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何处为吾乡

成长 2021-11-01 08:11:43

一 来

我妈前段时间来我家支援家庭生产建设工作。车站接上我妈,一边开车一边听她说:今年我的姑姑不再来天津,表姐的孩子上了初中,不用老人看护了。听到这里,我突然为姑姑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在老家颐养天年了。

我妈曾经跟我说过:儿子可以当妈的家是家,但是妈却不能当儿子的家是家。这里面一是包含了自古婆媳关系的微妙,二是现今的儿女们,大多安家在外地。

外地对于父母们,总是陌生的。

都说这个世界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是依我看来,在远方过的诗意的并不多,更多的是连眼前的苟且都不会有。

我的另一位姑姑,今年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准备在帝都给儿子买套房,不料房子刚卖完,儿子突然调动到别的城市。现在我的姑姑也只能拿着钱望楼兴叹,是否要在现在的城市买房?如果买完,会不会碰到儿子调动的问题?而且,这个城市的均价和帝都不相上下。

买了房,钱就彻底栓住了。

所以我的这位姑姑,冬天里只能去她女儿家,即我那个在魔都功成名就的表妹。虽然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安排,但我的姑姑还是喜欢北方的室内,暖的只穿秋衣秋裤。

我不止一次的思索这些人生故事,似乎想找到撕裂我们生活的原因。总是觉得似乎可以说,但又说不清。因为我感觉自己也在被撕裂中,摆脱不得。

这种被撕裂的感觉经常在生活中出现,特别是两件要紧的事交叉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感觉有些窒息。

二 去

我妈在我家呆了有二十天的时间,她想回去了。其实我知道这几天她想家了,天天晚上一边做饭一边和我爸视频。我突然想,以后大概不会让她再来我这了。对于一个人来说,尤其是现在的老人们,儿女在外地的,很难有安稳的晚年,至少我的身边很多这样的例子。

我小时候的一个玩伴,也是在外生活。前两年喜得贵子,把他老妈接过去帮忙。

结果他的老爸在家突发心梗之类的病,因为身边没人,过世了。

还有我的一个女同事,老公的母亲来这里给她看孩子。这个女同事对婆婆不算友好,每个月只给400元买菜钱,在家也是女皇般的姿态。我一直感觉她的婆婆是不快乐的,至少很少看见她笑过。后来,她的婆婆好像得了一种病,类似于老年痴呆一样的病。我想,大概是病从脑入。

我说的这些,并不是说我们伤害了我们的长辈。

生活中有很多个案,如果强行把个案联系成真理,那就是权。我想说的是,人的一生都是不容易的,应该有个放松的时期。而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退休到她无病的这段时间,是她仅有的可以放松的时期。所以我才想,以后不让我的母亲来了,让她在家安度晚年。毕竟,哪里也没有自己的家好。

给母亲在网上订完票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苍凉感。然后坐在沙发上仔细的想了想为什么会这样。想来想去,好像有些失败的样子。

有一种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奈。

把母亲送到车站,过了安检,她拎着包,头也不回的向前走,最后消失在检票口,亦如每次。我知道这一刻对她来说,可能充满了一些向往和欣悦。但对于我来说,很失落。

回家的路上,去公园转了一圈。看了看漫无边际的芦苇,还有接天际的水。最远处仿佛很远,这不是废话,而是我和那面真的很远,遥不可及。

就像永远有多远,到不了的,永远是家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1-01/7932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