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北大硕士卖米粉,遭董明珠痛骂,如今1分钟赚500万,张天一凭啥?

成长 2021-11-24 18:55:49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说:要考个好大学,进个好公司,然后努力工作赚钱。

实际上,这条路,恰恰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平庸!

正如《穷爸爸富爸爸》中的富爸爸所说:

努力工作不会让你变成有钱人,只会让你帮助有钱人更有钱。

那该怎么办?

“霸蛮米粉创始人”张天一的经历,给了我很多启发。

2014年,在《中国青年说》节目中,出现了这么一幕——

董明珠对着台上的男嘉宾大喊:“你这是在浪费国家教育资源,赶紧回去把店关了!”

怎么回事呢?

原来,当时还在北京大学读硕士的张天一,放弃了诸如“机关、律所”的高薪工作,而是在国贸地下一层的角落里,开了一家米粉店。

一时间,北大法学硕士卖米粉,成了热议话题。

  • 有人支持董明珠,觉得卖米粉初中毕业就够了,张天一白白占用了北大的稀缺教育资源;
  • 也有人觉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能做出成绩,职业本身不分高低贵贱。

    所以,7年过去了,张天一的米粉店,做得怎么样呢?

  • 开业当周,日营业额突破20000块;
  • 一个月后,获得天使轮投资;
  • 两个月后,开第二家分店,员工发展至20余人;
  • 半年后,登上央视《对话》栏目;
  • 4年后,完成B轮融资,公司估值5亿;
  • 如今,张天一的米粉店非但没有关门,反而一路开遍京津冀地区,线下线上双开花!

    试问,哪家米粉店能发展得如此迅猛?

    难道说,是“北大法律系”的背景,帮了张天一?

    如果你刚好也厌倦了朝九晚五的枯燥工作,想创业又不知该从哪里入手,不如就一起来看看张天一是如何成功转型的吧!

    01 一不小心,折腾出80万

    1990年,张天一出生在湖南常德,父亲是医生,母亲是律师。

    用他自己的话说,来自于一个“小富即安的中产家庭”。

    从小就聪明伶俐的他,不仅学习好,还特别有主见,喜欢在竞争中走“差异化路线”。

    比如说,14岁那年,学校组织成绩好的同学,备战奥数竞赛。

    别人拿到考卷都是从头开始做,而张天一偏偏要从后往前做,上来就跟“最难的题”死磕!

    结果,他虽没拿到最高分,却成了“老师印象最深刻”的学生。

    但这种“不走寻常路”,也有“帮倒忙”的时候。

    2008年高考,张天一就别出心裁地写了一篇文言作文,结果语文成绩一塌糊涂。

    但就这样,他还是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学校,读了法学专业。

    到了大学,张天一更是肆无忌惮地开始“折腾”。

    从学生会、辩论队到社会实习……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比上班的人还忙。

    不仅如此,从大一开始,他就主动走出校园,不挑工作地开始实习,从助理、秘书到外卖、前台……一个月做一个,全都试个遍。

    了解了“上班”的道道后,张天一又盯上了“做生意”。

    一到周末,他就背上个大书包,跑到动物园附近的批发市场,买一堆5块钱一副的耳机,然后在各大学校门口原价出售。

    张天一傻了吗?

    当然没有,他其实是在“引流”。

    凡是想原价买他耳机的人,都要先加他的qq,再进他的客户群。

    这样一来,张天一的社群就有了几百人,以后再推荐其他产品,就方便多了。

    到了大二,他手里已经有了3万块。张天一盘算了下,雇人在五道口开了家饺子店。后来生意好了,又在魏公村开了第二家店。

    “大四转手时,两家店竟然卖了80万!当时我都惊呆了,要知道这真是自己花了2年时间,一分一毫挣出来的。”

    每次说到这里,张天一都掩饰不住脸上的自豪。

    然而,这还不算完。

    卖了饺子馆,他把所有精力放在学业上,不仅以全系第三的好成绩顺利毕业,更是考上了北京大学的法律硕士。

    也就是说,人家的大学四年,不仅上了研究生,还顺便赚了80万。

    人和人的差距,大概就是从这里拉开的吧。

    02 创业,我是被逼的

    知乎上有一道高赞问题:每天都不想上班,怎么办?

