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如何在转瞬的生命中找到永恒的意义?——初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成长 2021-10-16 16:51:38

1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以尼采的永恒轮回假说开篇。

我认为,生命的珍贵在于不可重复,轮回意味着重复,重复意味着无意义。

而本书前几段讲,生命一旦永远消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轮回的是重的,转瞬的是轻的。跟我的想法矛盾。不融入作者的逻辑,就无法读进去他的书,所以这几段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后来我理顺了这样一个逻辑:转瞬生命的珍贵是对于我们只活一次的个体来说。对于整个生命系统来说,轮回意味着一举一动都会无限重复,也就是有永恒的意义,需要慎之又慎。而转瞬的,被遗忘,被总结,被抽象,变轻了。

我想到生命的珍贵之处,就升腾起热爱生命、珍惜生命的热血。想到它的不永恒,又升起无意义、虚无、迷茫之感。

按照这个逻辑,如何让转瞬的生命拥有永恒的意义呢?我想了这么几个方式:第一,留下点什么可供纪念、传讲的,比如作品,比如故事;第二,诞育后代,比如从亚伯拉罕到耶稣基督,支脉中的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在耶稣基督的家谱里有份,都有了永恒的意义,这大概就是很多人执着于传宗接代吧;第三,明白生命的转瞬即逝,又像有永恒意义一样活着;第四,让信仰牵引我们的目光,跨过生命的终点,抵达永恒;第五,等人都没了,还管有没有永恒意义呢,这一生值得就当永恒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存在永恒轮回,一举一动都会无限重复,那么一举一动都带着沉重的责任,是多么残酷啊。

但昆德拉说,“负担越重,我们就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当负担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

我联想到,现在越来越多人选择丁克或不婚主义,减少与他人的强关系,甚至还脱离原生家庭,减少亲友往来,一个人,过上很轻的生活。而选择过家庭生活,就陷入了责任和琐碎中。回到昆德拉的问题:“但是,重便真的残酷,而轻便真的美丽?”“到底选择什么?重还是轻?”

该选择怎样的生活?沉重的、充满责任的、不自由的,还是轻松的、自我的、无拘束的?人面对很多关键时刻、关键选择,当时不觉得,后来就发现就是那时完全改变了后面的道路。

人怕失去,又怕走入。选择越多越痛苦,为另一种可能性而痛苦。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选择,因为人不能预知以后。生命只有一次,没有预演,没有修正机会。就像昆德拉说的,生命的初次排练就是生命本身。

昆德拉用“草图”形容生命,让我耳目一新。是的,所有人的生命都是草图,有的没画几个笔画就被迫仓促结束;有的一笔画错就揉碎了画纸;有的线条很长却笔画潦草;有的虽仓促结束却已有了美感,甚至可说是艺术品;有的人穷尽一切去创作,旁人却觉得俗不可耐;有的得不到旁人的欣赏、甚至自己也不觉得怎样,却有一天被人发现是稀世之作;还有的,终究没有被发现。

2

人有没有灵魂?人该体贴灵魂,还是体贴肉体?灵魂是“我之为我”,还是肉体是“我之为我”?随着人们能用化学式甚至能具体地量化灵魂,能以科学描述这些本来抽象的、描述不尽的东西,本来永存、高贵的存在成为了肉体的附属。认定了只存在肉体,人们道德上、心灵上的束缚为之一松,轻松是轻松了,与永恒的连接便断绝了,更多地产生了无意义感。

人便不能由此轻盈的东西牵引,由无限想象、盼望引向永生。

爱情也一样。人们怀疑它的存在,研究它,简单地总结它,说,爱情是不是几类激素的驱使?爱情是不是幻象和自我鼓励?爱情是不是只存在于富于想象的脑海里?爱情的产生是不是暗合一些可总结的规律,就像拥有了密码就能打开一个箱子?

