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我为什么不那么喜欢住在英国了

成长 2019-11-27 10:44:41

如果一个社会,每个人都在跟你说他的权利,而不是去履行他的义务。那这个社会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我曾经是喜欢英国的,那是刚毕业找到工作的时候。虽然房租花去了我工资的三分之一,每个月还要付差不多1500块人民币的地铁费,但那时候的我,可以在每月花500镑买化妆品和衣服之后,依然有剩余的钱出去下馆子,或者买菜自己做丰盛的一餐。

那个时候生活的烦恼,无非就是手里有50镑,到底应该用来买一瓶雅诗兰黛的粉底,还是多买几罐美宝莲家的。

我很早以前有个做会计的中国女房东,她跟我说,别看我年薪40几万(人民币),但我过得没你轻松。你一个人没有房贷,也不用交那么多税收。对当时的我来说,这样的年薪是个天文数字,我以为她是故意跟我哭穷,好让我每个月及时交租。六年后的今天,这样的年薪对生活在伦敦这个高消费城市的我来说已是一个平常的数字,而我也体会到她说的“生活不易”:

有很多完全不在计划内的开销,还有那些跟你仅有一丝联系的各行各业的人和事,在毫不费力之间消磨你被岁月慢慢榨干的耐性。

成长,就是一个逐渐学会闭嘴的残酷过程。


火车工人的权利和义务

每天出门前已经养成习惯,一定要先查查火车app,特别是有大风、大雨或者大雪的天气,因为火车和地铁晚点,已经成了每日家常便饭。它发生得太平常,以至于你跟同事抱怨,他们都用一种“oh....no!”的语气来敷衍你。不是没人在乎,是普通民众真的无能为力。

一段公路需要维修,腐国人民需要修好几个月。周末的时候,工人们照常休息,但警示牌照样摆在路中间。

哪怕是没人在施工,但因为这个警示牌,开车经过的人照样要限速,于是所有的车排着长队,从这个没有人施工的施工场地像蜗牛一样的前行。

一位在私校工作,在英国生活了几十年的同行,每次谈到类似问题都破口大骂,即便在学生面前也毫不掩饰其愤怒:你们的国家没救了!这样的施工量,在中国最多花两天!

再说回火车晚点的原因,也许是火车司机迟到,或者不想来上班。又或者是天气太冷或太热,火车承受不了极限天气。

有人晕倒了,整个火车停运。电力故障也停运,甚至有一次停在两站之间数小时都不给开门,乘客冒着犯法的危险想方设法跳出火车(虽走在铁轨上很危险!)更有离奇的晚点原因:系统里查不到火车的踪迹,失联了,所以广播里面一直在说:请耐心等待火车,虽然我们不知道这火车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它几点会出现。。。

一旦遇上节假日,火车的运行时间就成了迷。在你最需要出行的时候,它停运了。

再有就是“火车罢工”,每年因为大同小异的原因,在强大工会的支持下罢工。

同事住在伦敦郊区,据说今年十二月会罢工两周。因此她每天早上要赶6.40的火车,辗转一个半小时抵达离学校走路二十分钟的火车站,然后飞奔来到学校。

“工会“在这个国家是一个强大的组织。每个人都在说自己有这样那样的“权利”,有强大的后盾撑腰,说话的分量自然更有分量。

但一个社会,每个人都在跟你说他的权利,而不是去履行他的义务。那这个社会是不是在走下坡路了?


