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时尚博主的咖啡馆八小时

成长 2020-01-15 00:54:00

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20分。

作为一名博主,她并不需要打卡上班,前一晚的派对照片已经及时修图发出,vlog素材满满当当,今天她可以悠闲地坐着剪辑。

12:00 am

她走进相熟的咖啡馆。

这种北欧风格的咖啡馆在这一带很常见,然而这一家比较隐蔽,几乎没有网红或者游客来拍照打卡。绿植掩映下,食客们甚至很难注意到彼此的存在,太适合她这种不想化妆的时刻了。

打开Premeire, 素材一一导入,完全不能用的材料剪掉后,她忽然不知从何下手了。

这种间歇性的灵感枯竭真让人头疼。只好打开mindnode做思维导图,心跳如鼓。

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穿着这么一件夸张的波点礼服裙去设置成保龄球馆主题的派对。吸引了一时的目光,后面怎么跟粉丝介绍,还真是叫人词穷。她顿时觉得脑子里乌泱泱挤了三百个新裤子,彭磊皱着脸指她问“你、你、你、你要跳舞吗?”

不要。她对空气说。然而没有用。

助理在微信里夺命连环call,今天的商业合作邀请已经整理好了,大小姐您就看一眼吧。

1:00 pm

等她回复完邮件,附近居住或者上学的老外纷纷才苏醒,穿着辨认不出品牌的帽衫和仔裤走进来,雷打不动地order固定的咖啡和小食。

白领们趁着午休时间出来和异地的恋人facetime,服务生微笑着递了special的单子过来,他们就顺势点一些看起来卡路里较低的食物,而这些食物最好来自名字拗口的外国海域。

旁边穿着白衬衫卡其裤的女白领已经结束facetime了,紧接着给闺蜜发语音:“我觉得他不爱我了。

是一周前还浓情蜜意的那个。

她在绿植后面听到,早就习惯这种对白。这么些年,她已经心如止水。看电影,霍建华对着马思纯含情脉脉:“这样的姑娘,爱起来该是什么样?”她眼前浮现出李银河老师平静慈祥的脸,以及谆谆教诲。

今天就不吃碳水了吧,她看了看这周的日程安排,下定了决心只吃A客户提供的一种低热量代餐奶昔和B客户提供的定制维生素,那么一周后还可以写个使用体验。

2:00 pm

相熟的同行好友也纷纷从宿醉和发照片、发日常碎片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开始了热切的聊天。

“最近有什么项目可以do?”

“刚从日本埋线回来,脸小了一圈,不do了。”

“三点的普拉提,不要迟到了!”

“完蛋,我给客户报的尺码竟然穿不上!今天的运动装备看来不能拍了。”

微信群里的这些博主,都是她不同场子里有过亲密合影的美人儿。她累了,想听人夸,于是把昨晚party的靓照发群里。

“今天的主题”,她宣布,“用师太的口吻夸我。

姐妹们都很懂,立刻回复:

“没想到女明星里也有你这么风趣的。”

“看你手上的卡地亚,真像你剑桥大学的文凭。”

她心满意足地合上笔记本,开始了短暂的社交时间:先把朋友圈大家的日常状态点赞一轮,随机挑选一些进行花式赞美,然后敏锐地捕捉大家最近接到的品牌水平,哀嚎一下自己手里的好牌不多。最后,在同行好友开的社群里冒个泡。

“冒泡”这个词也过时了。

越是在这个行业里扑腾,越是觉得自己土。她没说出口,但是每天都这么想。

3:00 pm

咖啡馆还没开始供应酒精,但她已经想来一杯了。

思维导图改到3.1的版本,她觉得逻辑终于顺畅了。正准备开始剪,助理淡淡地飘来一句:“这个结构跟某大号也太像了吧。”

真的崩溃,就在一瞬间。好在自己做老板,粉丝又颇为宽容,vlog倒不着急发。她早就想到这一点,没有给自己设定专栏。

今天出门前也拍了一段伪素颜的OOTD,集结起来这周至少可以发条OOTW,总不至于沦落为时博届失踪人口。镜头里,她戴着自然款假睫毛,两端特意修剪过,美瞳是自然棕,外面架着框架眼镜,加上相机吃妆,大抵是看不出的。好皮肤当然是真的,但每月的医美次数,也是不必明说的。

“实在不行,我周五发一个情感专题。”

她给助理发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4:00 pm

到了这个点,大学生们也陆续下课了,三三两两过来杀时间。

因为怕碰见熟人,他们通常不会走进同一家咖啡馆。

一对女学生进来靠窗坐着,学着《欲望都市》里Carrie和Charllote的样子给路过的男人们打分,但是很快就厌倦了,这一带路过的男人太少,而且穿搭水平大多高得出奇,让人怀疑是gay,懒得过去搭讪。

过了一会儿,她们开始互相刷对方的朋友圈。其中一个抓着另一个的手机,用教育的口吻说:“你说出心事就会有人爱你吗?以后不要发这种了,我说了多少次,神秘感!”

