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2021年了,你还在纠结到底适不适合移民吗?看看老移民怎么说

成长 2021-02-22 16:44:27

来源:荞爸的澳洲来信(ID:Qiao_Daddy)

作者:荞爸

(一)

网络上时不时有人抛出雄文述说自己的移民血泪心得,不管结论是澳洲压倒了中国,还是中国鄙视了澳洲,总能够惊起一滩争渡的鸥鹭。

这些争论说来说去,无非是澳洲有蓝天白云,中国有北上广深;澳洲有阳光海滩,中国有动车高铁;澳洲有A2奶粉,中国有淘宝天猫。

他们踏上澳洲国土时满怀憧憬,以为登陆了一片无忧无虑的乐土,从此牛奶金失业金养老金被澳洲政府一路包养,可以腐烂在发达国家饭来张口车来伸脚的天上人间。

等到住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里只是一个房租蔬菜样样贵、公交快递种种慢的资本主义大农村,传说中的各种福利不仅有等待期,就算全额到手也是入不敷出杯水车薪,找工作也常常掉进语言不通、经验归零的大坑里。

于是他们回到国内,重新找回经营多年关系网络,操持起运用自如的母语,轻松找到职位待遇睥睨土澳钟点工的工作,尽情享受京东顺丰支付宝的剁手便利。

但是,出门想要遛个娃却发现雾霾笼罩,找政府办个证却发现阻挠重重,补习班、兴趣班、学区房都等着拼爹拼妈,朋友圈又时不时流传着谣言——幼儿园的缝衣针、中小学的臭鸡腿、研究生的爸爸我永远爱你,渴求这个世界真相的你又开始怀念谷歌推特油管里那些触手可及的信息。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绝对的天堂和地狱,拿澳洲的优点来比中国的缺点,又或者拿澳洲的缺点来比中国的优点,以此在中澳间分出一个高下,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这就像是写雅思作文罗列了一大堆优势劣势,最后下了一个连自己也不怎么信的一方outweigh另一方的结论。

移民、准移民们之所以往往会陷于手心手背都是肉、向左向右都不是人的窘境,是因为他们看到的都是一些两国的场景碎片。这些碎片织成了一片障眼的迷雾,让人看不清问题的本来面目。

如果能够勇敢地钻出迷雾,看明白中澳这两个社会之间的本质区别,是走是留、是进是退也就不会那么为难了。

(二)

依我看来,中国和澳洲之所以不一样,跟姓社姓资无关,与东方西方无涉,而是丛林社会和平权社会的区别。

什么是丛林社会?简单地说就是讲究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成王败寇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只有强者、胜者、王者才有活着的尊严,弱者往往沦为韭菜、边缘群体和牺牲品。

相对应地,平权社会就是强者弱者各得其所、无论胜负平等相待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强者可能会占据大多数的资源、实现更多的价值,但弱者也会得到强者的尊重、保护和支援。

在丛林社会,由于弱者最后的结局都是成为强者的附庸、奴役的对象,所以每个人都对成为强者孜孜以求。但每个社会的强者配额都是有限的,所以丛林社会大多数人的心态常常是焦虑和恐慌,生怕一停下脚步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在平权社会,弱者虽然无法过上像强者那样的骄奢淫逸的生活,但在公民基本权利上可以跟强者平起平坐,不用担心自己成为被践踏的蝼蚁,所以弱者的心态依然可以现世安稳、知足常乐,不必时时刻刻在心中绷紧了一根抢跑的弦。

在丛林社会,人生的终极目标常常是“把别人比下去”,因为被比下去的人只能小心翼翼行事、夹着尾巴做人。

在平权社会,人生的终极目标常常是“活出自我来”,因为无论走阳关道还是独木桥,都可以抬起头来做人、放下碗来骂娘。

在丛林社会,强者是规则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他们可以人为制造三六九等的鸿沟,也可以为了千秋万岁的宝座而朝令夕改。

在平权社会,弱者和强者共同制定和执行规则,强者的作为会受到民众和舆论的监控,所以不大可能通过强权为自己牟利、让弱者低头。

当然,中国不是绝对的丛林社会,丛林中有平权社会的端倪;澳洲也不是绝对的平权社会,平权中有丛林社会的余孽。

但是无论从社会制度还是人群心态上来讲,这两个国家的区别还是十分清晰的。

(三)

所以,移还是不移,答案也就异常简单明了了——如果你渴望居高临下的人上人快感,那就留在中国;如果你追求清净散漫的自由人状态,那就移民澳洲。

我选择居住在平权社会,一方面是因为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弱者,也就是本号许多留言者所鄙弃的loser;另一方面,我也由衷地讨厌某国内知名企业提出的狼性文化,不想被恐慌感胁迫着过完这一生。

说句不中听的话,一个人在社会上处于强势还是弱势,大部分都是源自于家境、出身、机遇、基因这样的运气,只有一小部分出于主观上的努力。

一个人要与运气抗争,是很容易陷入无望无助的。

一个社会要有安全感,就要尽可能地减少运气对人生的影响,让好运气的人可以平步青云,坏运气的人的也能够活出人样。

举个简单的例子,澳洲的公交车、火车都留有轮椅的位置,火车站会有专人协助轮椅上下车,停车场都有残疾人的专用车位。

再比如,就算你前半辈子都住在穷乡僻壤的土澳内地,搬到悉尼墨尔本一样能和大城市土著一样无条件无差别享受全民免费医疗、教育和养老,更不可能因为是底端人口而被驱逐。

这就是对不幸者的关照和补足,让人觉得在这样的社会,就算身体残缺、出身卑微也会被世人温柔以待。

而且,就算我是一个所谓的强者,我也觉得丛林社会不是久留之地。因为我知道,强者之间也是有等级划分的,除非你能够攀登到金字塔的最顶端,否则无法摆脱那种身居人下的压迫感。

其实在国内当一个公-务 员,在某些时刻也会产生一种“我是强者”的幻觉。

但是这种强者身份到底有多脆弱,不妨去问问跳-楼的中兴工程师和海关副科长、上海世外小学被砍孩子的父母、以及为假抑苗事件愤而发声的刘强东。

正因为强弱的转化可以如此随机和无常,善待弱者,就是善待自己。你又怎么知道,自己或者后代某天不会成为你曾经看到的那个弱者呢?

(四)

想通了这些,北上广深的高楼大厦、动车高铁的风驰电掣、淘宝天猫的朝发夕至,也就都变成了丛林社会“人人不甘落后、落后就要挨打”的全力奔跑中一步步筑成的浮华表象。

对心心念念要出人头地、出将入相的人来说,这种你追我赶、你死我活、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竞争角力正中他们下怀。

但如果你是受迫于一种群体性的恐慌、身不由己被这样的“速度与激情”裹挟着向前,不妨扪心自问:蓝天白云的清新、阳光海滩的悠闲、食品药品的安全感、以及可以自己决定生活节奏和方向的选择权,是否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一切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1-02-22/7727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标签列表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