    在1300多条回答中,出现最多的一个词,竟然是:不值得。

    而张天一铁了心要卖米粉,恰恰就是因为这三个字。

    2014年,张天一临近毕业。

    当时,他已经在机关实习了大半年。

    工作之余,他经常会站在办公室远眺。

    北京的大街小巷,就这么在自己的脚下,一种已经站在人生巅峰的感觉,油然而生。

    可一下班,他又不得不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一站就是两个小时,然后躺在狭小的出租房里,盘算着下半年的房租怎么交……从巅峰直落谷底的失落,让张天一猛然感到:该醒醒了!

    “我这么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是为了毕业后找份工作,然后买房买车,结婚生娃……那,直接回老家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得留在北京?

    也许你会说,留在北京机会多。

    但就算你挤破头进了事业单位、500强名企、天天能见到“大人物”……不还是每个月领着有限的工资,交了房租、月供后,就所剩无几?

    北京的机会,大都是有门槛的。比如说,在没有户口之前,很多福利都和你无关。

    所谓“在北京有份体面的工作”,背后的真实竟是如此不堪,甚至无解到让人绝望!

    更可怕的是,这些“体面的工作”,大都是一些简单的重复性劳动,既没有技术含量,更不会给人带来提升。

    “年轻人最缺的不是选择,而是经历。”

    在张天一看来,年轻人就应该趁着年轻,多经历一些事情,多积累一些经验,而不是过早地给自己定型,按部就班地上学工作,成家立业。

    正因为他不想做“外强中干”的伪精英,更不想在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中,浪费大好青春。

    所以,就只剩下“创业”这一条路了!

    可就算是创业,张天一也可以做个与专业相关的领域啊?

    毕竟开米粉店,会认字算账就够了。既不需要专业知识,更对学历没有太高要求。

    “不走寻常路的”张天一,为什么要“自降身价”呢?

    03 内外压力,真挺累的
    “刚开始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觉得之前开过饺子馆,有些成功经验;再加上我是金牛座,本身就爱吃,就想在北京开一家‘有家乡味道’的米粉店。”

    但毕竟创业不是点外卖,一次失败了,下次“绕开”就行了。

    在选择领域方面,张天一还是做足了功课的。

    上学时,他最想念的就是湖南常德的米粉。结果找遍了北京,才在大钟寺附近发现一家味道正宗的店。每次去,他都会悄悄观察店里的客流量和翻台率,当时就觉得这个生意,好赚钱!

    后来决定创业了,张天一又翻了很多资料,发现中国的餐饮市场,保守估计有5万亿。其中主食部分,只占不到30%,而有品牌的更是连1%都没有。

    这里面,可发挥的空间就很大了!

    再反观律师行业,说“饱和”一点都不过分,每年几百比一的录取率,还不算从其他城市过来的“非应届生”。

    与其挤破头挣一个“螺丝钉式”的工作,不如放开胆子,做一份自己想做的事业。

    所以在《中国青年说》上,面对董明珠的诘问,张天一才会喊出那句:“北京不差我这样一个搞金融的律师,但是缺一碗好吃的牛肉米粉!”

    思考成熟后,就该行动了!

    张天一先是找了3个志同道合的伙伴: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硕士柳啸、拿到美国高校MBA全额奖学金的宋硕,以及在深圳早已有稳定工作的周全。

    三个人都是来自常德的老乡,也是张天一的好哥们。

    听说他有创业想法,3个人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大好前程,投奔了过来。四个人一共凑了10.5万元,其中张天一出了7万:“主意是我的,不能让他们担太大的风险。”

    可在北京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拿10万块开店,又谈何容易?

    打了几百个电话,跑遍了大街小巷,张天一始终没找到个“价格合理”的铺面。

    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当时在国贸地下,有个美食广场。里面有个非常偏的铺面,已经连续干黄了3家店。上一家奶茶店刚倒闭,就让张天一他们发现了。

    “条件你们也看见了,租金你就给6000元,我也不要转让费了,有人开着就行。”

    店家和物业都很大方,张天一也顾不上挑三拣四了。实际上,付完租金,他们连奶茶店的粉色柜子都没钱换了,简单刷了刷墙壁,就直接开业了。

    创业是个艰难的过程,更何况是最辛苦的餐饮行业。

    刚开始的时候,店里一共就3个店员。张天一一个人身兼数职:厨师+服务员+收银员。

    “连着几个星期都没见过太阳,天不亮就起床采购,然后一直忙到深夜。”

    但是,第一周日销售额就破了两万,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有什么秘诀呢?

