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工作之后,莫谈道理

成长 2021-11-13 05:41:22

工作的前两年,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有了一份工作,需要适应另一种生活节奏。总觉得自己没有脱离求学生涯,生活还没有安定下来,还有很多很多种可能。不时还会想起中学时,魂牵梦绕的撒哈拉沙漠,期待去和那些写满生命力的人重逢,偶尔也会想,远走他乡,哪怕颠沛流离,也能为自己踏上行程。或者 ,继续读书,长长久久做个求学人,逃避工作这件事情。那时候,只想躲开人群,不想踏入那条流动着贩卖人性,明码标价的河流。

只觉得自己太过渺小,太过平庸,太过无知,无以为生。工作,就像生根发芽,我担心自己落地生根,担心自己结出丑陋且让人厌恶的果子。所以,无论嘴上怎样谈论工作,工作里的琐屑,也并没有挂到我的心里。我好像只是蹲在了工作的小圈子里,心是飘忽不定的,

我是一个善于向生活妥协的人,如今,我已然不认为这是一个缺点。接受一件事情,接受一个人,接受自己内心的阴暗,向一件事妥协,向一个人妥协,为自己那些难以启齿的感受辩解。

这两者之间,接受和妥协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主动和被动之间的界限,慢慢变得模糊。我已然学会,接受生活的必然,我已然学会向生活妥协,惴惴不安的告诉自己,我不是妥协,不是投降,我只是乐观的去接受崭新的未来。

工作的第三个年头,总是想起陶渊明《归去来兮辞》里的那句“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想起这句话,我心里就会莫名的踏实一点。我开始接受,自己需要独立生活,养活自己这件事,我才真的开始接受,我没有办法浪迹天涯,没有办法躲进学生这个名字的保护伞下面,绕开那人生的必经之路,工作,独立,经济独立,人格独立,这件事,迫在眉睫。

幸运的是,我进入了一个大家眼中,工作环境单纯的行业;不幸的是,我并不适应这已经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环境。或许,是我的心太多复杂,所见之人,所遇之事,所感之思,都与我的工作背道而驰。

有时候,我很恍惚,妈妈发微信问:放学了么?下课了么?中午回来吃饭么?我好像一直都是学生,一直都不会变。

我很不习惯别人叫我老师,不论是全老师,语文老师,还是班主任老师。

老师这两个字,是枷锁,是束缚,是不自由。我总是心虚的,我能教给孩子什么呢?一路走来,从来没有做成过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却要站在讲台上,告诉孩子,你们要如何如何。说那些,年纪越大,越不相信,越可笑的道理。我害怕,教错他们,不是教错一个字,一句话,一篇阅读短文的理解。我怕,我说的那些道理,他们真的听了,我也怕,我说的那些道理,他们一点不听。

有时候,站在讲台上,我看着下面的小孩子,那些文静的,调皮的,品质优秀的,性情恶劣的,那各种各样的孩子,仿佛都是我的老师,他们眼神里的光芒,无论是认真听我讲的,还是四散游离的孩子,都有他们各自的命运。

我对于他们,不会造成质变,甚至不会造成量变。以前,我会为此烦恼,而此刻,我明白,他们会遇到更多的老师,有温柔的,有严厉的,有博学的,但是,他们遇到的,都不再会是我。哪怕有和我一样的性格,却再也不会是我。这些孩子,对于我来讲,也是如此,我会遇到更多的学生,他们会有相似的性格,甚至相似的外形,但,他们也不再是现在这一群孩子。

以后,我们都会遇到更多的人,这些人,好像都有他人的影子,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不论多么的相似,却又是那么的独一无二,与众不同,这是,我在这些孩子身上看到的“道理”。

本来计划六点结束一天的工作,却拖到十点才回家。被两个学生家长拦截在教室,整整聊了三个小时。我很羞愧,我一直不愿意多和孩子家长有过多的接触,不知道是出于对自己职业的嫌弃,还是对家长的抵触。现在我才明白,我只是讨厌自己,面对家长的时候,我不得不伪装出来的“大人”模样。

我没有教育技巧可以告诉他们,也没有提分秘籍,我更不愿意看到,他们为了孩子,在和老师客客气气,虚与委蛇的聊天。家长始终是家长,但是家长却失去了孩子的那份真诚。孩子始终是孩子,却学到了父母身上的那些小心思。

工作之后,明白了什么道理?我不在试图向外寻求答案 ,我接受了自我的否定,我不在执着于一定要懂得什么道理,最重要的是,我学着不再为,不能改变他人而难以入眠。

最后的最后,今天,某人提的那句,无所为无所不为,很上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1-13/7946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