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成长 ——认清命运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成长 2021-10-09 00:28:25
任何一个你在乎的关系,其实都是一面心灵的镜子,可以照出你内心的秘密来。

这几天又看了些书,和一些挚友喝喝小酒聊聊天,对成长又有了新的认识。成长是一个很深也很虚的话题,大脑兴奋时,万字腹稿分分钟写完,但真当要落笔时,脑中却也空空如也。

我很喜欢看案例,比如七八年前自学中医的时候,除了读完一本《四圣心源》外,竟然买了好多医案的书,竟然都翻看过;再比如大学的时候喜欢倒腾精神分析,从最初的《梦的解析》到荣格的《心理类型》再到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只有读案例,边读边思考,才能明白他们的理论和思想。

到最后喜欢上读人物传记,都是一样的道理。也许这就是哈佛商学院案例教学的魅力所在。尤其是在心理学领域,一个一个的故事,尤其是那些离你很近的故事才是真正让你感悟领会那些道理。感受到痛,才能发现自己的存在,领悟珍惜真实的自我。

《感谢自己的不完美》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故事真的触碰到我了,尤其是在这个敏感又波动的时期。以前了解心理咨询了解精神分析发展心理学之类的,原生家庭或者说童年的经历对一个孩子到底能有多大的影响,说实话是一点感性的认知都没有的,有种玄之又玄的玄。

但这本书里的案例,很现代就很触动人。

第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甚至有点震撼到的故事是“创可贴式的爱”的故事,阿兰成长过程中父母没有给予过任何显性创伤,甚至是给予了大量的爱。但因为父母没有处理好小儿子离世后悲伤情绪的延伸,反而无形中扩大了挫折。于是最终阿兰在为了填补父母失去儿子的遗憾而纠结是否要嫁给一个离了婚的男人的问题上产生了痛苦。创可贴式的爱会偷空你的心,因为“没有完成的情感很容易转移给另一个人”,你为不是你的错买单了在爱的名义下。

仔细想想,其实有很多人都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痛苦的经历,化解悲伤的第一步是承认失去,接受失去,而不是牺牲自己。

第二个震撼到我的故事是“完美太太”吓走丈夫。一个永远“问心无愧”的人在一段关系中其实是一个迫害者,问心无愧本质上是一种对于内疚的逃避甚至是转移,我在这段关系中没有错,错一定是错在对方。于是对方就会感受到很不舒服和压力,因为你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你把内疚转移给对方了。

深入到这个故事的背后,又是一段小女孩将哥哥意外离世认作是自己“克死”的但父母并没有察觉出这些,哪怕家人很爱她,只是将那种没有被洞悉的内疚硬塞到潜意识里视而不见罢了,但这种内疚的负罪感不断的在影响到她所有关系。放弃清白感需要接受不完美,感受内疚的情绪,而不是一味的逃避。容纳轻微的内疚感。

这本书其实值得一读,里面的故事只是个例甚至有些极端,但读过之后会让人不自觉的去內视自己,找找那些被深藏在内心深处的感受与情绪。

直面了,一切问题都将不再是无解的问题。所以一个人内在的关系(本我与自我的关系)会投射到外在的关系中去,也许影响到内在关系的偏左或者偏右,本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家人的错,只是大家都没有意识到隐性创伤的存在罢了。但只要內视过,内在关系就可以成为健康的内在关系,直接改善外在关系的困扰。这就是成长,笑着直面不敢面对的感受。就像男孩第一次成长就是直面全能父亲形象的破灭一样。

那天和一个已婚朋友聊天,聊到底是找一个有趣的灵魂结婚还是妥协。

很多长辈劝过我,找一个好姑娘结婚就行了。但我很清楚我是怎样的人,所以我一直没有妥协,因为一旦妥协,我很清楚后面会发生什么:一段大概率糟糕的关系,直到孩子出生,然后将问题与矛盾暂时搁置而所有的压力与情绪都会不自觉的转移到孩子身上。我见过太多这样的关系,掀开光鲜亮丽,洞察内心情绪,关系中充斥着不开心和焦虑,就是所谓“丧偶式的婚姻”。但我见过太多哪怕结婚十年仍如初恋般的夫妻,那种发自内心的相爱与快乐。内在关系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只能通过妥协,去延续一段可能不太开心的外在关系。

如果这段外在关系真的最后变成“丧偶式婚姻”,那么极有可能也会延续到下一代。作为一个“唯心主观主义者”,我一直觉得世间唯一真实存在的能够客观感受到的只有我自己,所以对自己负责才是所有健康心理的基础。我首先要对得起自己。那天聊着聊着最后朋友说:一定要找一个有趣的灵魂。嗯,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声音。

我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说不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不要给别人做心理咨询。所以我之前从来也不敢帮别人做心理分析。

但实际是,其实在每一次聊天每一次通宵夜聊,我早已不断的在用自己的洞察力、共情力和语言力以第三者的视角替朋友们分析或者说直击内心最深处。直到这次读到了武志红找到的三句话:“一、接受心理问题,带着你的心理问题去积极生活;二、打开心扉,寻找你身边的业余心理医生;三、理解他人,自己去做一名好的业余心理医生”。只要有足够的洞察力,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别人的“业余心理医生”,只要那个“患者”的问题不是心理疾病,而只是隐性创伤。

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们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心理医生。

最近我一直在反思与內视,直到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一直以来我没有发现的“隐性创伤”。我一直想说为什么对于“冷暴力”我会破防,会焦虑。直到我回忆起小时候,父亲骑着自行车来接我回家,如果考试成绩出来了,在校门口他就会问我成绩,成绩不好,于是回家的一路上他都一句话不说,那一路是如此的煎熬和焦虑,哪怕这时候父亲发火骂我,至少能感受到我还活着,而一路的无声沉默,犹如奔赴刑场的恐惧,明知结果,但却要等待煎熬。

于是“沉默”与“冷暴力”就会给我带来一种莫名的焦虑感与羞耻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内向的我却总能与任何人侃侃而谈,不自觉的叨逼叨。所以最近我一直在回忆这种感受,去感受那种感受,让自己成熟不再幼稚。我敢把这个写下来,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成长吧。

再回到那本书的书名《感谢自己的不完美》。原谅自己,只为自己负责,而不是他人的错误,那时我们才真正接受自己,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过去。

逆转改变父母-我们-子女这样一遍又一遍的轮回,给予孩子相对健康的内在关系是爱真正的体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10-09/7911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