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在魔都读菜小+菜中是怎样的体验?

成长 2021-04-06 10:31:30

在魔都读菜小+菜中是怎样的体验?

看到这个话题下面很火的一篇文,讲的是北京鸡娃如何一路成长起来的,看了感觉好夸张。。

作为魔都94年生人,我想讲讲我的升学之路,相对比较佛,不知道能不能缓解一点大家的焦虑。。

我是在魔都农村出生的,真的,魔都也是有农村的。

从我家坐地铁一号线,坐半个小时地铁就会达到人民广场,魔都的中心。

然而在我小时候,魔都城市化的进程远没有到达我家,所以我的升学之路想想也是有点魔幻。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家人送到了村里办的托儿所,就是那种几个老阿姨看着,什么也不教的托儿所,每天管饭。

后来要好的小朋友陆陆续续都转学出去上了幼儿园,我爸妈都没有这个意识,直到有一天我和我爸妈说我也想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去上幼儿园,我爸妈才反应过来。

恰巧我爷爷认识一个村民朋友,他女儿在家附近的一所幼儿园当老师,就写了封介绍信,我就插班去了这个幼儿园读中班。

因为从小家人和我讲的都是上海本地话(本地土话,很乡土,区别于市区话),还不是上海话(这里说的上海话指市区话),当时家人还和我说去了幼儿园要学会讲市区话。

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我第一天入园的时候和一个小朋友说了句我认为的市区话,她一脸懵逼地用普通话回我。

。当时经常看电视,耳濡目染之下普通话还是会说的,但还是觉得好尬。

刚进幼儿园,我真的是什么都不会,老师还说我怎么画画总是乱画,因为真的零基础啊。。后来慢慢地,多画几次,也就跟上了。我记得大班的时候幼儿园教了珠心算,我还拿到过全幼儿园第一名,那张奖状我至今保留着。

幼儿园毕业了之后,我就近读了家附近的小学,奶奶每天骑车接送我。

对了,我是上海最后一批三年级才学英语的小学生。。因为在郊区的菜小,我们小学就很落后。区里一些好的学校还有市区的很多学校早就从一年级开始学英语了。

当时入学的时候,有个书法兴趣班,因为我的远房堂哥报班学了书法很多年,然后我爸就听我远房伯父的安利,也给我报了班,感觉是有点宗族社会残余的影响,跟着同族的人一起学习好照应。。我爸当时完全没有想要把我培养成鸡娃。。

但可能出于天性,我小时候对自己要求比较高,初学欧体(欧阳询)练九成宫,太TM难了,我写了很多遍还是写不好,我就一直哭一直恨自己,对自己的无能表示愤怒啊啊啊。

现在想想,唉,欧阳询的字本来就难写,童年的自己为什么不佛一点。。所以奉劝想要鸡娃学书法的各位一句,书法入门最好还是学颜体(颜真卿),咳咳,我觉得颜体比欧体容易很多,上手快。

我一年级的时候成绩不错,可能是幼儿园时候学习的珠心算打底,所以说不要早教的我可不赞同,适当早教开发智力还是很有用的。

到了两年级,我爸被老师忽悠着给我报了奥数和英语辅导班,课外机构来上课,但是当班老师推荐学生似乎是有提成的,当时我爸也并不是为了鸡我,可能迫于老师的安利,推脱不掉,而且课程好像也不是很贵,一门课一个学期二百多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奥数又给我打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鸡兔同笼问题、高斯定理(首加末乘以项数除以二,我至今记得这个公式)让我觉得很有趣,反而不觉得是负担。可能也是因为父母一直没有给我太大的压力,而且都是就近学的,不用跑大老远,所以当时的我学着英语、奥数和书法也没有觉得很辛苦,就是觉得周末玩的时间比较少。那时候学点英语不得不说也是有必要的,毕竟我们学校从三年级开始教英语,二年级的时候上上辅导班,感觉不至于落后太多,至少认识了26个字母和一些简单的单词,当然当时完全是无心插柳。

后来到了三年级,终于学校开始教英语了,就是那种很老的老教材,不是我的很多同龄人学习的牛津教材。老教材也有老教材可爱的地方,我至今记得那些美美的插图,Peter和Linda,一对俊男靓女。而且我好喜欢我小学时候的英语老师,一个很优雅的老太太,年届退休。记得她姓施,有点富态,她还教过我的爸爸和叔叔。她的教具都很精致,她每天上课也都化着很精致的妆,在我们那个土土的郊区学校,她很别致,讲着洋气的上海市区话和英文。

现在回想起来,她很可能是老上海资本家家庭出身的女儿,从小学英文的,可能受某些运动的影响,最后来郊区菜小教英文,毕竟和她同龄的人,似乎大多是学俄语的。。我英文学得好,她还奖励我本子和笔。三年级的时候我还是继续学着奥数和书法课外班,没继续读英语课外班是因为没有这个选项了。。