那个被教育的女孩似懂非懂,打开电脑回顾她与男孩们的聊天窗口。

是那种口香糖女孩,男孩们喜欢跟她约会,但并不许诺什么,嚼到没有味道就扔掉。现代都市爱情,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因此也总能法不责众地呼出一口气。这女孩大概也是享受的,用人工的甜换来人工的浪漫,虽然总觉得不够好,但至少可以拿上一段的心酸去吸引下一个男孩的关心。

时尚博主和墙角那个画素描的中年男人同时眉头舒展,这周的作品有素材了。

5:00 pm

灵感泉涌地写完情感专题大纲,她长舒一口气,距离某欧洲品牌的闪购还有半个钟头,她要用这半个钟头逛一下线上中古商城。

上次这个中古寄卖平台递过来的过往合作博主名单里,有和她定位类似的一个人,她们彼此都矢口否认,但水火不容的势头谁都看得出来。是彼此想起对方的名字就能在健身房多吭哧吭哧半个钟的那种。

现在这个人正一心扑在度假上,从美容院的gossip可知,这次大概是要做旅行护肤专题,中古穿搭她要抓紧做了。

想到这里,她打开了录屏。

在她专心购物的这段时间里,门外经过了21次小猫,前男友路过站定假装玩手机5分钟,对面的网红餐厅有13位女孩路过打卡,其中12位都开了滤镜,剩下的一位用了清晰度十分可疑的复古胶片机。

她沉浸在抢到尖货的喜悦里,对这一切浑然不觉。

6:00 pm

天渐渐黑了,她也真的饿了。

客户提供的零食不再能满足她的胃,至少今晚不能。总之,她点了一份牛油果三文鱼沙拉。

“健身教练和客户没看见就是0卡。”

这句话写进微博特别好,接地气,容易引起万千都市女白领的共鸣。她满意地想。客户看见了也会满意的,现在都流行真实,她的“素颜视频”比美妆视频点击率高上一倍。

暮色四合,白领们下班的点到了,然而真正走出写字楼的只有文化产业的少数人。

这个点会走进这家咖啡馆的都是熟客。习惯背对她坐下的A小姐,去年这个时候在密切follow一个金融男,十个月前她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前女友,半年前A小姐就已经不再热心金融男了,但直到现在还在默默关注着他的前女友。那位前女友现在已经结婚生娃了,看到她因为变胖而P歪的柜子,A小姐由衷地欢喜。

B先生每周只来这里一次,每次都靠墙坐着,卷发压在皮质棒球帽下面,侧脸有点像坂本健太郎。

他在互联网上的Id时常变换,店长本人就是他大号的粉丝,有一回粉丝神神秘秘地跟进来问他要签名,店长才知道他还有个小号,互动得比大号还勤。

C女士和D先生则是来约会的,三个月前他们还只是三条街以外企业的上下级,来这里是开小灶做头脑风暴的,现在为了纪念爱情火花的诞生,一有空就来卿卿我我。还好,他们动作轻微,几乎不会让其他顾客反感。

7:00 pm

她终于喝上了mojito,在酒精的作用下写起了下次穿搭视频的脚本:

她偷偷潜入一家洗衣店,把洗衣机里别人的衣服一股脑儿翻出来一件件穿在身上,脱衣服的时候把旁边坐着看报纸的男孩拽过来,让他用报纸为自己遮挡。

中间当然要有男孩忍不住偷看的调皮镜头,她当然也是要表示反抗的,但是拍出来的效果要像调情一样。

等她换装游戏玩够了,就要上无人的街道狂欢。视频要结束在稀疏的霓虹光影里,男孩抱着衣服追出来,再也找不到她。

“你喝了酒就有好想法。”助理不无刻薄,“你平胸,演这种也不会有情色感。”

“给我找个外国男模,我穿高跟鞋他也要比我高,要眼神清澈,要瘦。”

“我去找。”助理一一记下要求。

再一杯下肚,第二个视频脚本也有了。“这次节日穿搭,就不搞vlog了,给我租个小洋楼。我要把那些没穿过的fancy衣服全都穿进去。”

标题就叫 " Ding ! " 主要展示四套礼服。

首先是电梯ding一下开门,第一套礼服出来,看一下手表疑惑塑料姐妹怎么还没到,走到party沙发坐下,手机ding的提示音出来,收到新照片一张,照片里的姐妹弹出消息“我这身好看吗?”划手机挑衣服的镜头正好把之前没来得及发的穿搭塞进去,选定第二套礼服,姐妹终于可以出门。

场景转到party的厨房,ding地一声火鸡烤好,镜头给到女佣,穿的正是制服风格的第三套礼服。端盘上桌,宾客都坐好,镜头给到party女主人,用银匙ding地敲一下高脚杯,站起来祝酒,第四套礼服即可亮相。晚宴开始,the end。

“当然,每一个角色都由我分饰。”她跟助理交待,“下一支穿搭视频,我考虑用家政阿姨的视角穿梭在不同女孩的衣橱,你去联系一下场地。”

“到最后,vlog还是没剪出来,穿搭脚本倒是写了一堆。

”助理吐槽道。

8:00 pm

走出咖啡馆,外面是清新空气和星星散漫的夜灯。

她与这繁华也有许多刻的投契,只不过在咖啡馆内的时间,总有一刻钟的闪神,分不清到底是在伦敦brick lane的一隅,还是巴黎热闹的街头,抑或是上海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地脚。

可能是时尚博主的任意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20-01-15/32787.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