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陈昌文老师的故事

成长 2021-10-15 13:45:37

我小时候,就是放牛,养鸭子,养猪,我靠养鸭子交学费。我曾经找不到工作,真他M的难找,就是找不到工作,

在网吧里待了一年,春夏秋冬,魔兽世界。中午吃一个老鸭粉丝汤,混日子,天天玩游戏。有一个中专生,跟着我一起玩,后来,我一次性投了几百份上千份简历找到了一个工作,

那个中专生去了云南做建材。

我玩游戏那个网吧我名字忘记了。在浦东的一个很偏僻的网吧。

我虽然找不到工作,但是我每天还是人模狗样的提个包,假装出去上班啊,我把所有的钱, 都去买了魔兽世界的点卡,那个时候,魔兽世界的点卡还是那种30块一张的,老玩家可能知道。就是那个时代是点卡制的,就是那些小卖铺卖的,

有个老太婆,我经常找他买,一买就是几张。

然后,我就去充值玩游戏了。我年轻的时候还勉勉强强管得住自己,年纪越大,我越管不住自己。心智不够坚定了。

没钱的时候,我去逛一个浦东的百货市场,那个年代,那种百货市场,人山人海,我手里有几百块钱,已经是极限富裕了。里面的衣服,鞋子,也就几十块,里面也卖些吃的,我去逛这种市场,我就很开心了。

我从来不去逛那些富丽堂皇的商店,从未有这种念头,我认为,那些酒店,商店,高楼大厦都跟我无关,我吃饭的地方,就是那种非常简陋桌子的那种一个灶台,然后一个煤气罐,那个时候,都流行煤气罐,

然后,吃个盖浇饭,我也只能有这种经济条件,8块钱,10块钱,或者12块。

当年,在经贸大厦,那里有个中介,我在里面做房产中介,每天晚上11点,吃一碗麻辣烫,就是我最高级别,没人管我死活,也没人管我吃了没有,

亲戚,朋友,父母,也不会管我死活。他们认为,扔到市场上就行,我日日臭汗,也没地方洗澡,上厕所,浑身发臭,自己都能闻到,年轻,倔强,陌生的看着上海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走出我贫穷的步伐,我感觉,我就是人群中最穷的那个。

我感觉,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跟我无关。

全部跟我无关,我也没什么知识,

我不知道睡哪里,我只能去一个地方睡觉,哪里有我的熟人,也算是亲戚吧,他们睡在一个屋檐沟下面的一个2平方的棚子的上下铺,我跟一个男人,两个人睡一张床,确切的说,一人半张。有一天,这个打工G对我说,

他们洗碗的班长说,有个女儿,介绍,看谁能当男朋友,过了几天,我说我去,后来,没人搭理我了,不了了之。

哈哈,穷鬼一般都痴心妄想,我虽然是个傻逼,也痴心妄想啊。

07年,我的最高礼遇,就是麻辣烫,最大最牛逼的礼遇,就是某亲戚,给我吃一口猪头肉,他们一年一聚会,然后,喝酒吃饭,喝饮料,他们还在笑,说自己的事情,我也听不懂,或者还会打麻将,

我感觉大家住的地方,都很昏暗,我撒尿好像没马桶,都撒在了地上。大家也看不见。

浑浑噩噩,穷。大家都在笑,我也搞不懂是哭还是笑,那时候我很年轻,年轻的白,陌生,我搞不清楚,大家是在哭,还是在笑。

笑也是哭,哭好像也在笑,或许上海这些最底层的打工仔,他们就是烂仔吧,分不清楚哭与笑,不过也没人关心,反正,睡觉的床只有半张,吃饭,是只有电饭锅大米的,没见过什么菜啊。

我进了一个公司,有个女人是南京航空学院的,很漂亮,我很喜欢,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一个月一千块的工资,我去花了几十块,买了一盒葡萄给这个女孩子,然后,我就走了。

那个女孩子联系我吃饭,我说不了。我就走了。

从此过后,再没见过。因为,那以后,我选择去做业务了。我想通过做业务,变成千万富翁,大富豪,大老板。然后,就开始跟着那一帮傻B,混子,懒货,吹牛逼了。

他们都是有梦想的烂人。其中一个烂人,就是我的经理,他混到现在,买了一个200万的房子,这傻B,还欠我十几万的提成,以前我们的提成都是他压着的,后来我明白了,公司的制度,就是经理剥削业务员,

那个时候,我是傻B,什么都不懂。

我曾经去了一个服装公司,做会计,

做统计,干了几十天,我认为没前途,我就走了。我的领导有一天打电话,叫我去领工资,我说,不了,送给您,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很穷,但是,我好像很傻,对钱,对工资都没兴趣。