英国的装修产业就是一个笑话

我的写作风格很两极化,心情好的时候容易伤春悲秋,写出来的文字是受到郭敬明影响的小清新。

心情不好的时候是“冷眼看人生“的无奈和嘲讽,这一点在我之前写英国买房和装修记两篇文章里表现得很明显。

在这个国家,一旦涉及到和“房子”有关的问题,比如买房,卖房和装修,全部都是一团糟。

在经历和卖房中介撕破脸的争吵,以及今夏因为厨房装修出问题而吃了两个月沙拉并且损失了2000镑的惨痛悲剧之后,我天真的以为和房子打交道暂时告一段落。呵呵,不长记性的我又错了。

在网上找了几个粉刷工人来报价,只有一个人回复我。

来了以后给我的小厨房报出超高价格,然后在推迟了三次开工日期而且我都忍下来的情况下,他在十月份的一个周五晚上给我发邮件:我之前的工作推迟了,你们家要刷墙的话可能要排到元旦以后。等于说我要付他差不多700镑的人工,再附加上4个月甚至更久的等待。后来我怒了,发誓即便整整两天不出门,我也要自己刷墙。

厨房的地面因为装修而抬高,所以以前厨房的两扇门需要重新调整高度,我们干脆上网买了新的门。但是门买回来,发现需要锯掉很大一截。

方案一,我们去租借电动锯,但这样要花很多时间(我们两个今年忙到连一起看电视的时间都没有,每天最多只见面20分钟),而且自己弄得不好,要花更多时间收拾烂摊子。所以我们到处找人求推荐木工。婆婆教会朋友的老公已经退休,据说迫于生活压力,七十多岁了还在一直接活。婆婆给了我们一个座机号码,马修在一个月里断断续续打了十几次,永远没人接。我总不能打电话给我婆婆,让她告诉她朋友,她朋友再转告自己老公要接家里的座机电话吧?!而且你是真的有生活压力吗,为什么做生意不给我们手机号码???如原始社会一样的低效率,让我们不得不放弃。

听从豆瓣友邻的建议,加了本地facebook的群,在上面找到了另一个评价还不错的木工。说好星期六早上8.30开工,到了8.20突然给我发信息,说是今天来不了。我忍。又安排星期天早上8.30开工,到了早上8.20,又给我发信息,说是9.30-10点才能到。最后在10点多终于到家,做到下午5点,突然发现(???)自己有重要工具没带,所以得星期一晚上再来完成收尾工作。我跟他约好时间,他满口答应会准时到。

我星期一晚上飞奔回家,他说他在伦敦的另一头,来不了,要求安排到周二早上6.30(???)我在早上6点半着急着洗脸刷牙收拾自己,怎么可能有时间让你一个外人在家里噼里啪啦用电锯?(邻居会杀了我。。。)我提议周二晚上,他带着一点情绪地答应了。结果周二晚上我在火车即使晚点的情况下都飞奔回家,等了两个小时都没来人,发信息也不回。两小时后回复我说开会开晚了,要求再次重新安排时间。我。。。这还是在我没付钱的情况下发生的事,要是我傻傻地把钱先给他,绝对可以拖个一年半载甚至直接消失。

我可以不付钱甚至跟他理论吗?不能。运气好,我只是被骂几句,运气不好,我怕他把房子都给我烧了,出门再被捅一刀,多不划算。

只能安慰自己:忍下一口气,保住一条命。


“持刀捅人“揭发的社会问题

最近英国的形势特别不好。我学生轻描淡写跟我说:我家附近那个地铁站,最近几周已经发生了三起“持刀捅人”事件。美国常有枪击案,英国也“不甘示弱”,搞出一套更血腥的致命方案。

我跟马修聊起这个问题的时候,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被捅的人是帮派成员,还是普通民众。如果是普通路人,那我真的要自求多福了,毕竟我爹妈辛苦把我拉扯大,可不想命送在为了恶作剧的小混混手里。

说起英国的帮派问题,政府削减对警署的经费是原因之一,而早期漏洞百出的移民政策,也为现今的不稳定留下一些隐患。之前英国为了清理一批移民,让他们出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进入英国的证据,对方当然拿不出,也肯定不会走,搬出“人权”的头衔,硬生生把英国政府弄得哑口难言,只能作罢。

有时候走在路上看到一群十三四岁,穿着卫衣,大声喧哗,在人行道骑自行车的青少年,我第一反应是赶紧闪开,生怕给人家挡到路。我有朋友说她现在出门都要带现金,万一被盯上了直接把钱上贡,保全小命一条。

