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成长

祖母在时,我还小,不懂赏月,也不必如此,她不识字,

成长 2019-07-17 10:36:24

祖母在时,我还小,不懂赏月,也不必如此,她不识字,亦不知“千里共婵娟”这样绝美的诗词,每日早早起了只会看一眼陈旧的日历薄,晚间歇下了便去撕一页,如此这般,一天也就过去了。 估摸着中秋快到的时候,她会迈着那双缠足失败的大脚去草垛里拾鸡蛋;叮嘱爷爷去田地里挖些山芋;用洗净的经脉突兀的枯手磨米面。忙完这一切,就朝孙儿们招招手,然后从墙角处捏一柄带有铁制网兜的长竹竿去院落里勾柿子 院落前后栽满了柿子树,还有几棵板栗树,一棵银杏树,除却这些果树,还有一片水杉,几处芭蕉,这里是鸟儿的天堂,遭殃的却是这些果儿。

所以年年不等柿子熟透时,奶奶便垫起脚尖,弓着背,举着竹竿一下下敲打着枝桠,将它们纳入网兜。不一会儿,堂哥从祖母手里抢过竹竿,一顶顶“小灯笼”唰唰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我和堂妹弯着腰一边笑一边捡,有时也会比赛,比谁捡的多比谁捡的大。 捡拾完毕,随即挑选大小适中,色泽亮丽的柿子,一层又一层地码放在空置的水缸里,缸底的正中央放一瓷碗,上面插满檀香,最后盖上厚重的缸木。经过好几日的催熟,迎着日光,咬上一口,可以看到晶莹剔透的果肉里安放着一枚别致小巧的果核。

此时,奶奶小心翼翼地将它们装于米萝里,再交由我和堂妹挨家挨户地赠予左邻右舍柿子红,中秋到。真正待到中秋这一天,节日里的喜气早已从雾蒙蒙的清晨蔓延开来,村庄里家家户户磨刀霍霍,杀鸡宰鸭,邀朋请友。一大早,炊烟缓缓地爬向屋外,奶奶站在灶台前炼油,爷爷坐在火膛里添柴,台上摆满了碗碟,碟里堆满了各类过节的小食:鸡蛋、山芋、糍粑,还有一盒未开封的云片糕。 堂屋里掉漆的餐桌上,摆了一大盆刚出锅的热乎乎的糯米面,旁边置一小碗凉水或一小碟香油,水或油必抹在菜刀的切面上,这样用刀压制出来的大米饺就不至于黏在刀面上,也不易散落皲裂。

我和堂妹最喜欢当祖母的小帮手,一个又一个的小面团从她手心里钻出来,堂哥和祖父用刀具压平面团,我和堂妹加馅料,里面是祖母事先做好的豆干肉丝炒雪菜。等锅里的菜籽油炼熟后,这些备好的吃食,奶奶会抄起油勺依次一一下锅煎炸。此时,我和堂哥堂妹会寸步不离地守在灶台边,眼睛随着油勺的起起落落而转来转去,一碟又一碟的金黄色的点心端上桌后,再佐以奶奶特制的豆瓣酱,外加一份去油腻的稻花清粥。实在是每年节日里最好的佳品。

晌午桌上摆着板栗烧鸡,年糕炖鸭汤两大样硬菜。还有清炒芋头杆子,葱花蒸蛋之类的,其余的菜肴,也记不大清了。此外,还有几尾寡淡无味的池鱼,这是祖父特意为猫儿们备下的。至于晚上的饭食,就不必再多加费心了,通常所食午时剩余的餐点,或煮些面条了事。 在故乡,中秋节亦可称之为“火把节”,每年为了欢喜地庆祝一番,晚上村庄里照例会有“玩火把”,这也是我最期待的节日活动之一。村里的男娃娃们用稻草扎起的火把、废弃的自行车轮胎、树叶捆绑的球状物作为“火把节”助兴的器物,但凡一切可以用火点亮的物什皆可。

女娃娃们,胆子大的,可以和男孩们做同样的游戏,但是大多数还是会选择利用废弃的白酒盒子,用剪刀、竹棍和一管红心蜡烛制作一顶小灯笼。 活动的地点一般选在远离居家落户的小河边、空旷的麦场上或拾掇干净的田埂上,等到入夜时,村外泛起一星半点的火光时,游戏就开始了,通常大人会领着自家的孩子一起参加,我和堂妹自然由堂哥领着出门。月夜下到处是狂欢声,男孩们用火把格斗的尖叫声,女孩们立于一侧观赏的嬉笑声,还有大人们似骂非骂地责备声:慢点!小点!火别伤着人! 游戏过后,潦草地看一眼圆月,便归家吃饼,饼的品名叫“赖月”。

比现如今市面上精良制作的月饼要大上好几倍,宛如一面镜子那般大。馅料好像由瓜子、莲子、杏仁、核桃、芝麻组合而成。祖母会按人数多少,将月饼分切成相应的个数。拿到月饼,舔一舔上面香气四溢的麻油,然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生怕囫囵吞枣,不知其味。吃完月饼,撕下月历的这一页,中秋就算过去了。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孩提时代,祖母凭借一切可利用的农作物、家禽以及游鱼,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富足而香甜的童年,我亦未有一刻深味过囿于贫困的酸楚。

多年后,偶尔能让我于一瞬间欢喜的,怀念的却是祖母所酿造的各类佳节小吃。在迫于生计且骨肉分离的日子里,绝大部分时间里,是祖母的音容笑貌让我免受孤独的煎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couhe.net/chengzhang/2019-07-17/111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标签列表

凑合网

http://www.couhe.net/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凑合网