那个时代,竞价比较火,我去了一个所谓的绿洲医疗集体做竞价专员,这个公司其实非常非常非常大,我的主管是个矮个子女生,非常矮,又丑又矮吧,他管理我,公司给我发了被子,我干了十天啊,抱着我的被子,就跑了。

我好像对这个工作不感兴趣,然后呢,公司又给我打电话,说,陈昌文来交接一下,

来领工资,我说不要了,送给您们吧。我总是笑这帮傻B。要工资,我很穷,但是我从不要工资。我都感觉我很奇怪。

我读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公安局长的儿子,让我去打游戏,就是传奇,我就去了。我以前从未玩过这种电脑游戏,他们比我有钱,我是穷孩子,但是都是我请客,包括在外面撸串串,吃火锅,十块钱,随便吃,

都是我请客,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不请客,他们或许看我是傻B,好欺负,而我,是看古惑仔,电影,大佬都付账,所以我付账,我看了第一步最喜欢的电影,赤裸特工,真刺激,后来,那个网吧我成了常客,直到我的班主任,那个傻B,揪住我的耳朵,

喊来我的爸爸,让我滚,我就夹着我的书籍,包包,滚出了那个所谓的省级重点中学。

我们那个年代,是pc互联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泡妞的文字,看了有银行转账,于是我就去银行转账了几百块,好像是888元,

变成了那个破网站的最高vip,他M的,经常卡,但是,为了泡妞,我还是在里面学习。我穷的饭都吃不上了,还交钱给泡妞的网站,还学习泡妞,扯淡吧。这或许就是色吧。

穷人很奇怪,什么也没有,于是,我的娱乐活动,就是走路,走,到处走,街上走,各种小道上走,弯弯曲曲的各种道路上走,那些乱七八糟的大街小巷,有的地方长草的,我就去走,我为什么要走这些路呢?

因为我吃了饭,无聊,没有工作,我找不到工作,也坐不起公交车,我没有娱乐活动,脑子里也没货,我不知道干啥,就只有两只脚,那么,就玩这个器官吧,不然挺无聊的,所以,我甚至在一个死胡同里来回走了几次,

周围的商家可能以为我有精神病,看着我很怪异。

我看到路上有一趴屎,我就停下来观察一下,看看黄不黄,黑不黑,颜色如何,判断一下拉出来多久了。我无聊,只能干这个,而且穷,我不知道干啥,只能用器官的本能玩。

我从一个穷人,开始一个月搞5万块的时候,我简直脸都笑烂了,我感觉我好牛逼,我是富人了。后来我身上有58万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个神,趾高气扬,我甚至感觉,上海很多人都没我有钱。

再后来,我就感觉到我贫穷了。

穷的无力,我就在想,要不回四川绵阳去?那里我还可以买个豪华别墅,要不去成都混吧,那里的人比较穷,我还能混,其实,我最不喜欢这些地方,我就是不想去,

于是,我继续赖在上海,划得来吗?其实划不来。再后来,我买上海的房子也没什么压力了。但是,我的人生也是无趣的,所谓无趣,就是我感觉我失去的很多,我太穷了,我的人生没什么意义。

我有一个伙伴,我两都非常穷的时候,他经常不断的帮助我,也帮助其他人,他总是助人为乐,而且也带着我帮别人忙。

我就骂他,您麻B的,您是傻B吗?帮别人,对我们又没什么好处,后来,我发达了,赚了很多钱,

他还是很穷。于是,我们分道扬镳了。

我这个穷逼伙伴很有意思,他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叫出去帮忙,他也总是去,我总是骂他傻B,有一次,他的姐姐来找我,说我跟他两个人都是傻B,天天玩电脑,也不赚钱,是烂人。后来,我这个伙伴,还是天天出去帮各种各样的人的忙,

有一次,他领了一个1.5米的女人回家,那个女人又丑又黑,又瘦,据说是一个仓库里的员工,我心想,口味真重,M的,老子干不了这事,他们笑呵呵的陪着那个女孩子睡觉去了。

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儿子,我给了他一千块,随礼,

后来,我们就不联系了。

我刚毕业的时候,我在家里打魔兽争霸,什么家?就是一个2平方,连睡觉都没办法睡觉的地方,都不能伸张的地方,我妈每天黑着脸,非常恶心的看着我,我受不了了。就出去走路,我很惊恐,我看着我妈的脸很惊恐,

