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关于儿童自闭症的刻板印象:追求“正常”还是美化“天赋”

成长 2021-08-27 17:32:26

无论是追求“正常”还是美化“天赋”,我们的刻板印象正将自闭症群体推得越来越远。

本期阅读导航

Part 1追求“正常”:偏见滋生的温床

当”会社交=正常人“被看作是一种不言自明的规矩,世界便在无形中被分割为正常和不正常两大阵营。

Part 2 美化“天赋”:另一种刻板印象

通过宣传天赋,自闭症群体被塑造成为我们期望的样子——不仅不会添麻烦、还能创造生产价值。

Part 3做点“什么”:更多专业更多爱

一个儿童被定义为特殊儿童,不是因为ta特殊,而是指服务于特殊人群的社会环境让ta特殊。


#01

追求“正常”: 偏见滋生的温床

Normalization: Whoisnormal?

自闭症,即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首先是一种社会交往障碍,与不寻常的学习模式和对非社会世界的过度参与有关(Volkmar, 2016)。

由于自闭症的一个共同特征是感官敏感(即对光线、声音等的意识和反应增强),自闭症群体的大脑通常处于信息过载的状态(Mintz, 2014)。

那么,信息过载是种什么感觉?

举个(或许不那么恰当的例子),你是否曾在新入职时不自觉的过度关注许多工作之外的事情?隔壁同事的窃窃私语、对面同事敲击键盘的声音、后排同事拖拉凳子的响动、甚至不知从哪个工位传来的一声咳嗽、以及鞋底摩擦地面的动静都能让你神经紧张。

你想要停下来,想要把注意力拉回面前的电脑屏幕,但信息却不受控制的、以一种无序甚至乱序的方式涌入你的大脑。

对于大多数非自闭症群体而言,随着对陌生环境越来越熟悉,这种不适感会慢慢减弱。

但对于自闭症群体而言,信息过载的感觉却可能伴随终生。世界可能每时每刻像一千只同时在破晓时分打鸣的公鸡。疲于应对非社会世界的纷繁嘈杂,Ta们难以分出精力再进行社交。

于是,当“会社交=正常人”被看作一种不言自明的规矩,世界便在无形中被分割为正常和不正常两大阵营。二元对立之下,自闭症群体常常被打上孤僻、不合群,甚至不正常、怪异的标签。或显性或隐性的歧视随之而来,甚至某一时刻,你也身在其中——还记得“我自闭了”系列表情包吗?(Kata)

但不习惯或不善于社交,究竟是一种病症,还是只是一种不同?(皓月)

在这多元化的世界中,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与其他人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同?(Mia)


#02

美化“天赋”: 另一种刻板印象

The neo-stereotype : autism = talented?

除了自闭症自闭症污名化的现象外,还有一类自闭症“天才化”的现象似乎是另一种对于自闭症的刻板印象。随便打开一个搜索网页,输入「自闭症」,大数据或许会为你推送:

“我觉得很不好的一点是,从很多公益机构的宣传来看,大家会把宣传的重点放在自闭症儿童的天赋上,比如绘画天赋、音乐天赋、数学天赋。” (Kata)

宣传“天赋”的初衷或许是希望通过展示这个群体“好”的一面,以促进公众对这一群体的认可。但遗憾的是,强调自闭症群体的天赋,并非消弭自闭症污名化的正确打开方式。

相反,“天赋”也可能成为另一种刻板印象。正如19世纪结核病被人为塑造为浪漫主义的贵族气质象征 (桑塔格, 2003),通过宣传天赋,自闭症群体也被塑造成为我们期望的样子 - 不仅不会添麻烦,还能创造生产价值。

