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提灯人

成长 2021-10-31 09:31:54

从去年开始,每天晚上和老陈视频通话,当时给自己定下的KPI是“每天至少要和他聊够20分钟”。

最近给他房间装上摄像头后尤甚,每天早中晚通话至少3次,今天中午回家还给他直播了剥柚子,边剥边东拉西扯地和他聊天,有意识地提问题、引导他多说话。

经过这一两年的努力,老陈的状态相对于过去来说是有明显变化的,我甚至很多时候觉得或许我爸有一天会恢复正常——我知道这或许是痴心妄想,但能保持现状也是好的。

最近看完《精神分裂症康复手册》,书中提及,对进入慢性症状的病人,最重要的护理方式就是让病人“自己的事自己做”——不要对病人照顾过度、督促病人尽量生活自理,以及要努力恢复他们的社会交往。

在幻听、幻觉这些症状出现时,书中也建议病人尽量通过看电视、听广播、和人聊天等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现在想想不免庆幸,自己每天陪老陈聊天,不就是在增加他的社会交往、转移他的注意力吗?

这种坚持是真的有意义的,并不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是实实在在地在改善、减缓老陈的病情发展。

之前做咨询时,会和咨询师说自己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儿关心老陈——在过去的很多年,我是在逃避面对这件事的。

每次提起这些感触,都会不由泪流满面,充满悔恨。

现在想来,却相对平静了很多,正如自己这次和咨询师的感慨:恐怕在当时,生病的不仅仅是我爸,我的内心也病了,也在扭曲着、痛苦着,当时的我,还没有能力、没有力量像现在这样去面对这一切。

虽然愧疚,但这或许就是必经之路吧,没有人能一夜长大,再后悔也无济于事,能做的只有珍惜眼前。

庆幸的是,即使走过那么多的弯路,至少现在还来得及,还来得及为老陈做些什么。

前两天,收到一封豆油,一个女孩跟我说,她的妈妈也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老人在几个月前去世了,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独自一人照顾母亲,甚至不惜辞掉工作、关闭自己、放弃自我。

她的生活中曾经只有被病情折磨得性格乖戾的母亲,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与磨难,母亲离开后,本该解脱的她却不知该如何面对此后的人生,仿佛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发自内心地鼓励她、安慰她,希望能帮她走出梦魇。

我对她说:“你的所有感受我都懂,这些体验,没有亲身经历很难感同身受,所以我真心地祝福你,真心地希望你能过得更好。

随后,还把她拉入自己建的病人家属交流群,想帮她认识更多的朋友,让她知道,她并不是一个人,并不是唯一经历这些磨难的人——积极性之高,仿佛自己正在支持的不是别人,而是曾经的或未来的自己。

和咨询师说,我曾经无数次幻想,包括现在每天都在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该有多好,我好想回到过去,去帮帮那时的父亲和自己……可惜时间永远无法倒转。

我告诉咨询师,我从不介意提起我父亲的病,还会通过网络分享自己的经历、分享自己和父亲相处时的感受,我希望有更多人能通过我而了解精神分裂症,也希望能有机会帮到和我经历相似的病人家属,我想要从事这方面的公益活动,甚至以后为我爸出一本书……

我发自内心地觉得,有时候改变一个人命运走向的或许就是别人的一句话——一句专业的建议或是一句坚定的鼓励与支持。

我希望我能有机会成为说出那句话的人,这也算是对自己遗憾的另一种形式的弥补吧?

咨询师对我说:“所以,你也在努力地让自己成长为那个在黑暗里提灯的人。”

我点点头:“或许,这是唯一能让自己的遗憾能多少变得有些意义的行为吧。

”但其实,所谓的提灯人,先照亮的永远是自己,正因为他想要在黑暗中提起一盏灯,先被照亮的,反而是他自己眼前的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0-31/7932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