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性···瘾 患者的孤独生活

成长 2019-10-09 19:52:27

我觉得自己总是缺乏安全感,睡觉总喜欢抱着点什么。有男人在身边当然会选择抱男人,一个人呢,抱着个枕头或者是大娃娃也是好的。

否则一个26岁的女人,入睡前两手空空的躺在床上,难免显得有些狼狈。

小兔家里也有一个巨型的抱抱熊,号称有两米高,不过那只大熊靠近腿部的位置,可能是长期被夹住的原因,明显比其他地方瘦了一圈。我和小兔开玩笑说你这熊怎么跟得了小儿麻痹似的,有必要这么蹂躏一只可怜的熊熊么。

小兔贱笑着说要不你来拯救它,去做个手术变成男人陪我我就把它放生。

我只能作罢,毕竟我家里的枕头也是一头大一头小。

我是愿意抱着男人入睡的,但小兔从来不会这么做,她甚至不愿意在外过夜。无论多晚,得到想要的东西以后,只要有可能就会回家。

她说所有的男人都是被欲望操控的行尸走肉,倘若哪天科技进步到能生产出以假乱真的机器人,那她一个男人都不会再碰。

可能对于看透了情欲和人性的小兔来说,那些满嘴谎话被称为男人的生物真的连工具都不如。谁会愿意陪着工具在酒店过夜呢,这么想想倒也在情理之中。

就像很多科幻电影里都会上演的戏码,人类科技发展的终极,势必会带来世界毁灭。所以高度进化的人工智能都会选择禁锢人类,以此来保护创造他们的造物主。

看透一切,必然会看淡一切。

我和小兔的区别,也就是轻度性瘾和中度的区别。可能就在这里。

不过相同的地方是,我们都很孤独。

我住的地方,隔着不远能看到一条城市高架路,整夜整夜的灯火通明。

每天深夜,小区里的灯一盏盏灭掉,最终整个窗外漆黑一片,除了远处的高架被路灯照的黄橙橙。

睡不着的时候抱着什么都没用,我会把家里的灯全关了,披件外套,到阳台上站着听外面车子经过的声音,除了外套,其他任何衣服都不会穿。

把最真实的自己隐藏在黑夜里,好像就能隐约忘掉孤独的事实。不过这挺无聊的,甚至连一点刺激的感觉都不会有,毕竟大半夜的,没有人会相信对面某一栋楼黑漆漆的某层阳台上,站着一个褪去尊严和骄傲,只剩皮囊的女人。

但是我相信,再会伪装的男人,只要脱了衣服,就会讲真话。

这个时候撒谎是没有意义的。

那些曾经在酒店坦诚相待过的男人,势必会被我缠着讲一讲他们自己的情路。有悲伤的,有刺激的,当然也有甜蜜的,但这都不重要。

只要故事够精彩就行。

离开酒店,一起回去的路上,要给老婆带夜宵的男人我都遇见过。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男人有几个女朋友和老婆都无妨,我们只是几个小时的朋友而已。

即便那意味着背叛,也是男人自己的背叛,我只是在享受黑暗世界的最后一份精彩罢了。

那些精彩的故事,能在孤独的时候陪我去走更多漫长的路。

例如紧紧抱住枕头难熬的深夜,例如黑漆漆的阳台。

不过我最近发现,自己慢慢的竟然不喜欢半夜去阳台了。

忘掉孤独并不能改变什么,找个野男人好像更实在一些。

毕竟已经十月的天气,

不穿衣服站在阳台,

真的有点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19-10-09/1947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