总是黑着脸,恶狠狠的,很讨厌我的样子,我感受不到什么好脸色,我父亲,是一个苦汉子,大概还有点哭笑,对着我。

我很惊恐,现在,他们看着我也很惊恐,只是我不怎么言语,讲笑话,他们也是随着我惊恐的笑。

我的财力横在他们头上,他们陪着我惊恐的笑。

我不是什么坏人,但是,他们就是惊恐的陪着我笑,我也给足了钱,但是,他们就是陪着我惊恐的笑。我与母亲,不会心连心了。我们都是熟悉的陌生人,他们好像战战巍巍。

我不成功,我只是争夺了睡觉的地方,吃饭的地方,和走路的地方,跑步的地方。

在其他地方,我都很失败。

从未有人支持过我,真正支持过我,他们只是对我提要求,我就怼他们,滚您M的,不要给老子提要求,有多远,滚多远。

我刚毕业的时候,工资一千块,有个宿舍里的人,结婚了,打电话给我,

我随礼了几百块,不联系了。后来,经常有同学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我没钱了,给不了了,我也不参加他们的婚礼,我们再也没见过面啊,也几乎不联系,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老是联系我,他们要结婚了。当然,现在,他们都不联系我了。有一个女孩子说,他是女孩子, 我要对他好一点,我赚钱,她花钱,他母亲得病我给钱,他的吃喝玩乐,我给钱,

后来,我拉黑了他,滚您M的,去S吧。

我读初中的时候,养了十几头小猪,老是偷吃花生,我一般边做作业,边养猪,我实在是生气了,拿了一条棍子,有3米长,黄荆棍,很粗,疯狂的跑过去,用力的抽打在小猪背上,有一头猪,拖着两只脚跑了。

其他猪也跑了。我以为他的脊梁骨,被我敲断了。下午,他们又回来了,我数了一数,对的,数量是对的,脊梁骨断了的那个猪,好像没断,他又会走路了。再后来,我就不打他们了,我怕真敲断了。

穷人相互压榨,欺骗,索取,要求。穷人的世界,没有什么温暖啊,至少我的世界,没什么温暖,我放牛,牛经常踩在我脚背上,很疼,我的快乐,就是找个池塘,有那种,小拇指大的地瓜, 我就去刨了吃,

我的暑假,就是找有桑树的地方,吃桑甚,这大概就是我最大的礼物吧。

还有的礼物,就是找竹笋虫子,烧了吃,

我经常去池塘,找找那些小石头,看看下面有没有螃蟹,抓一个,去吃,抓几个去吃,一般都是劳而无功,要么就是太小了。偶尔能抓一只大的。

有些人生而为奴,只是他们不甘心,从奴隶到主人,路途太遥远,没多少人走下来,于是,他们死亡的时候,还是奴隶。

残酷的阶级社会,不相信眼泪,

穷人不会快乐,只是哭笑,他们的脸,总是紧绷着,下垂着,精神上,也得不到放松。少装逼,多节约钱财吧。装逼失去朋友。

没人同情您,帮助您,支持您,是正常的,不要幻象别人帮助您了。

死亡随时会盯上他们,我有钱了,理解了人性,于是,我对富人也不感兴趣了。

我不想跟他们说话,聊天,就沉默,我讨厌人联系我,更不想推杯换盏,

除了母亲有一辆自行车,这就是最大的家产,走路,走路,饮料啊是买不起的,走路吧,公交车,是不能坐的,太贵了。走路吧。推着自行车,走路,见到亲戚,最高礼遇,就是买一瓶冰红茶,3个人,只买一瓶,给我,他们看着我,

我喝,因为,我是大学生,哈哈,扯淡,他们还希望我发财了。

哈哈哈。后来,他们看我也很穷,就不搭理我了。我的冰红茶也没有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我都不能理解,这世界上居然有各种各样的饮料,其实是我现在才能理解,这些东西叫着冰红茶,我以前的世界,就是这些水是非常高级的水,贵。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见到所有女明星,我都以为他们是张柏芝,我的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女明星的名字,我是混沌的,我并不理解这个商品世界,文明世界,我穷的没有文化,知识,见识与认知,现在想想,这才是穷人最可怕的地方吧。

或许现在中国还有几亿人,都是没有见识,认知,文化的人,脑袋是迷茫的,这或许,才是阶层的本质。高阶层的人理解不了低阶层的人为什么在低阶层。

如果一切条件都不变,我要生在城市里一个普通家庭,我的段位,是现在的十个数量级。

现在,我有基础可以强的无敌,我如果愿意,我会越来越强,强到很多人瞠目结舌。

如今,我确实摸到了武功的最高层了。就看我修不修了。

有很多小可爱跟着我,他们总觉得,我很轻松,他们群情激昂,哈哈哈。笑死我了。角斗士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疤痕的教育,您激动什么?您那个小身板,小脑袋啊,去看电影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0-15/7917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