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参与话题:喜欢上那门学科的过程

成长 2022-05-10 17:07:00

这是以前写的一篇日记,就也放这个话题下分享吧

写于2019-02-15

说一说我喜欢上数学的过程吧。

上小学时,对数学感到很痛苦,虽然成绩不差,但学得很辛苦,感觉自己的思维模式跟小学数学很不相应,比如那时的鸡兔同笼,真是闹心,到底是谁想出来这个鸡兔同笼的啊,还有那奥数,更是摧残身心,什么奥林匹克精神,不知道不清楚不爱听……

但是上了中学,对数学明显改观,不觉得痛苦了,尤其是进入高中,开始喜欢上了数学,到现在我都记得一个转折点,就是高二解析几何(应该是高二吧)后,某一天忽然感觉开窍了,做题目时基本都很有底,怎么描述呢,就是那种万变不离其宗的很有把握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享受,做题目于我而言是一种乐趣,因为胜券在握。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会有这个变化的,高考时数学考了全班第一,不过令人扼腕叹息的是,这是有史以来我第一次考第一,却没机会体验老师在全班宣读名次时的荣耀了……再后来,亲戚的几个小孩聊到study的话题,问我数学是怎么个突飞猛进的,看着他们殷切的眼神,再看看他们的分数,我表面谦虚内心得意的回答:无他,题海战术熟能生巧呗。但说话间,我忽然想到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而我之前给疏忽了,心里咯噔一下,后来我专门讲了一下。

就是高中时,我妈妈的一个同事,一个副高,当时她信fo了,给我妈送了一个观世音pusa瓷像,还送了一个缝制好的小布包,我妈拿回来后,无人问津,她东想西想不知道如何安置,最后放在了我书房的一个柜子上。我问她布包是干嘛的,里面是啥,她说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同事叮嘱她,这个布包一定要供奉好,千万不能打开(后来知道了里面放的是抄写好的楞严咒)。

就这样,我每天在观世音pusa塑像的陪伴下挑灯夜战。

起初,没管过这个塑像,自己该干嘛干嘛,但后来,因为课业繁重,真的很苦,还有分数名次,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我就自发的经常会在观世音pusa像前苦苦哀求,求 观世音pusa让我成绩好、考得好,有什么苦我经常会在 观世音pusa像前倾诉(十多年后,我遇到fo法后,才知道了fo氏门中有求必应,知道了 诸fopusa的大慈大悲大愿,我这个愿望简直是小case),所以我觉得,我当时数学上的转折点,跟我每天恳切的发自内心的求愿一定有关,fo力加持,不可思议的!我是个资质平平的人,从小身边学霸环绕,看着他们轻松study,文理兼容,还有空博览群书,我从来都只能望其项背。

上高中后,数学上的那次转折,我印象是很深的,这不同于日积月累的训练后慢慢变好,而是忽然有一次,我就觉得豁然开朗了,这种感觉很奇妙。

再接着说,后来尤其是高三,几乎每天,无数个深夜,我都会在 观世音pusa像前求愿,至今还记得求愿内容的发展变化:最初因为看了蒋昌建他们几个的国际大专辩论会,热血沸腾,我就跟 观世音pusa求愿能考上复旦;到后来,心理防线逐渐崩溃,我想算了,我这德性别指望复旦了,能考上南师大华师大也心满意足了(说明一下,这些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无关学校排名啊,这些学校都是好的);再到后来,随着高考日益临近,心理防线已然坍塌,愿望改为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pusa啊,求求您千万千万好歹保佑我考取个啥,哪怕就是本地师专也行。

每次苦苦哀求时,我还时不时加上一句,只要能考上,随便受什么苦都行,只要能考上!

后来,如愿考上了一所211院校(我们那时还没有985),也如愿受尽了苦痛。

多年后,遇到fo门智者,听恩师开示说,不要随随便便发愿,比如我们平常生气时会说一些气话,什么让我死了算了,还有发毒誓,什么天打雷劈这些的,即使你是一时的气话,可是你说出来了你就发了这个愿,一旦因缘具足,就会兑现!!我可真是现身说法:我当年在 观世音pusa前天天求能高考中榜,最终如愿以偿。

同时,我曾经无数次发愿只要能考上,受多少苦我都愿意,我也如愿以偿!!叹息,无知即罪恶!!

p.s.面临生活的动荡,人生的苦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茫无所依的朋友,不妨到三宝门中一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2-05-10/7993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