天黑以后除了去市中心,其他众所周知的不安全地区我是绝对不敢去的。马修说,“那些地方我白天的时候都不敢去“。

我问,“你们那些青少年,难道家长都不管的吗?“

“怎么管?这些人就出生在社会底层,不是穷的问题,是连父母自己都混天度日,怎么教小孩。

而这些孩子一旦被帮派成员盯上,拉他入伙,捅个人就给几百镑,做个毒品交易也给他小费。这条路一旦走上就别想洗白。“

至少我身边是没有因为成绩不好或者家教不到位而被拉入帮派的中国小孩。最多是调皮捣蛋的,父母实在看不下去,直接送去当兵的例子。

一个社会阶层分化已经到了不仅仅是金钱的差别,那很多悲剧真的会一触即发。


你不知道的英国教育

很多年前,如果你跟我说要来英国读书。

我对此毫无异议。现在你跟我说要来英国读书,我会问你:除了学英语和拿一张还算有含金量的文凭,你觉得来这里能学到什么?

我觉得英国的教育,特别是中学教育,最大的优点不是教的内容有多深奥。他们学的数学永远没有中国的难,学的历史甚至没有中国学生学的历史课程那样广泛(他们大多只学英国历史和欧洲历史,对于世界历史很少涉及),而且我前段时间才知道原来英国小学根本不布置作业!

就中学教育来说,这个国家把绝大部分的教学压力,都放在了学校和老师身上。

以私校为例,几乎每个人都是班主任,意味着一个班二十几个学生(高中部的班主任只管几个学生),每个学生都可以得到老师非常多的注意力,你哪怕不交作业,老师都可以跟你谈话谈半天;每个学校都有专门管学生心理健康发展的副校长;一个孩子要是拿笔拿不稳,都可能牵涉到几个甚至十几个老师的额外工作量,包括给他找专家测试他的握笔能力和书写能力,特殊教学部门 (Special Education Needs)有老师给他测评,有专门的老师找家长谈话。

家长来学校一次,年级主任,班主任都要出席面谈,各个科目的老师都要根据他的作业写反馈意见。在各方面都核实以后,确认他是“动作协调能力丧失症”患者 (Dyspraxia),学校要给他配备专门的电脑用于上课做笔记,老师要为他“开小灶”(别人都只能手写的作业,他可以打字发电子版),考试的时候,一定要给他rest break(写一段时间字休息一下)。 最夸张的是,他考听力的时候,会有额外的监考老师,在额外的教室专门监考他一个人,然后在算好时间后,原本两段对话之间停顿的10秒钟,作为老师的你要拿一个秒表,多给他暂停25%的时间。

这么多的额外工作量,都只是为了一个学生。用这样细致到极点的教育方式,这样“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去培养出一部分有能力的少年,难吗?

我每次说到关于中英文化和教育的对比,都非常小心。因为我知道看我文章的很多人,也许把这些文字当作一个看世界的窗口。也有很多从来没去过中国的学生,把我当作了解中国最直接的渠道。但我不得不跟他们说:“你们真的得加把劲了,在你们刚学了怎么用中文说“1-99”就抱怨中文太难的同时,你的同龄人,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被逼,已经流利地说起了英语。

不管是在上进心还是抗压力上面,已经提前走了一大步。“

我说这段话的时候,没有人再问我“是不是中国人都吃狗肉“。11岁的他们若有所思,但我知道,他们大可不必像很多当今的中国孩子那样在充满比较、竞争和高压环境下长大。几百年积累起来的老本,父辈给予的丰厚资源,他们还可以吃很久。


写到最后,我发现我没那么喜欢英国了。以前我对英国的印象是Huge Grant的绅士,Jude Law的不羁,一份周五雷打不动的炸鱼和薯条,还有刚来的时候怎么也听不懂的英式冷幽默。

而现在的英国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一些文化表层的冲击。

住得越久的地方越没有风景。我们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十年,刚好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

也许是时候收拾好思绪离开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19-11-27/2736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