并且接手了reorg(9月我们组分成了两个sub-group,原来的一个IC被提为新mgr)之后的新mgr在做SDE期间的project,跟新mgr在project上无法达成一致,被新mgr突然开始疯狂针对,每个星期写万字论文证明我不qualify for IC4,辅之以各种冷暴力,充分见证了新mgr有多么的双面人/manage-out的手段多么花样百出之后,终于在2022年1月下旬,等来了新mgr的PIP通知。

我看通知上写着,除了完成纸面上写的1234项目之外,还要准备随时完成1-1里她口头布置的任务,知道这厮不把我赶走不罢休,于是决定直接走人——再再一次裸辞,距离上一次失业再就业(2021年2月)还不满12个月。

从2022年的1月底到5月初,我不得不再一次进入 刷题+投简历+看书+面试+带娃 的战备状态,时间比我在前司工作时要轻松,精神压力要大不少。没有收入,我自己买的房子每个月定时扣贷款,孩子每个月daycare的开销——手头上的现金只能支撑我一年。

时间到了4月底,我的第一波和第二波公司onsite都纷纷败下阵或者被取消,身心俱疲,在5月中下旬签了最终offer,一个虽然很想要但没料到能要到另外很忐忑的职位——在配偶入职十年的同科研机构做term computer scientist,预计入职时间是6月16日——又多了一段约半年的gap。


介绍下去年和今年的找工作情况对照:两年投简历的数目都是~100份,去年拿到了10个面试机会,今年拿到了20个(从正式 interview开始算,不计recruiter talk);去年拿了两个offer,都入职过;今年也拿了两个offer,第一个offer大概是四月初拿的,某血汗厂的contract,我当时嫌弃contract工资低以及不想流血汗,就没接,现在这个offer的工资远不及contract,不过面试时mgr透露“法定”工作时间是10AM-3PM,我便心动得无以复加,说啥都要从,也把接下来的面试机会全推了。

去年给我面试的10个公司,5个本地,5个外地,总共5个onsite,其中3个是3.5hrs+的严格tech轮。今年20个面试机会中,只有1个本地机会,其他都是东岸DC/NC或者remote机会;8个谈完HM没有下文,3个没过/取消电面;9个on-site中,面过5个严格轮,还有1个on-site被动取消。

从拿onsite/面试机会的数目对比来看,今年找工作的情况似乎比去年要好,但过程要坎坷得多,成功率低,包裹也小。

虽然还是跟去年求职同样的级别(mid- level SDE),体验到的面试难度比去年大。今年在备战过程中,Leetcode累计过了500,应对一般的mid没什么问题,所以只要是电面考刷题的,我几乎都拿到了on-site;但我在on-site里遇到的题目,一家100%hard,一家50%hard,同时即使是mid,考点也比一般mid-level的Leetcode多,比我去年体验到的on-site难不少,偏偏我几乎没有准备hard和与hard有关的高级算法/数据结构,导致解题受阻。

另外,去年我说不会AWS之类能到on-site,今年recruiter听到这句话要么表示可以挂电话,要么直接发拒信不给电面机会。


说一些总结一下今年的求职心得体会:

1. SDE找工作确实是越来越卷。上文提到的,简历轮中,AWS/Google Cloud/Azure经验已经成了必备项。另外on-site的题目难度比我在一亩三分地、刷题班、看博客等等来源看到听到的都大,导致还是会因为coding不过。

另外除了coding,今年的面试我还经历了OOP,system design,Linux/architecture interview和debugging,其中一个on-site,在coding轮和OOP轮没问题的情况下,因为没准备过的debugging轮没过硬基准线,最后没给offer。

2. 我的简历一如既往地很难过筛选,除了是recruiter自己联系或者找人refer的,我今年自己投中的简历数目是3(of 70)。

好在今年联系我的recruiter要比去年多,不然真的不知道下一份工作可以从哪里来。可能的原因我猜有:缺乏相关tech stack,gap长经验短年龄大等导致的性价比不高,PhD的项目和前司让人觉得我跟full-stack SDE不匹配,具体是什么原因不得而知,真的很希望负责筛简历的recruiter告诉我。

3. 形势比人强。今年我刚开始找工作那会,能感觉市场热,但pay已经比2021年下半年低。

到了四月,除了hiring freeze,还有裁员/经济危机的消息,地里的热点也从比大包换成裁员预测,我也亲历其中,好几个预定好的面试被突然取消,联系我的recruiter也比年初少。

4. 一直以来,对于我这种专业冷僻没有办法当faculty的PhD,去工业界干什么,便是个困扰。

看到了许许多多PhD刷题转码SDE成功的故事,但在我这里实现起来,似乎没标榜的那么顺利。

刷题进大厂做SDE这条已经被众口铄金认证了的康庄大道,在我这里走起来仍然像是羊肠小道,崎岖不平。

去年我在电面的时候,有个自己也在跳槽的面试官直接劝退我:我的情况不应该申请SDE!在市面上有许许多多SDE机会的情况下,我拿到的SDE面试机会还不到总数的一半,而且给我SDE面试机会的,也就是那么几个general hire的厂而已!

在公司干过0.5年full-stack,也干过0.5年devops之后,我对AWS之类有fancy名字的技术祛魅,觉得日常的SDE工作大部分也就是调库查手册,并不觉得有什么干不来的,但好像市场并不认可我去做SDE,至少是我现在的状态不行。

反之,市场仍然在PhD相关方向上给我伸橄榄枝。那个方向对口的公司非常有限,我数来数去,感觉也不到20个,但我居然拿到了其中7家的面试。然而该方向已经深度绑定AI/DL——我几乎没搞过,CS的OS/architecture/Linux/compiler/system之类的我又从没弄明白,除了最终的offer,其他的也没能过面试。但对比起来,市场似乎更期待我走这个方向……

我以为我能走大路,看来还得行偏门?


最后,我想说,自己真的希望下一份工作可以坚持三五年,每一段工作经验都不足一年,确实不利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6-14/8013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