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如果这世界不能如你所愿

成长 2021-11-24 18:54:08

前段时间和boss驱车2个小时去一家公司和CCO谈一笔合同,谈话过程很不愉快。要谈的合同涉及到很多细节,每次我们请教“xx是怎么做的”,对方并不直接回答问题,而是说“你觉得呢?”或是说“我们本可以xx,但是没有这样做,你可以想一下原因。”我觉得我方态度非常诚恳,但是大部分对话中,对方只是盘着手上的念珠打量着我们,时不时地回呛一句。

尽管之前的工作经历中,我遇到过很多交流不愉快的人,但是从没像这次让我想要即刻离场。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们没有发生争吵,那么到底是什么让我不爽呢?

最近看《非暴力沟通》这本书,书中写了如何应对自己的愤怒:与其沉浸于“合理的愤怒”,不如倾听自己和他人的需要。

如果我按照书中的建议,用“我生气是因为我需要……”来取代“我生气是因为他们……”。

会发生什么呢?

乍一看我的愤怒很合理,我生气是因为,我们带着诚意跑了很远到他公司希望我们能达成合作,但是对方态度高傲。

我生气是因为我需要得到尊重,我希望我们能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平等对话,我相信即使无法合作,我们也可以以一种互相尊重的方式交流。

在书中,作者说:听到不中听的话时,我们想起四种选择,1.责备自己;2.指责他人;3.体会自己的感受和需要;4.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

我没有责备自己,下意识地,我选择了指责他人。当我体会自己的感受和需求时,我意识到我的愤怒是因为我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我试着体会他的感受时,似乎也懂得为何他会习惯鼻孔看人,可能是他的内在太弱了,需要外部的虚张声势让自己看起来盛气凌人。合同的前期对接我们是和他们公司的另一个部门负责人沟通的,突然转到他这里,他有情绪。所以他是带着固有的行为模式与自己都可能没意识到的情绪和我们沟通的。

这件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后来合同顺利签订,但我依旧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件事,因为我意识到生活中我特别容易被这种“不公平对待”引发情绪。

在我的观念中,“我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我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理所当然的,但其实这些年我观察到社会的规则并非如此:你的善意会被践踏,他人对你的方式和你无关,仅仅和他有关;道德底线低的人在这个社会中更容易获取成功;有很多不公平是存在而且无法被改变的。

这些和我父母教我的、我在学校学到的都不一样,有的人似乎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这些观点,而我直到这几年才逐渐领悟。

如果这世界不能如我所愿,我应该怎么做?

我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说法(可能没什么科学依据),婴儿刚出生时,是不能区分自己和外部世界的,他认为自己和世界是一体的,我是世界,世界是我。后来他开始探索世界,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在眼前可以移动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认为世界应该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是一种婴儿期才有自恋的状态。我会以此提醒自己,世界有它自己运转的方式,不一定会如你所愿,不能像婴儿一样一直停滞在那个阶段。有一天你死了世界还是这样运作,所以放宽心吧。

第二点就是,愤怒不可避免,要试着体会自己的愤怒。当我看到社会的不公并为此愤怒时,那一刻我一定有什么需求,我应该思考的是,怎样做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这是马歇尔·卢森堡在《非暴力沟通》这本书中提到的,我们有更好的表达愤怒的方式:1.停下来。呼吸。2.留意我们的指责。3.体会我们的需要。4.表达感受和尚未满足的需要。

不是对方的行为导致你愤怒的,你可以选择不愤怒。

第三,真正地做点什么,去改变不公,而不是沉浸在这些负面感受中接受它。我不喜欢客户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我,那我也不会这样对待别人。

我可能会成为受害者,但是一定不会成为加害者。如果我不能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就在不公规则下尽可能地掌握话语权。

我也会带着这样的价值观去影响自己的孩子,总有一天他同样会发现,这社会和我教给他的不一样,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我无法教他成为一个投机主义者。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明明我是受害者为什么还要去思考他人加害的动机,我还没想清楚,还在继续探索。

但是经过这次事之后,我对于自己的愤怒更敏锐了,也更不易被情绪胁迫。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1-24/7956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