“其实这个也是我们做慈善公益时候的一点迷思。我们急于想看到项目带来的成果,比如资助贫困儿童时,我们特别想资助一些成绩进步很大的儿童,这样就会有一些数据,比如第一学期考了六十分,第二学期考了九十分,特别想看到这样一些好的成果。所以在做自闭症项目的时候,我们也特别想要一些能够看得见的成果,所以特别关注那些有特殊技能的孩子,那些会音乐的、会美术的、会其他各种特别厉害的技能的孩子。因为在科普和传播的时候,这些孩子的案例容易引起公众的注意和共鸣,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消除公众对于自闭症儿童等于trouble-maker的印象。” (Kata)

诚然,自闭症群体中的部分人可能在某一方面表现的与众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自闭症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如此。上帝为ta们关上了一扇门,却并不必然为ta们打开了另一扇为众人所期待的窗。强行开窗,很可能冒着把窗变成新的刻板印象的风险。

不仅如此,美化天赋同时也消解了家庭、学校和社会对自闭症群体的支持。

“在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支持下,一些自闭症孩子的特长被发掘被放大,但这不代表这个孩子就是一个天才。”(皓月)

当天才的标签被贴在部分自闭症群体的身上时,似乎是在说其成就完全是自闭症的赠品。Ta们身后的努力因此被忽视了。这样的努力,来自于同样是普通人但却付出了百倍、千倍的时间和精力陪伴在自闭症群体身边的家人、老师、朋友、社会爱心人士。

“为什么说特教老师是需要专业的呢?因为特殊儿童需要特殊的支持。对于自闭症儿童所表现出的社交、语言、行为等障碍,不是说通过简单的陪伴,唱唱歌、跳跳舞、做做游戏就能得以解决。基于了解每一个自闭症儿童的个性化特点,我们才能对ta进行个性化支持。比如我们在进行康复训练的过程中,针对ta的感觉统合失调,我们会进行感觉统合训练。我们还在不断摸索新的干预或教育方法,比如让更多的信息化资源,例如人工智能,流入对自闭症儿童的康复和训练过程。” (皓月)

欣赏自闭症群体“天赋”固然好,反思为什么这样的“天赋”吸引你或许也很重要。当自闭症被打上“天赋”的标签时,“天赋”又何尝不是成为了另一种对于自闭症的刻板印象?在这一刻板印象下,自闭症被塑造为社会所期待的样子,而自闭症群体背后的支持者们的努力却被消解。


#03

做点“什么”:更多专业更多爱

What is really needed?

在中国,为自闭症群体所构建的教育体系正逐步完善。在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7-2020年)中,特殊教育已经不只是要“办”,还要“办好”。(皓月)

“一个儿童被定义为特殊儿童,不是因为ta特殊,而是我们提供的环境让ta特殊。比如对于一个肢体障碍的人,如果你给ta一个轮椅,并在城市规划时考虑划出便于轮椅出行的路径,ta依旧可以自如的出行。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说,我想应该也是一样的。我们为这些孩子提供教育,慢慢的,ta们能够在生活自理的基础上适应生活、适应社会,成为好家人、好朋友、好公民。” (皓月)

在这一过程中,特殊教育教师作为关键的引路人,需要更专业的培训。

“全国的特教机构里面的特教老师,以特殊教育为专业的占比很少。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说出来又有点悲伤,这些老师选择进入特教行业,是因为ta们没有考上高中或者没有考上大学,而师范类专业的学费很低,然后就去选择上中专上大专的师范学校。而好多只招收省内生源的师范学校其实是没有下设特教专业的,都是普教。所以好多老师是在毕业之后,可能无意中去到了一个特教的学校,然后再经过培训,才上岗成为特教老师。” (Kata)

特殊教育的老师,不仅需要爱,更需要专业,才能支持自闭症儿童的发展。(皓月) Ta们的工作,远不止照料自闭症儿童的生活那么简单。或许,对特教老师多一些尊重和理解,而不是在ta们选择这个职业时说“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啊”,有助于让更多有志于从事特教行业的人少一些心理负担。


以上文字整理于我们的圆桌讨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08-27/7873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