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为什么身处集体当中时,就好像不是自己了?

成长 2020-07-06 09:36:37

最近不时瞥见的高考倒计时,引得高中时代的影像若隐若现。有一个片段在脑海中反复回放,不只是想写,更是不得不写。

我的高中生活,非常不快乐。

课程表,值日表,上课,下课,月考,高考……高中是一架不停运转的机器,学生是流水线上锻造的产品,身在其中,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在这过程中,自我是最不重要的东西。

想法,感受,个性,好恶,完全无所谓。谁若看重这些,甚至是一种愚蠢和顽劣的表现。

厚重的长久的压抑,让我在终于脱离那个环境之后,就把相关的记忆一并深锁。在偶尔谈论过去的时候,那三年可以不假思索地直接跳过,就像未曾拥有过一般。

但最近两天读书,给记忆深处的一个片段重新着了色,使其如鲠在喉,挥之不去,我感觉必须要写出来。

这件事,其实与我本人不甚相干。


我班里有个女生C,常被排挤,因为早早发育出了硕大的胸部,而总在跑步时被侧目甚至嘲笑。如今回想,觉得高中时候的半大孩子,真是明目张胆地犯浑不自知。

C的同桌是一个娇小的女生W,长相甜美,发色浅浅的带着自来卷,任谁都会觉得可爱。

那是一节活动课后的自习,班主任面色铁青站在讲台中央,全班笼罩在安静的低气压中,空气中流动的只有W隐约的啜泣。

班主任给了我们两个信息:一,W的钱包丢了;二,活动课只有W的同桌,C一个人因为身体原因留在了教室里。

然后她让全班都站起来,一阵桌椅碰撞声后,教室重归寂静,整个班级像一个刚出土的兵马俑坑。

从右上角开始,班主任一个一个地问:你觉得是谁拿了钱包。

说出一个名字,就可以坐下。

不说,就站着。

站着的,就表示有嫌疑。

最先被问到的人还有所迟疑,多说两句所谓的推理:既然只有C在,那就她有可能吧……

越问到后面,C的名字就越容易说出口了。甚至脱口得有些迫不及待,好像这个名字是椅子上的灰尘,赶紧掸掉,就可以安心地坐下了。

终于,所有人都坐下了。

最后,班主任对C说:全班都说是你拿的。

我看着C跟在班主任身后走出了教室,然后我窝在位子里,把头埋在手臂之间,「全班」两个字,沉沉地压在颈椎上。

记忆到这里就断了。

via ZCOOL@愚木混株

钱包到底是不是C拿的,有没有找到,我都不知道,在这个故事里,也不重要。

无论事实如何,当时众口一词的指控,无异于犯罪。

在今天写这件事,无意指责,也无从忏悔。但这件事可作为一个窗口,来看集体对个人的影响。

我相信,若是作为一个个体,班里没有哪个同学,会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断言就是C偷了钱包。

但身处集体中,集体削弱了每个人对自己言行应负的责任。四五十条犹疑的、不负责任的语音叠加起来,形成了众口铄金的指控。

这毫无证据的指控,笼统地冠之以「全班」之名,压迫性地降临在C的头上。而促成此事的每一个人,都躲在「全班」这两个字后面,全身而退。

实在是真实又荒唐。

-

在集体中,人们总是一边被裹挟、压迫着,一边被包庇、保护着。

在那个下午的事情中,在那以后的许多个上午下午中,我们出了一个班级,进入一个专业,一家公司,我们还与生俱来带有一些集体属性,出生年代,性别,城乡,国籍……个人与集体的爱恨缠斗,无穷无尽。

而在这缠斗中,在浩大的集体叙事当中,人仍像那个教室中的高中学生一样,纵使我们心底有万般纠结,怀疑,抵触,屈从,都不会被听见看见。

集体的力量强大到可以完全淹没、替代个体意识。对认识自我有追求的人,要对集体对人的吞噬保持警惕。

-

除了被吞噬的危险,若缺乏自我意识,个人,也会借集体之名压迫别人,并自以为正义。

身为一个一向不合群,终于在独居和自由职业中找到了最舒服生活状态的博主,我受到过许多质疑,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人是社会性动物。

其实,说这话的人,未必解释得清什么叫“社会性”。我写李银河的文章下面,都有人说李银河不跟王小波生孩子不够有社会性呢。

对,说一个影响力巨大的社会学家没有社会性。

他只是觉得人不能太“独”,该去公司上班,配对同居,为国婚育,才算是个合格的社会人。

自我意识再强,也不能让这些举着女性责任、繁殖本能、报效国家等一面面大旗指手画脚的人少说两句。

但是,拥有坚定的自我认知,能保护自己少受一点困扰。最最起码,能保有自己的节奏,不会在受到压迫的时候,自己也怀疑动摇,以至于站到对方阵营中,自我伤害,如此就已经很难得了。

回忆高中发生的这件事,及其引发的关于个人和集体的思考,来源于最近在读的两本书。

未发现的自我8.9[瑞士]荣格 / 2018 / 中央编译出版社

我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9.0水木丁 / 2020 / 花城出版社

荣格《未发现的自我》和水木丁《我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二者目录相同,后者是对前者的介绍阐释。

书的第一章「现代社会中的个人困境」,讲的就是个人在集体中应当如何自处。

强调的,是我们应当尊重个体的感受,扔掉集体的蒙版滤镜,在独立思考中,探索自我认知。

荣格身处的时代,是一个集体主义空前狂热的时代,在那样的背景下,他发出了“个人的生活是唯一真实的生活”的声音——尊重自己,重视自己的情绪、感觉、本能、潜意识。

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承担该承担的责任,让自我不被概念蒙蔽,不被集体吞没。

via ZCOOL@愚木混株

有人依存于集体,汲取安全感,有人特立独行,以鄙视从众得到优越感。

但其实,如果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只是以集体来作为参照物,无论依从还是反叛,根基都是非常虚弱的。

这无异于把维系生命的安全绳的锁扣,挂在一根腐朽中空的老树枝上。

个体意识,与集体的存在是不冲突的。集体给了我们许多必要的支撑,要追求的,不过是身处集体之中,而不丧失自我。

木秀于林,风向无常,能做的只有扎牢自己的根。

-

自我认知,道阻且长,分析个体与集体的关系,只是一部分内容。

读这两本书会发现,虽然我们常讲“认识自己”,但做做人格测试,分析过往经历,自我于我们仍旧是海上冰山,看见的只是其中一角。

荣格和水木丁的书,提供了更多找寻“未发现的自我”的方法,除了集体,还教人如何从宗教、情绪、灵感、潜意识、阴暗面等方向,去发掘自我。

水木丁的《我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是对荣格《未发现的自我》的阐释解析,旨在拉进读者与荣格的距离。

若对自我认知这个命题感兴趣,水木丁这本比较通俗易懂,对自己的阅读能力比较自信的话,也可以直接阅读荣格原文。

想买书的话
这里有当当优惠码
200-30:Y8DASN
有效期 :6.24-7.19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0-07-06/5399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