有人越来越不愿意相信爱情,拒绝进入爱情,替之以肉体的放纵、享乐。

因为与之相比,爱情是重的(比爱情更重的是婚姻)。

可更多的人——哪怕之前是怀疑它的人,辗转反侧寻找爱情到来的标志,如本书主人公一样。心疼及保护欲(哪怕有理想的爱人出现,也难舍让自己心疼的爱人)、共眠的欲望(区别于做爱的欲望)、嫉妒(甚至荒诞的、理论上的可能性都会引发嫉妒)、共情及由此带来的极度宽容、在乎甚至因此而愿意改变、诗化记忆……都提醒着人们爱情的到来。

在爱情中,我们赞美它独一无二,无比珍贵。

但作者戳穿了一个“事实”——你不好反驳不是吗——爱情是由无数偶然引起的,若没有这段感情,还可能会与别人有同样美好的感情。如沸水中加入了冷水,猛然一阵忧愁。

但毕竟“偶然”没有把我们引至另一段感情,我们在“偶然”的撮合下,如此多“天时地利人和”,才成就了一段爱情。生命本身就是单行道,只能向前,一切皆是偶然,一切又皆是唯一。

3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无处不在,贯穿一生。

主人公特蕾莎一直努力摆脱又无法摆脱,《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也是同样的故事。

“如果母性是一种大写的牺牲,那么女儿就是永远无法弥补的大写的过错。”这样的人活在巨大的负罪感中,沉重的责任中,不敢奢求美好,一生都要用来治愈灵魂深处的悲伤、惶恐、愤怒、无意义感。

人由何而来?在爱中诞生是不是就比在无意、冷漠甚至罪恶中诞生更有活着的意义?在父母的牺牲感中长大,是不是就带有原罪?人追溯自己的源头,是在父母吗?儿女是父母的延续吗?若父母浇灌我们的不够完美,我们能长成一个尊贵的生命吗?

能的。

每个人借由父母而生,却独立为人。对父母有爱、敬和牵绊,却不用怀疑自己活着的正当、尊贵,孩子的出生、成长不沾染父母的错误。每个人独立站在上帝面前,对今生的一切交账。上帝也亲自牵引着每个人的手,度过属于自己的一生。我相信,哪怕不信上帝的人,心里也存在一位这样的“上帝”。

从自己身上看到父母的影子,到从自己身上看到自己。断开原生家庭不好的影响,是一个人觉醒,找寻自己、修复自己、塑造自己的开始。

过程难免会带着对父母、家庭的分析、不满足甚至批判,似乎忘恩负义,自己对自己也有许多谴责,但这是整个家庭走向更好方向——而不是带着所有糟粕一路向下,逐步调整方向的过程。

当经历了更多就会明白,自己也会改变本来的面目,也无法做到完美,也会成为下一代需要努力修正的原生家庭。

4

媚俗,即迎合世俗,缺乏自我思想。

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摆脱媚俗。因为万事皆通过理性判断太过辛苦,一刻都无法休息。且就算极尽全力去判断,媚俗已经渗透进了思想。

合群是媚俗,对“应该”感动的感动是媚俗,积极向上是媚俗,怀有共同理想是媚俗,加入派别是媚俗,官方的、统一的、社会的、约定俗成的是媚俗,对着镜头咧嘴笑是媚俗,展示幸福是媚俗,甚至对脏臭的厌恶回避也是媚俗。

只要活在别人的目光下就忍不住想媚俗。

对幸福的渴望也吸引着我们走向媚俗,因为对幸福的定义本身就免不了媚俗。

当拒绝媚俗成为流行,本身就是媚俗。

昆德拉说,“媚俗的根源是对生命的绝对认可。”我认为反过来说也对,媚俗是对思考或生命自主权的放弃,是加入,是接受。

但不可否认,也可以引至快乐和幸福。

5

我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串问题:如何过好这一生?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这一生该追求什么?该坚持什么?人该为什么而活?怎样才算活得有意义?

这些问题常在我的心门外探头探脑,而我选择把它们推回去,糊里糊涂度日。虽然知道一生三万多天,度一日少一日,但若让这样的问题常常溜出来,就不能安宁。

人是愿意用糊涂换安宁的。但我想总有一日,当我有足够多的智慧,我要好好深入思考这些问题。

对回答这几个问题有帮助的书,我认为是好书。

且昆德拉真的很会写,这么多人生大命题的探讨,这么多深刻的道理,通过一个故事串联了一起,真是一种能力。深度、可阅读性都非常可靠。

这本书引导我重新思考了很多问题,并且有许多问题之下的问题,问题之间交叉的问题,限于见识和精力没有着重思考。

这是我第一次读这本书,这本书值得一读再读。希望等自己生命更成熟一点的时候,能理解更多一点。

【请关注微信公号“空谷低语”。】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0-16/7919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