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21-24岁,在三个国家飘来飘去

成长 2021-10-14 10:08:28
  • 荷兰Wageningen →
  • 上海 →
  • 丹麦Copenhagen →
  • 一定会回家的!

    21到24岁的时间里,我在三个国家都认真生活了。

    就在这个刚过去的九月,我被自己的新角色带到这个新鲜又熟悉的城市,哥本哈根。回头看看大学毕业后的这几年,我也说不清是被时间推着走,还是自己在主动向前走。

    1. 关于哥本哈根

    9月20号,离开欧洲整整1年后,我又降落在哥本哈根机场,被中国室友亲切地接回合租的房间里。

    这一路,我熟练地整理必带行李、红着眼圈和男友再见、淡定接受开箱检查、习惯一切由于新冠带来的出入境新程序。15个小时后到达哥本哈根,心却还落在生活了一年的上海,可身体又诚实地积极收拾行李,整理床铺,准备第二天马不停蹄地与导师会面。

    至今,总算暂时在哥本哈根安定下来,我住在市中心的一间学生公寓里。首先,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这次将持续三年旅居的开始,应该是躺平,而进一步深化此描述的话,我愿意称之为成长。

    与三年前刚到荷兰相比,从独立生活和陌生工作的角度来看,我丢弃了许多慌张、胆小、内敛与担忧的心理活动,相反我带着无所谓的态度进行了可有可无的社交,逐渐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与眼光,保持理性但又不再纠结与表面,因为我简短的人生如今告诫我:每个人最在乎的人是自己,因此在他的那一版我的人生中,其他人只是配角或路人而已。那么,在他人世界作为小角色的我,还有什么必要操心主角的心情呢?同理,假如我能活够100岁,这部已经放映了四分之一的我的人生电影,当然要让自己演得爽才行,至于其他群演配角,存在于我的背景板就好。

    而如今到达的这个新城市,我希望能找到一些重要男二女二,我会将他们称为...知己。

    聊完心态的成长,我还想说说实际行动的反射。这些改变是连我自己都惊讶的,原来半迁半就地来到一个陌生切熟悉的环境,会将我前三年因生活磨练而积攒下来的潜能激发。比如,我已经不再对欧洲人奇葩的生活习惯(如同事共进午餐时吃的是麦片)以及其余和我的生活无关的东西(如丹麦王室历史)评头论足。以前,这种冲击让我的大脑急速思考,逐渐进化到在脑海中进行关于政治历史原因的辩论,甚至回到家观看油管视频和通过各种网站调查其行为学的背景知识。

    这种钻牛角尖模式的对于文化冲击的适应如今它仍然存在,而理智告诉我不要纠结,发生自然有它的道理,而其中缘由呈现在我眼前的话,就去了解一下,若是没有,我也不愿主动探究。因为旅居时的工作和生活已经足够让我的内心富足,身体劳累。

    在异国建立新的关系网络并不简单,尤其是身边中国同僚来到这里的目的都很类似(学业),信息相对封闭,虽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 被完美毕业所困,但也会不免让自己承受同辈压力。

    作为一名专业躺平选手,我可能更适合与其他躺平组同辈深交。同时,身在异乡的本划水博士是这么将身边人划分的:

    外国组:i)同部门同事;ii)隔壁部门同事;iii)社交活动勉强认识的人;iv)邻居;v)兼职同事 国内组:i)博士同辈+硕士同学;ii)毕了业的朋友;iii)期望着能奔现的同地区网友

    你看,建立关系虽然不简单,能罗列的可能性却十分简单。

    总之,作为性格已经明确了的大朋友,建立友情就如同中年人们谈恋爱一样,不会一起成长或为谁改变,只有合适就相互陪伴的说法。

    讲讲来哥本哈根导致我与亲友分别的正经事 - 念博士吧。这次的课题即使存在数据来源、模型建立等的种种不确定性,我还是挺有兴趣的。很喜欢全身心投入工作而废寝忘食的状态,有趣的主题再来一杯咖啡加成就能让我保持亢奋一整晚,一气呵成工作成果的感觉回味无穷。

