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四月故事

成长 2022-06-13 20:02:17

那个四月,是大学即将毕业的初夏,朋友从成都来广州看望我。

我刚决定在一家公司开启自己正式的职业生涯,心里有一点点忐忑,不知这个选择将引领我去向何处。

那个四月底的广州,已经变得黏腻闷热,我们住在凌乱没有空调的宿舍里。

这间曾容纳六个人四年时光的长形房间内,物品不可能被堆积更多了。

但所有人失去了整理的耐心,这是尘埃落定的时候,这里将是一个潦草收场,一个被我们匆忙丢掉的过去。

我们仿佛都只是等待着,领取一张进入社会的通行证,烦躁又焦灼,想要亲眼看见更多的世界。

散漫的日子,已经为数不多。我和朋友筹划着,在广州玩耍几天,然后去中山探望另个高中旧友,接着我俩返回成都,在她的学校待一阵。

我们把它看作一段毕业旅行,接下来,我会留在广州工作生活,她则去北京,开启另一段读书生涯。

光明的未来会徐徐展开,我们坚信这一点。

在体育西地下迷宫般的时尚天河,我们欣喜地淘着几十块钱的牛仔小裙子,在省美术馆内那天的画展前,请别人帮忙拍照,两个人的脑袋——奇妙得同步歪向右边。

那刻的神态,我们好像。

我们有一种相似性,但我看起来更坚锐,她则柔软。事实上,我们的内在和显露的个性完全相反。

六年后的四月,她从我家客厅走进来,朝着卧室里的我轻声问道:“我来广州,是不是让你感觉到了压力?”

疫情的第三年,上次见面是在我的婚礼上:她帮我拉起婚纱裙摆,和我一起走上那个可笑的钢架搭建的舞台。

那个我们穿着同款牛仔短裙的夏天,我絮絮叨叨说着自己坚信的事物,到了今天兜转很久我又重新坚信的。

那个记忆里有最好成都美食的夏天。叫“人民食堂”的苍蝇馆子,烤得香脆的锅盔和肥肠粉,钵钵鸡配冰啤酒,还有热闹的油碟火锅。

拥有这些事物的夏天过去了。

此时我们站在只开了一盏暖黄色台灯的卧室里。

像这样只有两个人,互相观察的24h+,这么久后第一次。

“嗯,我只是没法像以前那般纯粹的快乐了。”我几乎笑着说。

那一秒钟我也游离了,这一切是真的吗?

那条共同拥有的淡色裹身牛仔裙,在那个夏天后,我们都不约而同发现,自己不再适合穿它。

首发个人公号:lights and cal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6-13/8012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