到了四年级的时候,不得不说魔都郊区的小镇还真有点花头,搞了个xx镇素质班的东东,通过考试从镇上的三所小学里面选拔40个学生弄成一个班重点培养。

为了这个考试,四年级的时候我为了弥补英语的不足又报了周末的英语辅导班,同时上着书法、英语和奥数课外班。

当时的周末英语班其实就是学很多其他学校同龄人正常在学校里面学的牛津教材,这本牛津教材我也很喜欢。牛津的教材里面有个胖胖的Ben很爱睡觉,还有可爱的Alice,画风很萌。当时辅导班的英语老师是市里来的,一个很美丽的英语老师。我对她印象很深,她的出现改变了我很多,我记得她当时很强调语音语调,一只说希望我们可以不停地模仿磁带里面的英音发音,不要Chinglish,发音要好听,还鼓励我们多看英语原声电影和电视剧,毕竟那个年代我们小镇做题家完全没有这个sense,看的大多是配音的剧。

。在她的影响下,我开始很认真地学牛津教材,不停地听录音模仿里面的语音语调。

在后面的小镇素质班选拔中,我很幸运地考过了。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开始了真小镇做题家的生涯。那个班里的同学确实都很聪明,竞争压力还是很大的,老师的教法也很高压,我就觉得没有那么快乐。。因为我是三年级才正统学的英语,对比班里其他学校来的一年级就开始学英语的同学,无形之中会有压力,词汇量首先就跟不上,但是后来慢慢地积累,也就慢慢跟上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人的弹性是很大的,早一点学可能有点优势,但亡羊补牢,也为时未晚的。我的五年级不甚愉快的时光很快过去。那时候上海的小学已经改为了五年制,初中四年制,初中的第一年叫“预备班”。

当时小升初的时候班里有想法的家长都出去开始报名民办初中,我爸妈依旧很佛,毕竟民办的学费也并不便宜,而且我爸妈也听了老师的建议,说不如把私立的学费用在花钱补习上,性价比更高。

。于是我就入学了镇上(注意是镇,不是区)较好的公办初中的“重点班”,五年级那帮没有想办法出去读民办家境一般的学生都直升进了这个班。当时一个年级有六个班,我所在的1班是最牛叉的班,2班是弱一点的重点班,3-6班是平行班。因为那所中学是公办的,承接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任务,所以学校里面真的鱼龙混杂,也算是长了很多见识。真的有个很凶的男教导主任老是在校门口抓小混混的。

不过可能也是因为当时信息不对称,魔都市区的卷还没有波及到郊区小镇。

我觉得家长和学生都不是很焦虑,班里的同学家境也都差不多。大家在一起学习,课后打打篮球、逛逛文具店、拍拍大头贴快乐得很。当时看前几年学校的升学数据,就觉得在重点班好好学习,考个普通高中肯定没问题,努努力保持班里前几名,就有希望考区里的市重点。

初中的我真的快乐,因为周末就没怎么上补习班,书法在小学毕业之后也不学了。周末在家做做作业,我还买了几本辅导书学习。学校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而且说实话普通初中的师资确实没有很优秀。

我的成绩一直稳定在班里的前五左右。

这里说一件我偶尔感受到的教育资源不均衡。那就是科普英语竞赛。魔都当年每年都会搞科普英语竞赛,先是区里选拔,然后再到市区参加复赛。当年在老师的要求下,我自然是报了比赛的。我记得当年发下来一本不薄的A4大小的资料书,几十篇科普文章,那上面的文章感觉是从国外的一些科普杂志上直接摘下来的。暑假本来也没什么事,暑假的时候我因为看了百家讲坛刘心武揭秘红楼梦,还把红楼梦翻了一遍,因为人物众多,还画了一张宁国府荣国府谱系图贴在墙上。

那个暑假,我就准备起了科普英语的竞赛,不得不说,吃下这么高难度的书确实对学习英语有很大提升。所以对于一些竞赛,我觉得也不用片面去看待,抛开功利的一面,还是能学到知识充实自己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科普英语竞赛还有辅导班的。当年的我真的就是自学,拿着文曲星一个个单词查过来,对照着翻译,一句句学过来。因为基础很浅,所以每篇都至少有二三十个单词我不会,多则达五十个生词,记了满满一本。

单词其实还好,初中的我完全没学过定语从句,也没学过虚拟语气,这些语法盲点才真的难,完全靠瞎JB慢慢悟。。我记得当时学得蛮疯狂,后来还能把整篇文章给背出来。。一个暑假的疯狂啃书确实积累了不少。