    而身为无趣的魔羯座,理智告诉我,不要有太多情绪,因为欣喜是在透支库存。另外,目前看来我挺喜欢自己的工作环境,大家对我这个新来的挺好的,其实我也知道自己一直是个讨喜的团队成员,中午一起吃饭吐槽的环节是大家的最爱(对我来说,就是每天半小时的日常用语听力时间)。至于三位导师,我很尊敬他们,我们之间的沟通总是高效又透彻,这一点想表扬一下自己。总的来说,人生有很多的可能但又只有一种可能,既然选择了念博士,还是要躺认真一点。

    这里我还想再多写一点,但是今天下午的这杯南瓜拿铁也许也没那么强力,所以放以后吧。

    2. 关于上海

    10月6号2020年(一年前),大快人心地从荷兰回国,经历隔离后的一个月,我来到上海准备开始新的工作,带入新角色。

    上海的关键词是“我以为”,因为这一年有好多反转再反转,我以为的并不是我以为的。和对象谈了快一年的身边恋情,那段时间太快乐了,以至于快离开上海时,24岁的我不着调地天天在他耳边怂恿结婚,这个以后再聊。

    入职。是开心的!也是暗流涌动的。职场小白把网名“美少女”改成了“英文名+姓”,以此骄傲地宣布步入社畜行列。在这里,我遇到了想不停聊天的知己,传授经验的前辈,让人信服的领导,可可爱爱的同事以及一些泛泛之交。

    不断出差,始终学习,也许是本身躺平的性格没能让我争取要想要的东西,但是还是不后悔的。在最后跳槽阶段,博士岗位也终于向我招了手。这反转再反转的职场生活持续了一年不到戛然而止。

    恋爱。和喜欢了5年的人面对面谈恋爱太开心了,眼看六周年纪念日又要了,又让我们回想起去年的纪念日大(gui)餐。独居几年后,这让我们都进入了下班回家会有人关心是否吃了饭的生活,并且我以为会一直持续。

    他的工作总是很忙很忙,大概比我忙10倍的样子。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见缝插针一起吃饭,一起看剧,一起骑车压马路,好像在努力补足前几年的陪伴,后来的几个月我们变成提前填满以后三年的缺席。

    爸爸妈妈。公司假挺多的,一放假我就回家啃老。我终于从毕业论文中解脱出来,成功回国,他们特别开心。妈妈计划着退休的日子,爸爸发展了新爱好钓鱼,虽然我还是时不时和他们耍性子(好的那种)。

    鼻涕。我养了一条白色小狗狗,大名叫刘鼻涕,小名崽崽(反正这样叫她也有回应)。作为兽医学生,现在终于体验到了猫猫狗狗带来的真实快乐与幸福。在此祈祷鼻涕健康成长,早日团聚!

    3. 关于荷兰瓦赫宁根

    我好像是个记忆力不太好的人,每次一回想那两年,首先涌现的是和朋友们周末的郊游、美食、刷街,是得到导师评定的高分,并且帮我介绍博士岗位招聘信息的时刻,是孜孜不倦写论文学统计的夜晚。

    然后再仔细回味,才能品出一丝丝甜味盖不住的苦涩,有学不懂做不完的嚎啕大哭,导师否定模型时的豆腐嘴刀子心,被种族歧视时的义愤填膺。

    硕士期间除了收获了个学位,最珍贵的我想还有一群可以随意嬉戏打闹的朋友,就真的,太珍贵了。当然,说到朋友,一直远程鼓励我,可以一起抱团吐槽的老朋友也是,就真的,太珍贵了。

    我也趁着学习间隙走了一些地方,同行的人与路上的景相辅相成,是一辈子不想忘记的美丽时光。

    接下来我很着急地想探索自己的三个方面:这个博士念得,还能按时毕业回家啃老吗?。。。以及,还有机会英年早婚吗?。。。并且,还能继续找到值得珍惜的好朋友吗?。。。

    希望,大家都能心想事成,对得起匆匆流逝的时光啊!

    BaseCamp

    little mermaid

    Park with my skateboard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0-14/7916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