    原来,他们在明确了客户群是“在北京打拼的湖南人”之后,就一口气注册了50个微博账号。然后通过网络,寻找在北京的湖南人,尤其是有一定粉丝基数的大号。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张天一就搭起了一个千人社群,作为他们的第一批客户。小店的生意,也就慢慢稳定了下来。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又有人出来阻拦张天一!

    有一天,他在店里忙到凌晨1点多,正好遇到在楼上律所加班的同学。

    “哎,人家都加班回家了,我还在这苦逼地干活……”

    心情复杂的张天一顺手写了一篇《我硕士毕业为什么卖米粉》,发到网上就去休息了。

    结果,这篇文章竟然火了!

    一时间,来米粉店的,除了吃饭的食客,还有各路记者、投资人,以及——张天一的父亲。

    原来,远在老家的张父一直以为儿子在北京机关工作,还引以为傲地到处宣传。

    直到看到《常德日报》转载的文章,这才知道,儿子在北京竟然卖起了米粉!

    “真是儿大不由爷呀,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我跟你妈的感受?”“但是,这件事是我想做的,我也相信我会把它做好。”

    就这样,顶着父母、各界舆论的压力,张天一楞是把这米粉店做得风生水起,连续开了第二家店、第三家店……不仅如此,他还创新性地用信息化手段提高餐饮效率,将之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配方,进行标准化,从而确保每一家店的米粉,都是湖南常德的正宗味道。

    2018年4月,张天一将米粉品牌正式更名为“霸蛮”。

    这是一句湖南方言,既代表了产品特色,更是蕴含了“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的品牌精神。

    随后,“霸蛮米粉”便在北京、天津、河北等地遍地开花,品牌市场估值达5亿。

    此时的张天一,是意气风发,对自己当初的选择,更有信心了!

    然而,创业的风险,总会在不经意的拐角处出现,打你个猝不及防。

    04 差点断掉的资金链

    2020年春节前,张天一发了一个朋友圈,说:从今天起,一天一家新店,开到年三十前。

    然而,紧随其后的,是新冠疫情!

    60多家线下店,一下子收入全部归零。

    2月底一对账——

  • 营收:零;
  • 应付:2000万!

    这样下去,最多只能撑到4月份。如果到时候还不解封,等待张天一的,就只有破产了。

    “非常慌。”“就跟突然被切了动脉一样。一个人身体再好,动脉一段最多也撑不过5分钟,资金链断了就是这种感觉。”

    好在,短暂慌乱之后,张天一又恢复了惯有的冷静与理智。

    他敏锐地发现,虽然实体店的生意都停摆了,但线上的交易依然如火如荼,甚至比疫情之前还要火爆!

    他立刻将员工分成3拨,一拨人开设电商小店,打通线上渠道;一拨人入驻直播间,一天16个小时在线讲解产品;最后一拨人,对接各大主播谈合作。

    “倒计时,五、四、三、二、一!"

    2020年4月,在薇娅直播间,霸蛮米粉上架不到1分钟,就卖出了10万多份。

    500万的销售额,牢牢地把张天一断掉的资金链,又接了回去!

    再加上门店的半成品外卖,一场意外,反而促使“霸蛮”加快了门店数字化改造,线上线下联动,收入不降反增!

    05 尾声

    如今,三十而立的张天一,早已不是站在舞台上,被质问“浪费资源”的懵懂少年。

    从世人的质疑不解,到越做越好的“霸蛮米粉”,张天一的创业故事,大概会让很多人,又重新拾起了“创业梦”。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张天一没成功,米粉店关门了,大家对他的态度,会不会有180°大转弯?

    成王败寇,始终是这个世界的底层逻辑。

    所以,你做什么不要紧,关键是你得能做到、做成!

    就像是你要去某个地方,骑自行车和开汽车都可以,但谁能最快到达呢?

    还真不好说。

    另外,在张天一的身上,心眼儿还发现了几个特征,是所有成功者都应该具备的——

    1、差异化竞争:不管是文言作文,还是硕士毕业卖米粉,张天一总能找到“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然后利用这点去参与竞争。

    2、独立思考:除了专业书,张天一还非常喜欢读“文史哲类”书籍。与通俗易懂的工具书相比,这种书往往会引发人的深层思考,看清事情的本质,发现问题的根源。

    3、危机意识:“坏事时常发生”,这是挂在张天一办公室里的一幅书法,既是鞭策自己,更是创业者如履薄冰的真实写照。

    那么,关于“北大硕士卖米粉”,你又有怎样的看法呢?

    欢迎留言,我们讨论区里继续聊~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1-24/7956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