经过一个暑假的精心准备,区里的初试选拔我很顺利地就通过了,还拿到了区里的一等奖,毕竟郊区英语普遍不怎么样。。

不过到了市里,我就感受到了差距。

去市里比赛是我爸带我坐地铁去的。市里的比赛首先是笔试,这个笔试真TM难,就真的完全靠积累,初赛时准备的那些资料完全用不上了,不过现在想想也许市里消息灵通的会上辅导班,找到些辅导资料,知道大概范围,我们郊区来的大概率只能当炮灰了。笔试之后还要被分成小组拿着随机被发到的字母卡片拼单词抢答。现在回想当时和我一组的考生,回想一下当时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学校名字,有些是沪上知名的民办初中,但当年的我真的没概念,就是信息闭塞到完全不知道和我一组的考生是从很牛叉的初中来的,所以也感受不到压力。

我记得当时也没怎么怵,还很嗨地抢答。。感觉也没怎么落后。不过在市里的这次比赛毫无疑问折戟了,估计笔试成绩真的不怎么样。

初中的岁月真的很快乐,因为在菜中,竞争压力也不是很大,后来就顺利地考上了区里top1的市重点高中,不过因为我们区也是个菜区,区里的top1市重点高中大概在魔都也就排名二三十。

进了高中不得不说是真正感受到的一次差距。

因为区里的市重点高中,生源大部分来自于区里top的那几所民办初中,那么无论在家境还是在视野上,都会感觉到差距。当时进高中的时候,也有分班考,最top的1班是最强的重点班,2-5班是较次的重点班,6-8班是普通班,9班是借读班,我在5班,不上不下吧。刚进去的时候成绩大概在100名前后,好一点能进前五十,一个年级大概400人左右。记不清那时候自己的心路历程了,可能会有一点落差吧,从菜中的前几名到高中的几十名。

一开始也有点自暴自弃,后来想想还是不行啊,是要认真学习,慢慢地就进了前三十名。当时学习氛围不错,老师鼓励学生多问问题,我好像经常去办公室问老师问题来着。当年高中化学和物理确实有难度,但学着学着也就觉得没那么难了,题目做出来蛮有成就感的哈哈。

后来高二的时候,有次考试还进了年级前十。反正当时也没想很多,就是认真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把不懂的题目弄懂,感觉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高中的时候没有上过补习班,感觉全靠课后问老师问题来进步。。当然郊区的高中管得严,相比市区三点多放学,郊区的高中经常五点多才放学,高三的时候周末还要来学校补课,老师义务劳动,不收费的,大家都得来。所以我整个高中也没上过辅导班。高中的时候我记得也有类似寒暑假游学的项目,不过去的人并不是很多,家里条件好的同学确实有很多参加的,不过并不是大多数。我这样家境普通的自然是不会去的。但是当年也没觉得这是个加分项。

就觉得是一次体验而已,主要还是看分数。。当年我所在的高中,很少有高中毕业出国读大学的,大概就1-2个吧,可能也是郊区信息闭塞,99%的学生都是要参加高考的。

后来在当年的大学自主招生选拔中我进了魔都某985很水的文科专业。自主招生过了也是要参加高考的,只不过考到一本线分数线就行。高考过后,父母觉得很高兴,还请客吃了饭,家里的宗族亲戚都来了。。

那我后来又混得怎么样呢?进了985之后,面对全国各地来的优秀同学,我很安心地做了条咸鱼,不至于挂科,但成绩真的很一般,大学四年很愉快地躺平混了过去,虽然课业不怎么样,但真的做了很多我喜欢的事情。

毕业之后没读研也没出国,进了一家商业银行的信用卡部门做信贷审核,每天计件制审核信用卡,实在太没意思,管理又很压迫,于是就火速辞职。后来在一个前辈的介绍下,进了一家看着很体面b格很高的外企搬砖。一开始进去也是惴惴不安,带着小镇做题家的羞怯,然而待久了发现不过如此。那些看着光鲜、出席各种论坛的高管说不定也有着种种黑历史。工作的时候也没觉得多高大上,就是一颗不停重复的螺丝钉,外企的区别就是用英文做着一颗螺丝钉。

就算有些人背景看着很好,比如魔都四大名校高中+国内top985本+国外藤校硕毕业,可是又怎样呢?还不是一样做事推诿,该SB的地方照样SB。所以大家不要觉得这些500强公司有着怎样怎样的光环。当然因为在这家外企做的事情依然SB,所以忍了几年我又跳槽了,继续折腾,当然也没混出啥名堂。。

反正,我就觉得不要想那么多,命运真的很难说,就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认真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做个优秀的井底之蛙、做做凤头好像也不错。

。多焦虑感觉没用啊。可能我也是幸运的,我所处的年代感觉还没有太卷,可能也是吃了一点魔都的红利,所以我也很难说清楚到底该怎样、到底要不要焦虑,反正我觉得别想太多,认真做好每件事情,其他的会水到渠成的。。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04-06/7777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